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秦雨盈道歉

    秦雨盈在看到唐爵的瞬间,顿时浑身冰寒。

    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于突然出现的唐爵,周围的学生们激动了。

    就在前些日子里,这个男人出现过,那时候他的身边可还带着好几个黑衣壮汉呢,这次的人虽然是没有上一次的多,但是想想啊,什么人的身边会天天都带着保镖的?

    他就是溪小沫的金主吧?

    要是所有的金主都有这么帅的话,她们也都去找人求包养啊。

    “请问,你和溪小沫是什么关系?”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道好奇的声音来。

    是一个带着眼镜的学生男,他略带扭捏的看着唐爵。

    众人都好奇的等着唐爵的答案,溪小沫却是整个人都僵在了唐爵的怀里。

    看着自己怀里的丫头,唐爵的眸中划过一抹柔和来,“什么关系啊?宝贝,有人问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呢。”

    那语气简直宠溺,目光简直柔软的要死人好吗!

    这真的只是金主那么简单吗?

    王文君对于他们两个的关系也是好奇的要死。

    她打听到的消息可都是说,唐爵这人冷酷无情,视人命为草芥的啊,但是那个传说中的唐爵和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完全不是一个好吗!

    “怎么?难道开不了口,不知道怎么说吗?”讥讽的嗓音中的浸着一抹冷哼,“还是你们之间的关系,不好说出口?”

    冰寒的眸子在人群中一扫,“我家小沫沫脸皮薄,她可是让我对你们保密呢。”

    溪小沫微怔,随即想起来,当初她答应和他结婚的时候,她提出了要和他隐婚的条件,他当场就笑着答应了。

    “那么也就是说,你们的关系是见不得人的吗?”秦雨盈不怕死的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秦雨盈的视线一直都是落在溪小沫身上的,她不明白溪小沫为什么总是比她好。

    她追了林泽逸整整五年,但是溪小沫却是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他。

    而在她终于和林泽逸在一起后,溪小沫转身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而那个男人还是连她秦家都巴结不上的男人。

    她溪小沫到底凭什么!

    林泽逸猛地拦住秦雨盈,想要让她住嘴,但是显然为时已晚。

    “谁不知道溪小沫勾搭男人是最能耐的了?我说兄弟,这人玩儿玩儿就行了,要是真要找居家过日子的,我看还是算了吧。”围观的人群中,一道打趣的男音骤然响起。

    唐爵骤然收紧环在溪小沫腰间的手,眸光危险而冰寒,“知道我平生最讨厌什么人吗?”

    唐爵的话还没有说完,方才那个喊话的男生已经被唐爵的保镖架着走了,那男生全程没发出一丝声音因。

    溪小沫还被唐爵揽在怀里,发生了什么,她并不知道。

    “惹我小沫沫心烦不快者,我会让他永久的消失和闭嘴。”用最平淡的口气说着绝对冷寒的话。

    在黑衣大汉们将那男生拖走后,就没有人再敢发出一丝声音来,大多人都已经被吓傻了。

    唐爵周身强大的王者气息在瞬间爆发,没有丝毫温度的眸光阴沉的落在林泽逸身上:“你就是那个缠着我宝贝好几年的林泽逸?”

    王文君顿时瞪大了眼睛,这小沫子是彻底的和这帝都爵爷摊牌了?

    林泽逸还未开口,秦雨盈就将林泽逸拉到了自己身后,“明明是溪小沫缠着泽逸的,泽逸一直爱着的都是我,我……”

    后面的话,秦雨盈竟然在唐爵冰寒的目光下硬生生的全部都咽了回去。

    溪小沫不知道为什么,她今日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难受,而林泽逸似乎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重要,甚至,在她看到唐爵出现的刹那间,她的心底除了一丝委屈外,更多的是感动。

    自从遇到他后,似乎每次在她狼狈不堪的时候,他都会恰到好处的出现。

    “你先松开我。”溪小沫的声音很低,其中还夹杂着一丝鼻音。

    唐爵周身的气息似乎在瞬间整个的都变了,他压低嗓音,俯下身,唇几乎贴在她的耳边,“嗯?叫我什么?”

    温热的气息吹拂在耳际,溪小沫的耳朵没来由的开始变红起来。

    “你先别闹,松开我,我有话要说。”

    唐爵挑眉,笑了笑后松开了她,溪小沫在起身之前,现在他的怀里蹭了蹭脸上的泪水,在确定蹭干净后,方才转过身来看向秦雨盈。

    王文君简直是不忍直视溪小沫的所作所为,妹纸,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家男人身上的那件衬衣有多贵?

    “你不是让我给我金主打电话,让他放过你秦家吗?现在我金主来了,你直接和他说吧。”溪小沫的眼睛红红的,鼻头也是红红的,湿漉漉的大眼睛,看起来可怜极了。

    秦雨盈已经被吓得不敢说话了。

    她清楚的知道,今天的事情要是处理不好,她秦家就真的完了。

    “溪小沫,我知道泽逸和你分手让你很难过,但是请你不要破坏别人的家庭,我和泽逸之间是真心相爱的,我希望你能够祝福我们。”

    “早在你们的订婚宴上,我就祝福过你们了。”溪小沫抓着唐爵的手,“如果你只是要说这个的话,那么我们先走了。”

    秦雨盈猛地收紧双拳,高声道:“对不起!”

    溪小沫的脚步猛地一顿。

    “溪小沫,对不起!”秦雨盈继续说着。

    “你没有对不起我的。”溪小沫说的很平静,“林泽逸既然能够为了你放弃我,自然是因为他不够喜欢我,或者是对我根本就没有感情。你让我认清了他的为人,在某种程度上,我该谢谢你让我放弃了一个渣男。”

    说完,溪小沫拉着唐爵就要走,然而唐爵的视线却是依旧落在秦雨盈的身上。

    秦雨盈咬紧下唇,长长的指甲深陷掌心,“我知道最近学校里流传了些对你不好的流言,你不是小三,对不起。”

    周围顿时一片哗然——

    秦雨盈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难道实际上秦雨盈才是真正的小三?!卧槽,不是这么劲爆吧?

    溪小沫没再回应一句,拉着唐爵就走。

    而唐爵的视线却是在林泽逸身上停顿片刻后,唇角上勾起了一抹嘲弄的笑意,而眸低,却是森冷一片。

    人群外,一直冷漠的看着一切的东方易的眸光却是紧紧的落在唐爵身上,那双向来温润的眸中,此时却是溢满了慌乱无措……

    小墨鱼怎么,怎么和他在一起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