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33章 招惹溪小沫的后果

    第二天一早,各大新闻媒体都在争相报道了俄李氏集团资金紧张以及偷税漏税问题。

    原本十分习以为常的事情被曝光后,李氏集团的麻烦便开始接连不断。

    强行征收地皮,恐吓员工,偷工减料,豆腐渣工程……等等一系列的事故都被爆了出来。

    就好似在一夜之间,原本还处于帝都权力中心的李家,彻底的被抛出权利圈之外。

    没有人知道李家到底得罪了谁,所谓墙倒众人推,能够进入权力中心的李家人怎么可能没有敌对。

    砰——

    一叠报纸被狠狠的摔在桌上,随即一巴掌狠狠的拍在那一叠报纸上。

    而也就在这时,书房门被人猛地推开,秦雨盈急冲冲的跑了进来。

    “爸,你和李叔的关系不是向来都是不错的吗?既然李叔现在资金紧缺,你为什么不能救济下他?”

    林泽逸追过来的时候,秦雨盈已经将话都说完了。

    “盈盈,你别乱说话,爸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林泽逸伸手去拉秦雨盈。

    秦湛将手下的报纸甩在秦雨盈面前,“给我好好看看!”

    秦雨盈和林泽逸将报纸大体的扫了一眼后,秦雨盈嗤笑:“这些记者不都是喜欢捕风捉影吗?爸,你知道……”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脑子的?”秦湛怒道,“你以为李家的这些事情怎么突然就被爆出来了?如果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会这么突然吗?”

    秦雨盈倏地一愣。

    的确,这一次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没有任何一方得到过消息。

    “你现在给我好好看看李家的下场!如若你再去招惹溪小沫,我们就会成第二个李家。”

    “爸,你的意思是说……”

    “我得到的消息,李锐的女儿找人绑架了溪小沫,那个碰了溪小沫的男人是唐爵亲自动的手。”

    秦湛的面色很难看,在想到秦雨盈对溪小沫所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情后,更是捏了一把冷汗。

    林泽逸倏地收紧拳头,神色不动,“爸,昨日盈盈有亲自去找过小沫,但我们并没有遇到她。”

    秦湛冷冷的看了林泽逸一眼,“这事情到此为止,唐爵现在可没有心思找我们的麻烦。”

    秦雨盈紧咬下唇,表情上浸着满满的不甘心。

    溪小沫到底凭什么!

    “盈盈,我看公司你也不用去了,就在家里好好养胎,等把孩子生下来再说。”秦湛扔下这话转身就走了。

    李家。

    李锐浑身凌乱的斜靠在沙发上,表情呆滞。

    李夫人在一边着急的来回走动,不断的给自己的朋友闺蜜们打电话借钱,却是一个个的都不接电话。

    李莉害怕的坐在沙发上。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见过爹地如此模样,爹地明明是无所不能的,为什么现在却什么都做不了?

    “爹地啊,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他们明明告诉我说那个女人没有后台背景的。”

    李锐倏地起身,“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他们?”

    李莉连忙擦掉脸上的眼泪,“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是谁。”

    “废物!”李锐恨不得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你以为你爸我真能在这权贵云集的地方一手遮天?”

    李莉被如此的李锐吓哭了,“爹地啊,都怪那个女人啊,要不是因为那个女人,我也不会被解除ONCE的会员,她还让我在朋友面前丢了脸,我……”

    啪——

    一巴掌狠狠的落在了李莉的脸上,李锐是气的浑身发抖。

    “就因为你的脸面,你就将整个李氏集团都赔了进去!”

    李夫人在一边看到是直心疼,要是以前的时候,她早就冲上去了,但是这一次,她没有。

    她清楚的知道,他们李家这一次,说不定是真的挺不过去了。

    李莉哇的一声就大哭了起来,“我,我不知道会成今天这样子,爹地,我真的不知道,原本我们打算对付她的,但是他们说……”

    “他们说他们说,你就没点脑子吗!”

    显然,这一次是有人给他李家下套子了。

    他李家既然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那么谁都别想好过!

    李锐上楼换好衣服,拽着惊慌失措的李莉就往外托。

    李莉被吓坏了,她紧紧的拉着李夫人的手,大声的哭喊着,“妈咪啊,妈咪。”

    “老李,你这是要带莉莉去哪里啊?你吓着孩子了。”

    “就是因为当初我对她太好了!我要是知道我女儿会是这么个废话,我早当初就掐死她了!”

    李氏集团是李锐和他父亲一手创办起来的,他对李氏集团付出了太多心血,而这一切,马上就要因为自己的宝贝女儿给毁了。

    李莉是彻底的被吓着了,她抱着李锐的腿,“爹地,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

    李夫人刚想要伸手,李锐就瞪了过去。

    “你要不想在今晚收到她的尸体,你就给我让开。”

    一句话,李夫人整个人都僵住了。

    李锐拽着同样僵住的李莉出门了。

    格林枫景。

    溪小沫懒洋洋的靠在唐爵的腿上,手中拿着一面镜子,啧啧的看着自己还是红肿着的脸颊。

    看着看着,溪小沫放下镜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唐爵。

    “别乱动,药膏还没涂好。”低醇的嗓音温柔响起。

    溪小沫便不敢再动了,只是那一双大而亮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唐爵。

    幽深的眸子中含着淡淡的笑,“怎么了?”

    溪小沫摇头,只是觉得这样的爵好好看,不觉得,就有些痴迷了。

    唐爵含笑的低头吻住了她的唇,“快快好起来,要不然,我可是会心疼的。”

    溪小沫心底暖暖的,她小心翼翼的回应着他,而就只是一个简单的回应都能让她紧张的双手颤抖。

    唐爵心底一震,也就在他打算进一步举动的时候,一道不适宜的嗓音响起。

    “小沫子,你真的是傍大款了哟,这个金主很不错,你可以……”刚喝下的水险些没有喷出来,王文君震惊的看着眼下相拥的两人。

    尼玛,秀恩爱也不用在她这个光棍面前秀吧!

    溪小沫瞬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这对她就好比是被捉奸在床,简直,简直太丢人了!

    这一下,溪小沫是直接缩在唐爵的怀里不出来了。

    原本唐爵心底是含有一丝怒火的,而在看到如此的溪小沫后,心底顿时被一片柔软所覆盖。

    “那那那,那什么,我不知道你们正在恩爱,爵爷别生气,别动怒,咳咳,我现在就走,马上离开!”

    说着,王文君转身就要跑。

    而也就在这时,孟杰瑞恭敬的走了进来。

    “少爷,李锐带着他女儿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