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70章 霸气的小沫子

    王文君退的远远地,这四年来,她就见过小沫子一次黑化。

    那次黑化还是因为亚楠差点儿被人给强了,那一次,小沫子的手上差点儿出人命。

    徐东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时,他会感到害怕。

    她身上的气势太强,以至于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招架。

    即便是他身边的这些黑衣壮汉,他们身上的气势也没溪小沫的凌厉。

    壮汉们也不觉的站直了身子,他们这是第一次真正的接触夫人。

    他们曾一度认为,夫人就是适合在温室里养着的花朵。

    没想到,他们全部错了。

    如果夫人真的只是养在温室里的话,那她身上绝不会拥有如此凌厉的杀气。

    这是只有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才会拥有的杀气。

    果然,爵爷选择的人,不是他们可以质疑的。

    徐东进溪小沫她们宿舍的时候,并没有被什么人看到。

    唐爵手下的这群人,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的话,他们也就不会被派来保护溪小沫了。

    关上宿舍门,几名壮汉就站在门口,目不斜视的目视前方,双手背在背后,跨列的站在宿舍内。

    “你们想要做什么?”徐东的嗓音不觉的有些发颤。

    溪小沫冷然的勾勾唇角,她就坐在椅子上,双腿交叠,眸光冷寒。

    “你认识我吗?”

    徐东不觉得咽咽口水,“我,我认识你,我知道你是溪小沫,但是其余的事情我就都不知道了。”

    嗤。

    溪小沫冷笑出声,“其余的都不知道?可是你的帖子里可是说的很详细啊,就连我母亲的事情,你可都知道呢。”

    王文君忍不住的打了个寒战,如此的小沫子果然不是人人都能惹的。

    “只要你放了我,我什么都说。”徐东很害怕,“是别人让我这么做的,我只是想要钱而已,没想到……”

    “没想到会招惹上麻烦,是吗?”

    溪小沫走到他身前,捏起他的下巴来,那双晶亮的眸子中此时却是浸满了冷寒的杀意。

    “我平生最恨别人拿我母亲的事情说事,你既然想黑我,老老实实的黑我一个人就行了,你没事儿扯上我母亲做什么?”

    徐东只觉自己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他吃痛的想要挣扎,手条件反射的就去扇她。

    然而他刚有所举动,溪小沫的速度比他更快!

    溪小沫捏着他的下巴微微一用力,脚快速的在他膝盖上一踢——

    只听徐东膝盖喀嚓一声响,瞬间,他单膝跪地,表情痛苦不堪。

    西装男快步上前,不知拿了个什么东西塞在了徐东的嘴里,以防他的痛喊声把其余宿舍的人都叫了来。

    王文君忍不住捂眼,这简直是痛惨了。

    “怎么?想反击是吗?”溪小沫就在他的面前蹲下身来,眸光冷寒,“徐东,你应该庆幸你现在是在A大。”

    否则,她一定会毫不留情的解决了他!

    心底嗜血的杀意让溪小沫的眸子倏地转冷。

    徐东疼的浑身都在冒冷汗,可是此时,他心底的恐惧感却是愈发的浓烈起来。

    他拖着自己那条已然断了的腿向后退着,神色惊慌。

    “小沫子!”王文君在一边兀然扬声喊道。

    溪小沫的眸子逐渐清明,却是依旧冰寒。

    “告诉我,是谁让你做的。”溪小沫深吸了口气,好不容易稳住了心底的杀意,她才问道。

    黑衣壮汉走过去,将塞在徐东嘴里的东西给取了出来。

    徐东紧咬下唇,神色痛苦,但是不管他有多痛,他都必须得说出来,否则,他会死的。

    “我,我不知道那人是谁,我只有那人的电话。”

    “是男是女?”

    “我不是很确定,那人用了变声器。”徐东浑身冷寒直冒,“但是我感觉那人是个女人,她说话的方式很女人。”

    徐东将手机号给了溪小沫,只是溪小沫打过去的时候,那边显示的却是空号。

    啪——

    手机瞬间四分五裂。

    “徐东!你是在玩儿我是吗!”溪小沫蓦地扬声,嗓音中所浸含着的杀意不禁让在场的黑衣大汉们同时一凌。

    徐东不断的摇头,如果以前他不知道溪小沫的情况的话,或许他还敢陪她玩儿玩儿。

    但是现在,他哪敢啊,他还不想死啊!

    “学姐,学姐你放了我吧,对不起我错了,我立马就去写公开道歉信,我会……”

    “知道什么叫做我晚了吗?”溪小沫冷声问。

    “我本来就要写了的,要不是因为这群突然跑出来的人,我的道歉信早就出来了。”

    他这说的可是真话,没有半点参假。

    “有用吗?”溪小沫清清冷冷的问他,“要不然,我先捅你一刀,然后再写一封道歉信给你,怎么样?”

    徐东简直是后悔死了,他当初到底是怎么想到,怎么就为了那两千块做了这事呢。

    溪小沫现在可是唐爵的女人!那个传说中的唐爵!他真是疯了才会来找她!

    唐爵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是一般人物。

    溪小沫知道,她是在徐东这里问不出什么事情来了。

    “带他去医院。”溪小沫蓦地转身,视线落在黑衣壮汉身上。

    壮汉们都是一愣。

    送这个男人去医院?

    “你回去继续发帖子,继续骂,但是尺度你给我拿捏好了!否则,就不会这么便宜的放了你了。”

    “你……”徐东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只是突然觉得,这个人们传言中蠢萌的溪小沫,实际上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

    她,不是一般人能够玩儿的了的。

    “把你背后的那个人给我揪出来,否则,我就只好把你揪出来了。”

    溪小沫拍拍他的肩膀,眸光微凉。

    “那么,夫人,他……”

    “送去医院后,让他自生自灭,医药费自己付。”这是他应当付出的代价。

    徐东不敢多说一句话,能保住一条命就不错了,他也没打算让溪小沫给他支付医药费。

    王文君有些怕怕的看着还处于黑化状态的溪小沫。

    溪小沫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并没有搭理她。

    兀然,手机的震动声打破了宿舍内诡异的安静。

    是溪小沫的手机,一条陌生的短信。

    眉头微拧,溪小沫点开短信。

    是一张彩信。

    那是一张死状凄惨的狗狗的照片,而照片下还搭配着这样的文字:

    ——再不滚,就杀了你!

    【推荐本人的新文《权少的私有宝贝:老公,不可以》,爆宠养成文,你们会稀饭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