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83章 说你爱我

    溪小沫现在已经彻底的不想动了,她的眼角上还带着未擦拭掉的泪痕。

    溪小沫懒懒的靠在唐爵的怀里,准确的可以说是,现在的溪小沫是一点儿都不想动了。

    唐爵看着如此的她,将她紧紧的扣在自己的怀里,不断的深呼吸,眼眸也不觉的沉了几分。

    他爱她入骨,她不知。

    她在他的心中到底有多重要,她也不知。

    她对他是如此的重要,如若她再一次的从他生命中消失,那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继续一个人生活下去。

    但是幸好,幸好她没有一走了之,幸好她还肯向别人说,他是她的爱人。

    “宝贝,说你爱我。”他不安心,即便是她现在就在他的身边,感受着她的存在,但他终究无法放心。

    “我,我爱你,爵,我爱你。”溪小沫的声音中还带着一丝倦意,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是觉得此时的自己好累,好想睡觉。

    唐爵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为什么会咯噔一声。

    他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一遍遍的安抚着羞涩中的她。

    她一定不知道,他到底有多么多么的爱着她吧?

    溪小沫不知道唐爵这是怎么了,她想要问,但是现在她真的是一点儿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唐爵将头埋在她的颈窝里,重重的吸纳着她身上所特有的味道。

    但即便是如此,他的心还是久久无法平静。

    溪小沫累的连指尖都软了,更别说是推唐爵起身的力气了。

    “宝贝,宝贝,宝贝……”他就那么抱着她,一遍遍的叫着她,“你是我重要的宝贝。”

    溪小沫有些吃力的抱着他,手一下又一下的在他背后拍抚着。

    “在,我在,我一直都在。”溪小沫软软的在他耳边低语。

    “我们要个孩子好不好?”唐爵突然抬头,漆黑的眸子定定的落在她身上。

    溪小沫一怔,她刚二十一岁,就要去生孩子了吗?

    “我们举行婚礼吧,举行完婚礼,我们就要孩子吧,嗯?我会对我的老婆很好很好的。”

    就怕她不信一样,他不禁握紧了她的手,继而重新问了一遍。

    “我们结婚吧,嗯?”唐爵的嗓音很好听,甚至让溪小沫有些想要陷入其中的感觉。

    “可是,可是我还没有和女王大人说我们的事情呢。”溪小沫的声音说的很低。

    “我上门去提亲,嗯?我相信丈母娘一定会很喜欢我的。”唐爵说的极为有自信。

    “那可不一定。”不是溪小沫打击他,“女王大人可是怪着呢,越是完美的男人,越遭女王大人嫌弃。”

    “老婆你的意思是赞美你老公我很完美吗?”唐爵笑道,“我有没有让老婆你特别性福?”

    溪小沫点头,“嗯,很幸福。”

    唐爵笑了出来,“所以你要一直一直都这么幸福。”

    溪小沫笑,她回握着他的手,“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会一直真么幸福下去的。”

    唐爵轻柔的笑着,他知道她现在已经很累了,但是他还是忍不住的想要继续絮叨几句。

    “会的,只要这是你想要的幸福,那你一定会……”永远的幸福下去的。

    唐爵的话还没说完,他就发现溪小沫已经在他的怀里睡过去了。

    无奈的轻笑出声,他抱着她重新走入浴室,将她放入已经放好水的浴缸内,害怕她滑下去,他在她身下,托着她,帮她清洗着。

    清洗完后,唐爵抱着溪小沫回来卧室。

    将床上的床单被罩都换好后,他将蜷缩在沙发上的溪小沫抱上床放好。

    收拾好一切后,唐爵方才上床,只是他刚刚翻身上床,原本蜷缩在角落里的溪小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咕噜咕噜的滚了过来。

    直到滚入他的怀里,直到那双软软的小手放在他的胸口上,她方才沉沉的睡去。

    唐爵小心翼翼的俯下身,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方才抱着她,合眼睡去。

    只要有宝贝在身边,只要她在自己的身边,那么一切都不再会是问题。

    另外一边。

    唐家老宅。

    安宁放下电话,长长的舒了口气。

    “好了,人找到了。”安宁靠在唐嘉易的怀里,松了口气。

    “找到就好,找到就好啊。”唐嘉易庆幸,“什么地方找到的?”

    “阿爵昨夜离开家里后,就一直在A大门口等着,小沫今天有课,她如果没出事的话,是会去上课的。阿爵大概就是抱着希望,所以才在那里等着的吧。”

    唐爵并没有告诉安宁具体的情况,因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安宁也说的不是很清楚。

    “幸好,幸好小沫没事啊。”否则,他真不敢想象,唐家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老爷子虽是唐氏集团的老人了,即便唐老爷子的股份比阿爵多,但是现在整个唐氏集团,他们听从的都是阿爵的命令。

    如若老爷子一时冲动,将阿爵赶出唐氏集团的话,那到时候整个唐氏都会完蛋的。

    TM大厦是在唐爵名下的,不属于唐家,那是唐爵的私人财产。

    到时,阿爵即便不是唐家的唐总了,他也依旧是能令整个帝都闻风丧胆的爵爷。

    就是担心,到时候老爷子一个不对,就……

    “这事情,老爷子似乎是这没掺合,这是他放任了凝心那孩子去胡闹。”安宁想想就觉得不放心,“你说要是小沫当时不是恰巧没遇上那群人,那小沫她现在……”

    安宁现在想想就是后怕不已。

    “少爷、少夫人,溪老夫人来了。”孟景阳恭敬的站在门外,敲着唐嘉易的房门。

    唐嘉易和安宁都是一怔,这老夫人怎么会来唐家?

    说起这溪老夫人来,那还真是说上一天一夜都说不完,她的故事太过于传奇了。

    溪家才是帝都真正的豪门。

    即便是唐家,也不一定有溪家的历史久。

    只是溪家一直都很低调,鲜少和人交往,再加上人丁凋零,因此,在帝都知道溪家的人并不是很多。

    溪老夫人本名叫溪曼,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周围的人都称呼她溪老夫人,因此久而久之,这称呼也就一直这么叫着了。

    两人急匆匆出门,而他们两人刚出房门,就听到那掷地有声的嘲讽声顿时响起。

    “老不死的,我听说你打了我外孙女婿?你凭什么打他啊?你说说你给过我外孙女婿什么,你就那么打他?”

    唐老爷子就岿然不动的坐在沙发上,慢慢的品着孟景阳给他泡的茶。

    这溪老夫人不是别人,正是对溪小沫喜爱非常的那位老太太。

    “胡说八道什么啊你,我唐华耀的孙子,什么时候成你外孙女婿了!”唐老爷子怒目相视,他放下了手中的茶碗,冷哼不已。

    “老不死的,你不要以为我老了,我就会忘了当年的事情!要是当年不是因为你的话,我孙女怎么会出事!”

    溪老夫人蓦地沉下声来,冷淡的眸光也是在倏然间变得冰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