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撒娇

    办公室的冷气吹着,溪小沫规规矩矩的坐着,头颅微垂,微咬下唇。

    她不知道东方哥哥知道多少,她并没有将自己被绑架了的事情告诉他。

    东方易坐在办公桌前,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在看到她紧张的模样,东方易长叹出声,这丫头一做错事了,就是这副模样。

    溪小沫猛地抬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东方哥哥,你是原谅我了吗?”

    东方易头疼不已,“小墨鱼,你想过没有,如果这事情被阿姨知道了,她会怎样?”

    溪小沫的小脑袋又垂下去了,小手不断的抠弄着自己的裙角,纠结。

    “所以,我现在不是都不敢跟她说嘛。”

    “那你打算隐瞒她一辈子?”东方易怔愣。

    溪小沫连忙摆手,“不,不是啦。”

    “那你打算怎么做?”东方易叹息。

    溪小沫哭丧着个脸,“东方哥哥,你帮帮我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东方易败给她,“这么大的事,你让我怎么帮你?”

    “暂时是先不要告诉女王大人啦,等时机到了,我会告诉她的。我和唐爵的事情比较复杂,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溪小沫绝对是不可能告诉东方易,她和唐爵是因为一夜情而认识的吧?

    如果真这么说了的话,东方哥哥一定会杀了她的。

    “那你和唐爵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东方易的视线紧紧的落在溪小沫身上。

    “就是,就是当初在林泽逸的订婚宴上,我被秦雨盈设计了,然后唐爵帮我解围啦。”

    溪小沫并没说谎,而且这事情只要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了,至于之前的那事情,溪小沫是不打算说了。

    溪小沫以为东方易不会相信的,却没想到东方易在听到这话后,表情微微一怔,随即便什么都不再说了。

    “那是你们第一次见面?”良久,东方易方才问出这么一句来。

    溪小沫点头。

    如果说是正式见面的话,应该是了。

    那个什么从他怀里醒来什么的,根本就算不上是第一面。

    “那你现在是和他住在一起?”

    不知是不是溪小沫的错觉,她总觉得东方易在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干涩。

    溪小沫并不打算对东方易隐瞒什么,“嗯,我现在和他住在一起,他说,我们现在是夫妻关系,所以……”

    “但是,你们之间并没有感情,不是吗?”

    “我……”溪小沫一时之间语塞。

    的确,他们最初去民政局的时候,他们的确是没有什么感情,她甚至连他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她就在盛怒之下,为了报复林泽逸,而选择和唐爵扯证结了婚。

    但是现在不一样,她喜欢唐爵,她喜欢和他在一起,甚至想着,即便是一辈子都这样,也很不错。

    只是,唐爵他是怎么想的,她并不知道。

    凤眸微挑,东方易叹息,“小墨鱼,保护好自己知道吗?在你没有确定自己的心之前,不要轻易地就将自己交出去,明白吗?”

    溪小沫怔怔的点头。

    “如果他要是对你……”

    “不不,不会的,唐爵很绅士的,他对我也很好,从来不会强迫我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情的。”

    东方易的话还没说完,溪小沫就打断了他。

    她打心底里的,不希望唐爵被别人,尤其是自己所在乎的人误会。

    东方易在瞬间就沉默了下来,良久之后,他方才道,“这事情,我会暂时替你保密的。”

    溪小沫一喜,猛地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东方易。

    “我就知道东方哥哥你最好了。”

    东方易好笑的摇头,宠溺的揉着她的发顶,“这么大了还撒娇?”

    溪小沫嘿嘿直笑,“谁让你是我的东方哥哥?”

    东方易拍拍她环在自己脖子上的手,“快去上课,你是今天上午的课吧?”

    了却了心底的一桩事,溪小沫颠儿颠儿的就走了,甚至还哼唱起了完全不在调上的小曲儿。

    “你怎么这么高兴?不是你的论文被当了?”

    溪小沫刚刚回到宿舍楼下,宿舍里的几只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

    溪小沫笑眯眯点头,“遇到好事儿了因为。”

    “来说出来让我们一块儿都高兴下。”王文君一手揽在她的肩头上,啧啧道。

    溪小沫闭嘴摇头,坚决不能说。

    她和东方哥哥之间的关系,可是没有人知道的,她现在要是说出来的话,一定会被这群人给折磨死的。

    马丽莎拨弄了下自己的波浪卷,“行了,人小沫子也是有隐私的,你们这是做什么?”

    溪小沫连忙扒开王文君,冲到马丽莎的怀抱里寻求温暖去了。

    还是马姐姐最温暖,最好。

    “切,说的好像我们很想知道一样。”王文君哼哼道。

    吴亚楠在一边帮腔,黎离在一侧叹息。

    奈何溪小沫长了一副让人见了就想欺负的乖乖脸,王文君和吴亚楠怎么会轻易的就放过她?

    然而,也就在几人打闹之间,一道愤恨的嗓音蓦地响起。

    “溪小沫!你个贱人!你给我站住!”

    那嗓音或许是太过于凄厉了,周围的人都不禁停下了脚步。

    打闹中的人们也是一愣,她们朝着声源处看去,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最近总是找溪小沫麻烦的柳丝雪。

    王文君已经被这人恶心坏了,“柳丝雪,你丫脑子是不是有病?有病就要治你知不知道?”

    柳丝雪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溪小沫,她快步走到她面前,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她一把抓住她,怒道:

    “溪小沫,你到底对我姐做了什么!你这个贱人到底对我姐做了什么——!”

    音还未落,柳丝雪的另外一只手,抬手就要去扇她。

    “在我们面前,还想要动手?”马丽莎单手握住柳丝雪的手腕,眸光微冷,“柳丝雪,你想死的话就直说。”

    柳丝雪恨恨的瞪着溪小沫,眸底的恨意更是浓厚至极。

    王文君撞了溪小沫一下,“怎么回事?”

    溪小沫茫然的摇头,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王文君眉头紧锁,柳丝雪出事了?能动柳家的,也就只有唐爵了。

    但是唐爵无缘无故的动柳家做什么?绑架她们的人不是李莉叫人做的吗?

    不对,等等,她记得那时候李锐可是说过,李莉是被人给蛊惑了的。

    王文君兀地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眸光在瞬间变得冰寒。

    她冷冷的看着柳丝雪,一字一顿道,“柳丝雪,你柳家完蛋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