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我们真的不熟!

    ……哈?

    他刚才说什么了?溪小沫觉得自己的耳朵有些幻听。

    “那个爵爷,我觉得我们并不适合。”溪小沫记得在宴会上的时候,那些人是这么称呼他的。

    她整张脸都快要缩到脖子里去了。

    唐爵挑眉的看着如此的溪小沫,眸低却是浸满了笑意。

    他的小沫什么时候变的如此可爱了呢?

    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将她垂下的头轻轻挑起,那双含笑的桃花眼中带着满满的魅惑:

    “你可以称呼我小糖糖,或者亲爱的爵,老公也可以,来选择一个。”

    溪小沫就似被他眼底的笑意给迷惑了一般,登时瞪大了眼睛,眸光迷蒙。

    “我我我我,我们还不熟悉!你你你你,你怎么能让我这么叫你?”溪小沫虽然是很感谢他刚才帮了自己,但是溪小沫到刚才为止不过也只是刚刚知道他的名字而已。

    溪小沫虽然是和他发生光一次荒唐的事情,但是即便是如此,溪小沫也不认为他们是什么熟人。

    不,甚至是连认识都不能算的上是。

    唐爵挑眉,“哦?现在还不认识吗?那么宝贝你告诉我,我今天是怎么给别人介绍你的?”

    溪小沫想了好久,那时候她自己的大脑差不多都已经当机了,她哪里记得唐爵是怎么和别人介绍自己的。

    “忘记了吗?需不需要我提醒你?”唐爵含笑的看着溪小沫,眉宇间带着些许的危险。

    溪小沫立马就摇头,“不不不不,不用了,我很快就能想起来了,我我我我,我现在脑子有点儿乱,你让我慢慢的想一会儿,我就一会儿的时间就好了,你等等,等等……”

    唐爵依旧是笑着的,“可是我现在等不下去怎么办?”

    “未婚妻!”溪小沫立马就开口了,她就好似突然都想起来了一样,紧紧的看着唐爵,“我是不是没有说错?你是这么说的,你说的我是你未婚妻。”

    唐爵很是满意溪小沫的回答,“那么你肯定知道,未婚妻的另外一半是什么吧?”

    溪小沫点头,“未婚……未婚夫。”

    唐爵的面色愈发的柔和了下来,“是了,你看你也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不是吗?所以我们现在不是陌生人,也不是不熟悉,知道了吗?”

    溪小沫现在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话去反驳这个问题。

    “我,我……可是我们没有订婚啊,我们没有……”

    “如果你要是想要的话,我们可以立马就去订婚。”唐爵的嗓音很是有磁性,“如果你觉得今天的时间太紧的话,那么我们可以改到其余的时间里去。”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

    “你不是这个意思?”唐爵面上的微笑顿时就不见了,“宝贝,如果你……”

    溪小沫的身子都不禁抖了抖,“你可不可以不要叫我宝贝?很……很……”很奇怪的好不好?

    “可是,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我的宝贝啊。”唐爵含笑的看着溪小沫,“而且,宝贝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前不久,刚刚……”

    唐爵的话并没说完,但是溪小沫却是听的震惊不已。

    溪小沫一直都是个纯洁的妹纸,其中最为三观不忌的王文君在她面前也会有所收敛,她什么时候遇到过如此阵势的流氓?

    她说不过他,整个人都在不断的往后退,直到整个人都贴在了车门上,眼睛还死死的盯着唐爵。

    唐爵没有动,就那么一瞬不瞬的温柔的看着她,“乖,向我这边靠近点,很危险的。”

    溪小沫猛地摇头,她还没傻,他才是最危险的。

    “我……我说过,我们之间的那一次完全是意外。我喝醉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

    唐觉得面色果然一沉,眸低的柔意也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的冷凝,就连音色也都变了:

    “你是想说,让我把这事儿给忘了?”

    溪小沫不住的点头,就连眼睛都亮了起来。

    有文化智商高的人就是不一样!

    唐爵危险的勾了勾唇角,“你忘记刚才我说什么了?”

    溪小沫猛地想起那句结婚的话来,“爵爷,我们之间并不熟悉,而且你的家世那么好,不行的。”

    “我们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熟悉我,我不着急。”

    “可是……”

    “还有你说的家世,我娶的是你溪小沫,和你的家世有什么关系?”唐爵冷哼。

    溪小沫发现自己完全没法和他正常沟通了,“我母亲说了,让我找个门当户对的,不能找太有钱的。”

    这话绝对是她母亲说的,她可以举双手保证。

    唐爵因为她的这话蓦地就沉默了下来。

    溪小沫以为自己的这话管用了,刚想开口的时候,唐爵突然就笑了起来:

    “我相信到时候只要你和我结婚了的话,你母亲即便是再不愿意,最终也会同意的。”

    这是什么理论!

    “实在不行,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先要一个孩子。”唐爵沉声道,虽然他不是太喜欢孩子这东西,但是必要时候,还是需要用来利用利用的。

    “我才大四!”溪小沫忍不住了,“你不能……”

    “难道你忘记了,我们第一次的时候,可是没带套的。”唐爵幽幽开口。

    溪小沫彻底崩溃,“不可能的,只有一次……”

    “难道你不知道,第一次的时候,最容易中标吗?”唐爵笑的很天真无邪。

    自从上一次月事来后,似乎到现在都还没有来过,她……她不会真的是怀了吧?

    溪小沫的整个脸色都绿了。

    司机围着溪小沫的学校转了好几圈,终于停在了大门口。

    而车刚一停下,溪小沫就伸手去拉车门,却不曾想,车门是被锁着的,她都快要急哭了。

    唐爵一点点的向她靠近,她一点点的向后退,“你……你别靠过来。”

    唐爵指了指自己的唇瓣,轻声道,“吻一下,你就可以下车了。”

    溪小沫的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小脸气的通红通红的。

    唐爵却是整个人都欺上了身,低柔的嗓音继续响起,“不亲也没关系,我们就耗着吧,我有的是时间。”

    溪小沫快要哭了,最后无可奈何,飞快的在他的唇瓣上碰了一下后,红着脸颊问,“现在可以了吧?”

    唐爵邪魅的看着她,最后还是嗯了一声,而车门也是在这时啪的一声响,溪小沫就似听到什么圣洁的声音一把,拉开车门,逃也似的朝着宿舍楼跑去!

    “爵爷,需要人跟着吗?”副驾驶上,唐爵的助理孟杰瑞恭敬的问道。

    看着她消失的身影,唐爵笑着摇摇头,摸着唇角,“不用,先让她缓一阵子吧。”

    他早就说过,他的丫头迟早是会回来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