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第19章 东方易

    溪小沫跑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的人还不算太多,至少王文君她们还没到。

    “哟,瞧瞧这是谁啊。”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蓦然响起。

    溪小沫的脚步微顿,紧接着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顺便还给宿舍的几只占了座。

    “溪小沫,我和你说话呢,你没听见?”那人走到溪小沫面前,抬脚就踹了她的课桌一脚。

    溪小沫抬头,在看到来人时,表情微怔,随即嘲讽道,“你又想陷害我什么?”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柳丝雪。

    柳丝雪也是A大的学生,只是她比溪小沫低一届。

    “溪小沫,你怎么还这么不要脸?”柳丝雪双手环胸,愤怒道,“你勾引林泽逸不成,现在又开始勾引我姐的男朋友了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请离开!”溪小沫冷然的看着她,不卑不亢。

    柳丝雪都气笑了,“溪小沫!我告诉你!你和林泽逸怎么样,我不管!但是你想要勾引我姐夫我不答应!你以为就凭你这张脸能够勾引到谁?啊对了,他们都在说你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出去卖了,你身上可别有什么怪病,到时候……”

    “柳丝雪!”溪小沫霍地起身,澄澈雪亮的眸子死死的落在她的身上,眸低浸满了怒意,“柳丝雪,你不要真以为,我不敢动你!”

    有那么一瞬间,柳丝雪的确是被溪小沫眸低的愤怒给吓着了,但是紧跟着想起她什么身家背景都没有后,站直了身子,冷笑道:

    “那你到是动动试试!你抢人男人,做小三还有理了是吧?”

    起初在秦雨盈的订婚宴上,看到那个突然出现维护溪小沫的男人时,柳丝雪便再也看不到其他,满眼都是那个俊美的男人的存在。

    后来她就将这事情告诉了她姐柳丝丝。

    她没想到的是,那个俊美异常的男人竟然是她姐的男朋友,失落过后便是一阵愤怒,溪小沫这人除了天天抢人男朋友外,还会做什么?

    周围的人看的津津有味,溪小沫现在可是A大的红人,只要是关于她的消息,绝对会在第一时间里传遍整所A大。

    “听说昨晚的时候,溪小沫可是没有回宿舍诶。”

    “你要知道人家生活艰辛嘛,每年都靠那一点奖学金能做什么啊?”

    “要不然说呢?你们瞅瞅她身上的那些衣服,哪一件不是纯手工的?据说她还是单亲家庭,生活的并不怎么好呢。”

    “如果不去找人的话,她哪里穿的上这些?”

    ……

    周围的人们说的都很是漏骨,就连看向溪小沫的眸子中都带着异样的神色。

    柳丝雪闻言,视线这才落在溪小沫身着的衣服上,溪小沫平日里穿着并不怎么显眼,不仔细看的话并不看的出什么来,而这一看,柳丝雪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她不会看错的,溪小沫身着的衣服是当下最为出名的“YIM”的杰作。

    当初她为了要一件YIM的衣服,可是花了大价钱的,而且,她还排队排了整整两年!

    心底倏然涌上一股愤怒来,“溪小沫,你到底是从多小就开始卖,才能够定制出这么一套衣服来,嗯?”

    溪小沫气的浑身发抖,柳丝雪,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证据的话,我可以告你诽谤!”

    “呵呵,多大的笑话!你到底被多少男人上过?到时候只要是随便拽出一个人来,不就都知道了吗?证据?你想要什么证据?”

    周围的人都笑了出来,而溪小沫的话音刚落,随即人群中又响起一道声音来:

    “溪小沫,你到底和我们学校论坛的神秘版主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又是和人家睡了多少次,才让他把所有关于你的帖子全部都删了的啊?”

    帖子?什么帖子?

    什么版主?

    看着周围各不相同的目光,看到他们或嘲讽或幸灾乐祸的表情,溪小沫从来没有如此无助过。

    她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手机,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她明明是受害者,他们为什么还要来这么说她?

    蓦地,周围的人们猛地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即她的耳边便响起一道清润且冰冷的嗓音:

    “你们这都围在这里做什么?”

    “东方教授!”人群中,有人忍不住惊呼出声。

    东方易,A大最年轻的教授,不过二十五的年纪就已是A大的资深教授之一了。

    据说东方易在十六岁的时候就是A大的名誉教授,二十一岁的时候在A大开始任教,东方教授人长得超帅不说,性格还出奇的温和,晦涩难懂的课程经他手后便变得有趣无比,一点就通。

    东方易的视线在溪小沫身上一瞟而过,随即视线便落在了柳丝雪身上,“这位同学,你似乎并不是我的学生吧?”

    柳丝雪尴尬的笑着,“东方教授,你一直都是我崇拜的偶像,我……”

    “那就去自己该去的地方,别什么地方都乱跑。”东方易冷声道。

    “我……”

    “这里的人都是你的师兄师姐,做人要有分寸,不要真以为家里有点钱就可以任性的做任何事,有时候,你做错了事情,会波及到你引以为傲的身家背景。到时候,可别连哭都来不及。”

    柳丝雪的面色蓦地一变,东方易这是在说她柳家会破产?

    她刚想反驳什么,却兀然想起秦家现在的情况。

    这些日子里,秦家虽然没有什么大麻烦,小麻烦却不断,据说有不少曾经和秦家商议好的合作也都全部取消了,还有不少上面批下来的地皮也都收回去了……

    “溪小沫,你来我办公室一趟。”东方易的面色并不好看,那张向来温润如玉的面庞此时就如同沾染上了无尽寒霜。

    溪小沫紧咬下唇,跟在东方易的身后,便出去了。

    众人被方才东方易那冰寒的眼神看的到现在都没有缓过神来,直到他们都走后,众人方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我天!刚才……刚才东方教授是不是生气了?好吓人!”

    “这溪小沫的手是不是神的太长了?她连东方教授都勾搭上了?”

    进入办公室后,东方易关上办公室的门,叹息出声,眸光柔软:“傻丫头,最近出的这些事情,你怎么就不知道告诉我呢?”

    溪小沫抬头,红着眼睛看着他,在触及到他柔软的眸光时,顿时委屈到不行,哇的一声就开始哭起来。

    “你……你又不在,呜……”

    东方易叹息,上前将他的傻丫头揽入怀里,轻轻地拍抚着。

    “好了好了,不要哭了,不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