94.第94章 全都死吧!

    砰——

    子弹擦着溪小沫的身子过去!

    唐爵表情倏地一紧,瞳孔猛地紧缩!

    溪小沫被吓到定在了原地,那双大眼中,还浸着未有散去的惊恐。

    孟杰瑞等人可是吓的出了一身的冷汗,要是少夫人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出事儿了,他们就甭想活了。

    众保镖们在第一时间冲了上去,也就在他们想要制服那开枪之人时,那人突然举起枪,对准自己的胸口,大声喊道:

    “谁要是敢动一步,那我们就一块儿死吧。”

    人们定眼一看,在看到她身上绑满的东西后,瞬间惊恐不已。

    “炸弹!她身上绑满了炸弹!”

    “我,我还不想死啊!”

    ……

    人群中喊什么的都有,但是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是怎么了,那群黑衣人看起来明明都没事儿了,怎么会突然又冲出来一个人。

    溪小沫在看到那人时,顿时愣住。

    “柳丝雪!你这是在做什么!”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柳家的二小姐,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柳丝雪!

    柳丝雪举着手中的枪,疯狂的看着溪小沫,“溪小沫,我要让你死!既然我柳家过不上好日子,那你就死吧!”

    音落,柳丝雪就似疯了一般的朝着溪小沫开枪!

    唐爵面色兀然一紧,在他大脑还未做出反应时,身子已经先一步的将她抱在了怀里。

    唐爵抱着溪小沫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众保镖们迅速上前,紧张的看着唐爵和溪小沫。

    “少爷,少夫人,你们有没有怎么样?哪里受伤了?”孟杰瑞并没发现,他在说这话时,嗓音都在发颤。

    唐爵立马起来,紧张的看着已然被吓住了的溪小沫,“小沫,有没有受伤?嗯?刚才有没有摔疼?”

    他很紧张的给她检查着,溪小沫握住握住他的手,有些呆的摇头。

    她没事,只是被吓着了而已。

    程牧阳的眉头紧拧,这柳丝雪,怎么会白痴到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柳家现在虽然是破产了,但是唐爵并没有打压他们,只要柳政林有能耐,想要翻身还是很容易的。

    但是现在这柳丝雪如此做,简直就是毁掉了她柳家唯一的希望。

    柳丝雪此时虽是疯狂不已,但是除了溪小沫外,她并不想杀人。

    但是她方才冲着溪小沫开的那几枪里,溪小沫是躲过去了,但是人群中的人们却是并没躲过。

    柳丝雪是没想杀人,但是看到子弹进入别人身体里的瞬间,她的心底涌上了一股快意,都死吧,全都死吧!

    瞬间,超市内再次响起了阵阵慌乱的惨叫声。

    中弹了的人们无措的哭着,喊着,“我中弹了,我不想死,我中弹了,救救我——”

    溪小沫有些失神的看着周围所发生的一切,握着唐爵胳膊的手不禁收紧,而也就在下一秒,她听到了一声倒抽气的声音。

    溪小沫手下一顿,唐爵胳膊受伤了!是刚才他为了救她,被子弹擦伤了。

    溪小沫一下子就慌了,“爵,爵你是不是很疼?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竟然没看到,我……”她慌乱的不知所措。

    “没事,只是擦伤。”唐爵安抚她,“只要你没事,都好。”

    柳丝雪可是没心情看他们说下去,柳丝雪拿着枪,指着溪小沫,另外一只手握着手中的遥控器。

    “溪小沫,你死吧,嗯?”只要溪小沫死了,她柳家的痛苦就没有了。

    唐爵是因为溪小沫而对她柳家下手的,只要溪小沫死了,只要这个世上没有溪小沫了,那么唐爵便没有理由再打压她柳家了。

    这样,她的姐姐,又可以和唐爵在一起了。

    只要姐姐和唐爵在一起了,那么在整个帝都,还有谁敢给她柳家脸色看?

    “所以,溪小沫你死吧,只要你在我面前自杀,我就放了这些人,怎么样?”

    柳丝雪的话让唐爵的面色倏地一凛。

    孟杰瑞知道,这柳家是彻底完蛋了,至少在今天之后,帝都乃至整个大陆,不会再有柳家任何一个人。

    那群黑衣人们知道事情玩儿大了,他们不干了。

    “你让我们走,这单子我们不要了,我们收下的钱,会还给你。”为首的黑衣人在说这话时,眼神看起来并不怎么好。

    柳丝雪笑了,“都到这时候了,你告诉我说你们不接单了?既然这样,那你们就跟着一块儿死吧。”

    全死了就好了,所有人都死了就安静了。

    那几个黑衣人眸光一冷,他们现在真是恨不得直接杀了这女的。

    但是她全身上下都绑着炸弹,一有不慎,她身上的炸弹就会被引爆,这对他们来说,太危险了。

    “求求你快救救我们吧,我们不想死,不想死——”人群中,一中年男子惊恐的喊着。

    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

    片刻过后,更多的声音响了起来。

    “溪小沫,你救救我们吧,我会永远记住你的。”

    “救救我们吧,她只要你。”

    “我们不想就这么死了,是你牵连到我们的。”

    “你要是不救我们,我会诅咒你的!”

    ……

    就好似在一瞬间,人们都失去了理智,只要自己能活命,让别人去死又怎样?

    人们求着溪小沫自杀,只因为他们不想就这么死了。

    你看,人性啊,多肮脏可怕。

    溪小沫的眸子一点点转冷,“你们想要活命,就让我去送死?既然这样,我凭什么要救你们?那你们还是死吧。”

    溪小沫就站在唐爵身侧,她小心翼翼的扶着他的胳膊,冰冷的眸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而那清冷的不带丝毫情感的语气更是让在场的以每一个人为为止一寒!

    孟杰瑞有些不可置信的挑眉,看着溪小沫。

    程牧阳却是笑了起来,还真是和小时候一样,她的底线触碰不得啊。

    触碰了她的底线,这孩子可是会黑化的。

    “你怎么能这么自私!”一道哭喊的声音顿时响起。

    溪小沫笑了,“你们不也一样自私的可笑吗?我和你们无亲无故的,凭什么为了你们这群没心没肺的人,去送死?”

    柳丝雪冷笑,也就在她想说什么的时候,一双漆黑的眸子紧紧的落在她身上。

    而那双眸子让她胆寒不已。

    “不,不准这么看着我!”柳丝雪猛地抬起枪,对准唐爵,“不准看我!”

    溪小沫眸光顿时一寒,“柳丝雪,找死!”

    【五更完毕,么么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