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第93章 溪小沫!危险!

    倏地,人们都是一愣,开始向四处看去,众人都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也就在这时,连续不断的枪响声持续响起。

    瞬间,人群中的人全部都乱了。

    “啊——!”人们的尖叫声瞬间响彻整座超市。

    “杀人了——杀人了——”人们凄厉的叫声不断响起。

    原本还不明所以的众人听到这话后,瞬间就慌了,拥挤的人们全部都朝电梯的方向奔跑而去,他们要离开这里,他们不想死在这里。

    然而也就在这时,连续不断的枪响声持续的响起。

    人群中,喊叫哭闹的声音越来越多,孩子哭闹要找妈妈的,找老公老婆的,一堆堆的,乱的不行。

    唐爵的人在第一时间里将他们保护了起来。

    在枪声响起的瞬间,唐爵第一反应就是将溪小沫护在自己的怀里,程牧阳也在第一时间里站在了两人的身前。

    也就在他们打算悄悄退去时,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全都给我蹲下!我要是在看到谁动一下,我就一枪打死他!”一声怒吼声顿时响起。

    只见几个身着黑色衣服的男人手持冲锋枪,头戴黑色面罩,站在人群中央,冷眼的看着众人。

    “我们不想杀人,只是需要你们当中的一个人,跟我们走而已。”

    “那你放我们走不行吗?”一道哭腔声顿时响起,是一名面色惶恐的少女。

    手持枪的黑衣人走到那少女面前,一把拽起她的头发,拖到人群中央,枪口对准她的太阳穴,大声道:

    “溪小沫,我们知道你在这里面,出来跟我们走,否则,我一枪爆了这人的头。”

    别唐爵抱在怀里的溪小沫登时瞪大了眼睛。

    找她的?

    可是她并不认识他们啊,他们干嘛找她?

    唐爵不让她动,别人的死活与他无关,只要怀中的宝贝安好,其余的人,其余的事怎样都好。

    “爵,你快松开,要不然那个小姑娘就……”

    “他们不敢,没事的。”唐爵沉声道。

    而此时的他却是眸光森寒,表情冷硬。

    竟然有人想拿他的宝贝威胁他!

    人群中的人们都焦急的等着,生怕那些丧心病狂的人一不留神就会将子弹射入他们的身体里。

    然而良久之后,却并不见人出来。

    那小姑娘害怕的直哭,“求求您了,救救我,来个人救救我,我,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

    小姑娘无助的哭着。

    唐爵捂住溪小沫的耳朵,看着她的眼睛,低声道,“看着我的眼睛,你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知道吗?你现在只要乖乖的在我怀里呆着就可以了,明白吗?”

    人都是自私的,而唐爵唯一不能放手的,他唯一执着的便只有溪小沫。

    他不能让她在自己面前发生一点事。

    程牧阳的视线在那群人身上扫视了一圈儿,而后低声问唐爵。

    “有这群人的资料吗?”

    唐爵摇头,从今天上午起,他便叫人开始注意这边的安全问题,没想到,竟然还会出错。

    程牧阳眉头微拧,“今天还有谁知道你们会来这里?”

    “都是值得相信的人。”唐爵知道他怀疑的是什么,但是这事不可能发生在他唐爵身上。

    溪小沫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她现在全身心的都放在那小姑娘的身上。

    “看来溪小沫,你也并不如人们传说中的那般善良嘛。”黑衣人笑着。

    “溪小姐!求您了,求您救救我的孩子,求您了!”人群中,凄厉的声音响起。

    一中年妇女跪在地上无助的喊着,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谁是溪小沫。

    那小姑娘看到中年妇女,哭喊声越来越大了,“妈妈救救我,妈妈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

    那小姑娘看起来害怕极了,人群中的人们都是一脸的急切。

    “溪小沫!”突然,人群中一道声音大声喊了起来,“溪小沫!”

    “溪小沫!”

    “溪小沫!”

    “溪小沫!”

    ……

    整个超市的人们都在喊着这个名字,整齐一致,声音极大,即便是被捂着耳朵的溪小沫,也是听的清清楚楚。

    唐爵的面色冰寒,他甚至动了将这里面的人都杀了的想法。

    “爵,我……”溪小沫想出去。

    “不准!”唐爵抱紧她,“我不准。”

    “我知道你会救我的,不是吗?”这是她对他的信任。

    “那我也不准。”他不允许她发生一丝危险,任何有可能发生的危险,都不行。

    “可是那小姑娘有危险!”溪小沫急了,“爵,我不想让其余人因为我受牵连,否则,我会难过好久的。”

    程牧阳放下电话,对唐爵点点头,“放心,都安排好了。”

    “如果,如果我发现你有危险的话,我不保证,我不会丧失理智。”唐爵紧紧的抱着她,“老婆,你要好好的。”

    溪小沫笑眯眯的抱着他,“知道知道,放心吧,我会好好的的。”

    “好,那我陪你。”唐爵深吸了口气,拥着溪小沫便走了出去。

    “我是你们要找的溪小沫。”溪小沫牵着唐爵的手,走到人群视线中,面色平淡的看着那手持枪的黑衣男。

    那黑衣人挑眉,他没想到她竟然还真就敢这么走出来了。

    为首的黑衣人的枪并没有离开那小姑娘,“溪小沫,你过来后,我就放了她。”

    小姑娘的母亲希冀的看着溪小沫,“溪小姐,我……”话还未说完,就被溪小沫身侧一身冰寒的唐爵所摄住,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你们想要什么?”唐爵紧握着溪小沫的手,面色冰寒,“谁雇佣的你们?”

    为首的黑衣人这才看到唐爵,而在他看到唐爵的瞬间,面罩下的表情登时一变。

    麻痹!这特么唐爵怎么也在这里?不是说只有溪小沫一人在的吗!

    就像是瞬间的事情一样,那黑衣人瞬间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来,你认识我。”唐爵一字一顿道,“如果你现在把人放了,我可以不追究你任何责任。”

    黑衣人的眸光有些浮动,显然是被说的有些心动了。

    在帝都,谁人敢和唐爵作对?他们要是知道溪小沫是唐爵的女人的话,打死他们也不敢接这活儿啊。

    也就在众人以为那黑衣人会妥协时,只见人群中,一道身影兀地站起,举起手中的枪,指着溪小沫——

    扳机,扣动!

    【刚才突然停电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今晚来不了了呢~么哒~求票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