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34章 求饶

    溪小沫听到这起身就要走,她从来不过问唐爵工作上的事情。

    唐爵一把将溪小沫拉住,“你做什么去?”

    “回屋去啊。”溪小沫回答的理所当然。

    唐爵一个使劲,将溪小沫圈到自己的怀里,“他们是来给你道歉的,你不用离开。”

    “诶?”

    王文君一个回身,直接在唐爵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了。

    既然是来给小沫子道歉的,那么想来也就只有那个绑架了她们的人了。

    孟杰瑞将两人带进来后,就在唐爵身后笔直的站好。

    李莉原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谁,她刚从国外过来没多久,她对帝都的派系完全不了解。

    因此在她看到溪小沫和唐爵时,表情一怔,随即满面怒容的看这溪小沫。

    “就是因为你这个贱人!要不是因为你的话,我家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李莉冲上去指着溪小沫就开骂。

    唐爵的面色刷的一下就变了,那双幽深的眸子中浸满了冰冷的冰棱。

    李锐反手就给了李莉一巴掌,“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能随便大喊大叫的吗!”

    李莉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脸颊,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李锐,疼她爱她的父亲,竟然会动手她!

    李锐现在可是没心情去管她,他不断的对着唐爵道歉。

    “爵爷,实在是对不起,小女还小,她不懂事,她这刚从国外回来,规矩什么的都还没有学会,爵爷您……”

    “拖出去。”唐爵冷冰冰的吐出这三个字来。

    李锐瞬间浑身冰寒,“爵爷,爵爷您听我说,小女是被人陷害的,小女她什么都不知道啊,我李家只是被人当枪使了,爵爷——”

    唐爵搂着溪小沫,溪小沫整个人都是靠在他的怀里的,她看着眼前的这场闹剧,心底满是疑惑。

    “啊……就是因为这个没脑子的女人,所以我和小沫子才会被绑架的吧?”

    一直都没说话,只是抱着个水杯的王文君突然开口了。

    溪小沫一脸的震惊,她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漂亮的女孩。

    是她让人绑架她的?可是她根本就不认识她啊!

    李锐本并没有将王文君放在心上,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竟然在唐爵的家里看到了这个女人!

    他怎么就养了这么个不争气,成天只知道惹祸的女儿!

    “实在是对不起,小女……”李锐弯身向王文君道歉。

    王文君无所谓的摆手,“说这些没用,放心,你们家一会儿就会收到律师函的。”

    王文君的话音刚落,李锐的手机就响了。

    这一天下来,他的手机铃几乎就没有断过。

    他原本是想要直接挂断的,却在看到来电显示上的人时,紧张的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来。

    “王总你好,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李锐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在生意上,王家和李家是有些来往的,虽然不大,但是现在他李家也只能靠王家了。

    王家是他李家最后的希望。

    然而哪曾想,他刚刚接起电话来,那边就响起王宋毅震怒的声音。

    “好?我女儿差点儿被你家给弄死,还怎么好!”

    “王总,您是不是哪里弄错了,我……”

    “弄错?我还不至于老到连自己的孩子都分不清的地步!”

    李锐呆滞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哎呀呀,看来你是接到我家老头子的电话了啊。”王文君眸光冰冷,“请做好你们将要付出惨重代价的准备。”

    一个是王家唯一的小姐,另外一个是唐家少夫人……他李家这一次是真的完了,彻底的,完了。

    溪小沫还看到云里雾里的,抬头,看向一脸柔和的唐爵,大而亮的眸子里面浸满了疑惑。

    “爵,她为什么要找人绑架我?”

    “因为她嫉妒你比她漂亮。”唐爵丝毫不脸红。

    溪小沫倏地瞪大眼睛,“真……真的吗?可是,可是我觉得她比我好看好多的。”

    王文君直接败了,她怎么就会有这么白痴的朋友!

    “溪小姐您就放过我们吧,我求求您,放过我吧,我李家要是完蛋了,会有成千上万的员工会面临失业的问题……”李锐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溪小沫身上。

    “没关系,我会把你旗下的员工安排妥当的。”

    唐爵说这话的时候,眸光依旧没有离开溪小沫,就连眸光都是软软的。

    溪小沫神奇的看着唐爵,“他有好几千的员工的。”这么多人,怎么安排?

    “没问题的。”唐爵笑,“相信我。”

    李锐拽紧双拳,“爵爷,我……”

    “李总,我家少爷要休息了,请。”孟杰瑞恭敬的站在李锐面前,含笑的看着他。

    “我……”李莉突然就跑到溪小沫面前跪了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本来没打算去找你麻烦的,我也只是单纯的想要吓唬吓唬你的,我不知道他们会真的动手,我……”

    溪小沫虽然是个好心肠的烂好人,可不表示她对什么人都如此。

    “我能原谅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溪小沫深吸了口气,缓缓道。

    “卧槽,溪小沫你脑子坏掉了吗!”王文君怒喊。

    一双冰冷的眸子刷的就落在了她的身上,王文君倏地一寒,随即便缩到一边去不说话了。

    溪小沫紧了紧拳头,“但是我无法原谅你对我朋友所做的一切,我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都不会原谅你。”

    原本缩在角落里的王文君猛地抬头,不可置信的看向溪小沫,眼眶湿湿的,而后又很快的将头转了开了。

    唐爵挑眉,有些诧异于溪小沫的话。

    “溪小姐……”李锐刚要说话就被溪小沫给打断了。

    “你们回去吧。”溪小沫缩在唐爵的怀里不出来了。

    孟杰瑞这一次不再给他们任何说话的时间,态度略带强硬的将他们请了出去。

    而也就在李莉出门之前,她突然回过身来,冲着溪小沫道:“来找我的是一个女的,是那个女人找上我,是她鼓动我去教训你的。”

    王文君挑眉。

    溪小沫不解的看向唐爵。

    在她惊诧的目光下,他侧身向前,轻吻她的唇。

    “乖,没事。”

    孟杰瑞将李锐送出门的时候,不忘提醒了李锐一句:

    “李总,别忘了我昨夜和您说的话。”

    李锐心底顿时一寒,“孟特助,我家是被……”

    孟杰瑞笑,“李总,您觉得这世上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少爷?”

    “孟……”

    “啊对了,差点忘了,少爷对于你们私自前来求情的行为表示很不满,还有贵小姐对少夫人的诋毁和侮辱,少爷都会谨记于心。”

    音落,孟杰瑞含笑的离去,留下一身冰寒的李锐父女呆愣的站在原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