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47章 嫂嫂,我来接你回家

    柳丝雪退学了。

    那个不可一世的柳丝雪竟然退学了!

    不知道柳丝雪父母来找过溪小沫事情的人们都很是震惊。

    他们记得,当初柳丝雪可是扬言过要让溪小沫在这里呆不下去的啊,这……这溪小沫还没动呢,柳丝雪怎么就退学了?

    许多人都以为柳丝雪是出国留学了,她柳家家大业大,她也不可能被拘束在国内。

    然而不过几天的时间,各大新闻媒体就报道了柳氏集团因管理不善,宣布破产的消息。

    柳家破产了。

    这消息无疑是在A大掀起了一阵风暴。

    在这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有两家顶级豪门家族破产了,之前是李家,现在又是柳家。

    这……这是什么节奏?

    然而在不少人想到当初柳丝雪的母亲给溪小沫下跪的场景时,心里登时咯噔了一声。

    那个时候,柳丝雪的母亲似乎是说过,求她放过他们……

    卧……槽,卧槽!不是吧?溪小沫实际上是顶级豪门之家的千金小姐?

    怪不得,怪不得她身上的衣服一直都是YIM亲手做的,如若她真的是顶级豪门的千金小姐的话,那么这就能说的过去了。

    怪不得身为王家小姐的王文君能和溪小沫的关系那么好,原来这溪小沫的身份不低啊。

    对于众人的各种猜测,溪小沫自然都是不知道的,她依旧如同往常一样的上课。

    “听到近期的最新谣言了吗?”王文君一把揽着溪小沫的肩膀,问。

    溪小沫懒洋洋的,“那群闲的无聊的人,又在说我什么?”

    “说你是顶级豪门的千金,而我是因为你的身份,才和你交好的。”

    溪小沫瞪大了眼睛,“他们瞎吗?”

    王文君狠狠点头,“挺瞎的。”否则也不会说虎妞儿是豪门小姐了。

    谁家豪门小姐有这虎妞儿虎的?

    溪小沫软绵绵的趴在课桌上,“烤猪,爵说过两天要带我出去和他朋友聚会。”

    王文君挑眉,“哦?这不是好事儿吗?这是让你去认家门呢。”

    溪小沫一把拽住她的衣角,要哭不哭的,“但是,但是我害怕。”

    “个没出息的。”王文君头疼,“不就是见个朋友嘛,你至于吗?”

    “可是,那些人都是爵的朋友啊!我,我都没见过的,而且,听说那些人都好凶的。”

    王文君轻咳一声。

    唐爵的朋友……王文君不由的就想到一群光着膀子,全身都是纹身的糙汉子们。

    “小沫子,你要知道,你男人会保护你的。”爵爷出马,谁敢争锋?

    溪小沫撇嘴,“这不一样好嘛?”

    “哟呵?”王文君来兴趣了,“你这是……害怕给你家金主丢脸啊?”

    溪小沫直接趴在桌子上,拿书把自己的脸给挡起来了。

    昨夜里,唐爵抱着她说,过两天要带她去参加什么私人宴会,宴会上的人都是他朋友,让她准备准备。

    她从知道这事情后,就一直紧张到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说你连他爸妈都见了,你就是见见他朋友,你紧张个毛线球啊!”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她还是会紧张的啊。

    “嘿溪小沫,你到底是怎么认识你……男朋友的?”

    突然,溪小沫和王文君的身边围上了几个浓妆艳抹的女生来。

    溪小沫一愣。

    “人家是怎么认识的,和你们有半毛钱关系吗?闪边儿去。”王文君挥手赶人。

    “王文君,我们问的又不是你,你这是想干嘛?”其中以女生喊道。

    “干嘛?我看你不爽,行吗?”王文君向来都是不会给别人面子的。

    “你——王文君,你不就仗着你是王家小姐吗?你以为你真可以为所欲为吗?”女生恨恨道。

    “我好歹还有个王家撑腰,什么都没有的你还在这里乱叫唤啥?”

    那几个女生的面色都很是难看。

    “我并不认识你们,请离开。”溪小沫并不怎么喜欢这几人,冷淡道。

    这一下,那几人的面色更难看了。

    “哼,还真当自己是什么角色了啊?还不知道她是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才勾引上那男的呢。”

    “就是,这白莲花当的可真是够资格的。”

    “要不然都说,某人是小三专业户呢?”

    那几个女生说话的声音不大,可是也不小,至少教室里的人差不多都能听到。

    在场的,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几个人的。

    这几人是A大出了名的交际花,没一个干净的,不知道被多少人睡过。

    她们之所以找上溪小沫,就是因为听说她调到了一个不错的凯子,她们也只是想要问问她是怎么调到的而已。

    却没想到,这贱人竟然会如此不给她们面子。

    “你们说话给我注意点!”王文君冷声道。

    “呵,王家小姐竟然会和一个出去卖的人做朋友,简直是笑死人了。”为首的女生嘲讽的笑着。

    砰——

    溪小沫猛地站起身来,眸光森冷的落在那女生身上。

    “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嗓音是绝对的冰寒。

    女生只觉浑身蓦地一寒,心底不由得就产生了一股惧意。

    众人都不知道那女生是怎么了,而那女生却只是瞪了溪小沫一眼,带着其余的几个人就走了。

    从始至终,都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沫子,你行啊你。”王文君深感欣慰啊。

    溪小沫笑的干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王文君很是同意的点头,“面对这样的人你都不惧,那想来那宴会你也会轻易的搞定的。”

    溪小沫瞬间就歇菜了。

    下课后,溪小沫死活都赖着王文君不回去了,即便是早晨出门的时候,她答应了唐爵放学后会回去的约定。

    王文君还不想被帝都第一帝少给追杀,掰开溪小沫的手,近乎无情道:

    “你乖乖的回去,然后洗的白白的,等你家爵爷宠幸你,到时候一切的烦恼,都会随风而去的。”

    溪小沫欲哭无泪,两人妥妥拽拽的刚到校门口,发现有不少人都围在了那里。

    溪小沫以为是什么大人物来了,拉着王文君连忙往上凑。

    人很多,她们看不到中间的人是谁,只是听到很多女生不断的发出卡哇伊之类的惊呼声。

    溪小沫很有好奇心,但是看到如此场景,这显然是看不了了,拉着王文君转身就要走。

    而也就在这时,一道稚嫩的嗓音突然响起,而那嗓音让溪小沫瞬间就停下了脚步。

    “嫂嫂好,母亲让我来接你回家。”来人正是身着一身贵族学校校服的唐辰小绅士。

    王文君瞬间惊悚的看着溪小沫。

    众人的视线也在同一时间刷的一下落在了溪小沫的身上。

    嫂嫂?

    嫂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