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程牧阳

    溪小沫心底狠狠一颤,神情却是没有丝毫变化,至少她表面上看起来很是镇定。

    “我的老婆,真棒。”唐爵俯身,在她耳边低语。

    温热的气息扑洒在耳际,溪小沫只觉脖颈一热,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别,别靠这么近。”

    唐爵挑眉。

    溪小沫轻咳出声,“热,挺热的。”

    唐爵轻笑出声,“的确是挺热的。”

    实际上在他看到打扮好的溪小沫时,他甚至都开始后悔了,后悔找人将自己的宝贝打扮的如此美丽了。

    唐爵的眸光淡淡的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儿,很好,没有不守规矩,随便带人进来的。

    溪小沫干咳出声,“那什么……”

    溪小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声音所打断。

    “嘿!小沫子,你们怎么才来?”

    看到王文君的瞬间,溪小沫简直不可置信。

    “烤猪,你怎么也来了?”

    王文君的视线在唐爵身上一扫而过,随即笑道,“跟我哥来的,我才知道,私底下他和你家金主的关系不错。”

    溪小沫松开唐爵的手就去拉王文君的,看到唐爵是直挑眉。

    溪小沫因为是背对着唐爵,自然是没看到瞬间就冷了脸的帝都爵爷。

    王文君可是不一样啊,她是看的清清楚楚,一清二楚,再清楚不过了!

    她连忙将手从溪小沫的手里抽出来,而后又极为狗腿的将溪小沫的手塞到唐爵的手里。

    “小沫子,你乖乖的呆在你家金主身边,我先去找我哥。”

    音落,王文君提着自己的长裙就开跑。

    笑话,要是被这帝都爵爷给记恨了,她丫分分钟被秒。

    这虎妞儿,撒娇也不知道分场面,她还想多活几年啊。

    溪小沫愕然的看着离开的王文君,而后呆愣的看着唐爵。

    “爵……烤猪这是……怎么了?”

    唐爵眸中划过一丝赞赏,宝贝的这朋友还算有点眼力劲儿。

    “大概找她哥有什么急事吧。”唐爵完全睁眼说瞎话不脸红。

    溪小沫呆呆点头,“哦。”

    她好不容易才在这里碰到一个熟人欸,烤猪竟然都不陪着她。

    唐爵拍拍她的手,在她耳边低语道,“好了,乖,我不是还在你身边吗?”

    “你怎么又跑回来了?”王文博手持一杯香槟,惊愕的看着一脸怪异的王文君。

    王文君瞪了他一眼,一把将他手中的香槟抢过,仰头一口喝掉。

    “你……”

    “尼玛!你是不知道,小沫子那金主的占有欲简直了!”喘息良久,王文君方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她到现在都还觉得浑身冰冷,方才他那冷寒的眸光,简直吓人!

    果然,那个温柔的吓死人的帝都爵爷,只虎妞儿一人拥有。

    或许到时候,整个世界的人都以为唐爵是个冷血无情的人时,只有那虎妞儿会认为唐爵温柔的要死!

    王文博双手环胸,眼底划过一丝了然,“你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去和阿爵抢人,你没死已经是对你仁慈了。”

    王文君狐疑的看了王文博一眼,“嗯?你什么意思?”

    王文博耸肩轻笑,“没什么。”

    “贱人博,你到底说不说?”王文君开始威胁。

    王文博尴尬的摸摸鼻子,“你就不能小声点?”这好歹是阿爵组织的宴会,能参加这宴会的人,可都不一般。

    “那你就老老实实的告诉我。”王文君冷哼。

    “这一次,阿爵是要把你那好闺蜜介绍给大家,免得到时候又有不长眼的去招惹你家好闺蜜。”

    王文君心底猛地一阵赞叹,“爵爷就是爵爷,果然霸气外露!”

    这些事情,溪小沫自然都是不知道的了,她一直都陪在唐爵的身侧,含笑而又柔和的对每一个冲她举杯的人微笑,这一整晚下来,她面部肌肉已经快僵住了。

    “老婆,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溪小沫微怔,唐爵毫不避讳众人诧异的目光,温柔的牵着她的手,阔步朝着几人走去。

    那几人看到唐爵走来,面色都是一怔,随即便都对唐爵恭维了起来。

    唐爵却是没理会他们,而是牵着溪小沫,对含笑而立的一中年男子道:

    “程叔,这是小沫,我爱人。”

    众人闻言,都是一怔,视线在同一时间都落在了溪小沫的身上。

    他们打从这女人进来后,就在猜测她的身份,没想到,她竟然是爵爷的爱人!

    而一直传说唐爵对程牧阳十分尊敬,没想到这传言竟然是真的。

    程牧阳,大型连锁超市“承运”总裁。

    人们都说,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承运”的存在,此话不假,而程牧阳更是经商天才。

    程牧阳微怔,视线落在溪小沫身上时,眸光猛地一颤。

    “小沫?”程牧阳低低呢喃了一句,“阿爵,你——”

    “程叔,我这次带小沫来,就是想让大家都认识认识。”唐爵打断程牧阳的话,眸光微闪。

    程牧阳话锋一转,而后笑眯眯的看着溪小沫,“小沫,我是你程叔,以后这臭小子要是敢欺负你了,你就来找我,我帮你收拾他。”

    溪小沫的面部表情整个都是放空的,在她听到程牧阳叫自己时,她方才缓过神来。

    “……啊?哦哦。”似乎是哪里不对,溪小沫猛地想到,随即连忙摆手,“不不,不用了,爵对我很好的,不要收拾他。”

    说着,似乎还很不放心似的抓着唐爵的手。

    程牧阳的目光在溪小沫身上一转,眸底划过一丝不自然来,却是消失的很快。

    唐爵的眼底划过一丝笑意,他的宝贝还是很护着他的。

    “这就开始心疼了?”程牧阳笑眯眯的看着溪小沫。

    溪小沫瞬间脸红,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

    “那个,那个爵对我很好的。”那辩驳的声音简直小的不能再小了。

    程牧阳哈哈大笑,周围的几人也都跟着一块儿笑了起来。

    “程叔,有什么事情,过后我在和你慢说。”唐爵眸光柔和的看着溪小沫,随即冲着程牧阳道。

    程牧阳点头,没再多问什么。

    他知道,有些事情,不能细问,就好比突然消失的那个人一样,他几乎找遍了整个世界,也没找到她。

    而在他的视线落在溪小沫身上后,眸光中浮现起一丝希望。

    或许,不久之后,他就会找到她了,而他要做的,等便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