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37章 我最重要的宝贝

    溪小沫在安宁的带领下,参观了二楼所有的房间。

    二楼只有两间卧室,一间安宁和唐嘉易的,另外一间是唐辰小绅士的。

    而唐爵的房间在三楼。

    “你自己上去吧,我就不带你去了。”安宁站在楼梯口,如此笑着说道。

    溪小沫疑惑,却是连忙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在刚才的相处中,对安宁溪小沫已经没有最初那么紧张了。

    安宁是个很温和的人,她总是能够轻易的知道溪小沫在想什么,她很会安抚人。

    安宁笑着摇头,“不是的,阿爵不喜欢别人进入他的私人领地,整个三楼都是他的。”

    溪小沫猛的瞪大了眼睛,“那,那我也不要上去了。”

    说着,她就要跟着安宁下楼。

    安宁拉住她,“你对他来说,不是别人。上去看看吧。”

    溪小沫踌躇了片刻,最后还是忍不住的上楼去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紧张,只是去看爵小时候居住的地方而已。

    三楼的格局和二楼完全不一样,整个三楼,只有两个房间。

    一间卧室,一间健身房。

    溪小沫推开健身房门时,她并没有进去,只是在外面看了看,小嘴整个的都合不拢了。

    虽然在她和爵居住的家里也是有健身室的,但是和这里的比起来,真的是要小好多。

    溪小沫关上门,朝着另外一间房间走去。

    卧室并不大,至少和她在二楼参观的地方比起来,是要小很多。

    屋内的格调很简单,主要以冷色系为主要色调,溪小沫推门进来时,总感觉这里面冷冰冰的,没有什么人气。

    这房间里的摆设和她想象中的相差太多了,完全没有男孩子应该有的机械战甲之类的,甚至干净的有些过分。

    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入卧室内,有些晒人。

    走到窗边,拉上窗帘后,溪小沫便斜斜的躺在了床上,仰头看着漂亮的天花板。

    天花板上似乎有什么字,溪小沫定眼一看,是很漂亮秀气的字体。

    ——要记得想我啊糖糖。

    糖糖?这名字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啊。

    也就在溪小沫冥思苦想的时候,只听咔嚓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唐爵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溪小沫一副呆傻的模样,心底涌上一股柔软来,他徐步走到床边,一把将还在犯傻中的丫头揽入自己的怀里。

    唐爵就那么拥着溪小沫,溪小沫却是一阵惊呼。

    “你,你干嘛啊。”

    “有没有想我,嗯?”

    他并没有放开她,额头抵着她的,就连他轻薄的呼吸,她都能够感觉得到。

    溪小沫的小脸红扑扑的,“这才多大一会儿?我刚刚和你分开。”

    “可是我刚才可是很想很想很想我的老婆你呢。”

    他冲着她笑,笑着笑着,他将整张脸都埋进了她的肩窝里,嗓音中带着一丝撒娇的味道。

    “老婆,你说你想我好不好?嗯?嗯?”

    溪小沫被他弄的痒痒的,笑着挣扎,“爵,你别闹了,快起来啦。”

    “老婆,我想你。”唐爵不动,手依旧紧环在她的腰间,低醇的嗓音很是惑人。

    溪小沫小脸绯红,“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很想我,但是我们现在先起来,好不好?现在不管怎么说,都是在你家里,我们……”

    唐爵蓦地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那你是说,等我们回去了,就可以了吗?”

    溪小沫一怔,随即猛的摇头,“不是,不是啦,我什么都没说。”

    唐爵挑眉,“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我……”溪小沫都快哭了,她自已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见她如此模样,唐爵的唇角上勾起一丝弧度来。

    微微侧身,轻轻的吻住了溪小沫的唇。

    吻很浅,浅尝则止的那种。

    但是就是如此,也是让溪小沫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也就在溪小沫感觉快要窒息了的时候,唐爵猛的放开了她,只是他并没有起身,依旧那么拥着她。

    溪小沫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她面色绯红,现在她可是一点儿都不敢去看唐爵。

    唐爵轻柔的抚摸着她红红的脸颊,刻意压低嗓音,惑人道:“喜欢吗?”

    她怎么会回答这么羞人的问题?她动了动身子,想要身起来,却在她动的瞬间,身体赫然一僵。

    见她猛然瞪大眼睛的模样,唐爵的唇边勾起一丝魅人的笑意来。

    溪小沫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她靠在唐爵的怀里,轻轻的笑着。

    “你的房间很干净。”溪小沫的话题突然就转了。

    唐爵一怔,随即就笑了起来,“是呢,很干净。”因为当初有过人可是站在自己的床上,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了,不能乱了,要干干净净的,否则的话可就不喜欢自己了呢。

    他怎么敢让房间乱了去?

    “我看你的房间里全都是各种书籍,都没有玩具诶,通常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一些机械之类的东西的吗?”溪小沫的声音软软的,她有些疑惑的看着唐爵。

    “嗯,没有特别喜欢的。”唐爵的嗓音依旧很是温和,“以前家里放了好多好多的玩具,不过都不是我玩儿的。”

    溪小沫猛地瞪大了眼睛,“那那些玩具呢?”其实溪小沫很想问的是,不是你的玩具,那是谁的?

    可是终究,溪小沫一句话都没有问出来。

    “都被老头子给收走了。”唐爵淡淡的说着,似乎是还不在意的样子。

    可是溪小沫看的出来,唐爵在说到那些个玩具的时候,神情可是不怎么好。

    显然,唐爵不喜欢这个话题。

    溪小沫抿唇,“那个,是不是如果我问为什么的话,你也不会告诉我?”

    唐爵有些惊诧,“怎么会这么想呢?不会,如果你要是想要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

    溪小沫想了想,终究还是开口问了,“嗯,我想知道……为什么。”

    “因为他们那时候不喜欢让我看到那些东西的存在。”唐爵的眼中含笑,但是溪小沫却是从那里面看到了一种无言的悲伤。

    溪小沫的心很痛。

    她收紧了唐爵的手,“那么你现在……”

    “现在已经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因为他最为重要的宝贝,已经找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