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心碎的声音

    帝都最大的五星级酒店——盛世国际的豪华宴厅内。

    在宴厅的正中央,有一支乐队正在演奏着华丽而又舒缓的曲调,人们来来回回,面上满是笑意。

    在这次的订婚典礼上,也来了不少的A大学生,而在他们看到角落里的溪小沫时,都不禁嗤笑出声。

    之前溪小沫和金融系的大才子林泽逸可是出名的恩爱,有不少人都以为他们会走到最后的,没想到,最后会走到这地步。

    角落里身着一身淡蓝色小洋装的溪小沫手持高脚杯,视线落在人群中忙得不可开交的男人,眸低划过一丝苦涩的笑意来。

    “嘿,我说你给我绷住了啊,你今天要是敢给我丢脸,我以后绝对和你绝交。”王文君就站在溪小沫身侧,低声警告她。

    溪小沫玩儿弄着手中的高脚杯,视线不曾转移,也不知是不是林泽逸感觉到了什么,在她与她的视线撞上时,他竟然落荒而逃。

    “文君,我难受。”她这是第一次向王文君示弱。

    王文君叹息,“没事儿,等这事儿过了,姐姐给你介绍个更好的。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再去给你找找你的那个情郎。”

    情郎。

    说到他,溪小沫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张面孔来。

    自从那天过后,她和那个陌生的男人就再也没有过交集,他也再没有出现过。

    渐渐地,溪小沫也就自然地将那个男人当做是一夜情的对象了。

    兀然,宴厅内的灯光暗了下去,音乐也是停了下来。

    灯光猛地一打,一束光线直直的落在台上的主持人身上:

    “尊敬的各位领导,来宾,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感谢大家来参加林泽逸先生和秦雨盈小姐的订婚晚宴,我们……”

    听到主持人激动昂扬的声音,溪小沫的心底突然一阵阵的抽痛起来。

    徐徐的音乐声中,身着一身洁白婚纱的秦雨盈在众人的注目下,缓步走出……

    她看着曾对她许诺会照顾她一生一世的男人激动的走到那个女人的身前,在她的面前单膝跪下,看着他给她戴上戒指,亲吻她……

    她以为自己可以承受一切,她以为自己的心已经痛得麻木,却没想到,这对她来说才是真正的凌迟。

    “给我挺住了!放心吧,这对狗男女,不会有好下场的。”王文君的声音在一边恨恨的说道。

    妈蛋,真是不知道这二货到底是倒了几辈子的血霉,才会认识这么个渣。

    “你就是溪小沫?”一声讥讽的声音顿时响起。

    溪小沫一怔,她蓦地回过身来,在看到眼前这个画着淡妆,五官精致的女人时,微微一愣。

    她并不认识这人。

    “请问你是……?”

    “哼!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女人傲慢的开口,挑剔的眼神将溪小沫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个遍儿后,冷哼道,“我只是来告诉你,以后少打林泽逸主意,小三什么的,可是很不光彩的。”

    溪小沫面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呵,你不是想要抢林泽逸吗?我告诉你,林泽逸现在是雨盈的未婚夫,你就别想插足进来了。”柳丝雪讥讽的笑了起来,“而且就凭你,还真是不够看。”

    “我根本就……”

    “根本就没有?你要是没有的话,你今天干嘛还要出现在这里?你这样的女人我是看的多了,没权没势,还真以为自己有一张脸就可以得到一切了?简直是笑死人了。”

    没权没势。

    简单的四个字直戳溪小沫的痛处,要不是因为这一点的话,林泽逸也不会抛弃她而选择和秦氏集团的大小姐在一起了,要不是因为这个,她也不用在这里受委屈了。

    “你说小三是吧?我和林泽逸那个王八蛋在一起了整整三年!他和秦雨盈在一起的时间才多久?谁才是小三?你以为有权有势很了不得吗?有权有势又能怎样!”

    溪小沫气的几乎是浑身发抖,她怒视柳丝雪,眼眶已经开始发红。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雨盈早在一年前就和林泽逸在一起了,他怎么还和你在一起了三年?疯了吧你?”

    柳丝雪的话毫无疑问的是直接将溪小沫打入了地狱。

    早就在一起了吗?

    他们原来早在一年前就在一起了啊。

    “啊……你一定想要让更多的人认识你,是吗?没关系,我来帮你。”柳丝雪兀然就笑了起来。

    溪小沫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柳丝雪已经对着自己的脸颊狠狠的删了一记耳光,随即便在王文君震怒的视线下,大声喊道:

    “溪小沫,你这是要做什么!”眼中,带着的是浓浓的讥讽。

    因为柳丝雪的尖叫声,众人的视线几乎全部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你今天没吃药吧你?”王文君几乎都给气笑了,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为了陷害别人抽自己耳光的。

    看她脸上那红肿的指痕,就知道这个女人下手到底有多狠。

    对自己都能这么狠,那要是对付起别人来……

    王文君想想都觉得浑身发毛。

    “怎么回事?”秦雨盈和林泽逸一同走了过来。

    柳丝雪看到秦雨盈后,瞬间变得委屈起来,“我不过是过来和她打个招呼而已,我还什么都没说,就被她甩了一耳光,我……”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王文君快要被气疯了,“你自己打自己耳光,还赖在我们身上?”

    “这位小姐,到底是谁在胡说八道?”秦雨盈瞪着王文君,“丝雪为什么要扇自己耳光?为了陷害你们?”

    王文君在瞬间就明白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人家这儿是串通好的啊,人家打从一开始就是打算弄死溪小沫这个小白痴的啊。

    “姐,你别生气,我想溪小沫也是因为心情不好……她也是不小心的,没关系的,只是一耳光而已……”柳丝雪一把拉住秦雨盈,一脸的委屈。

    “溪小姐,你心里要是有什么不快的话就直接冲着我来好了。”秦雨盈正色的看着溪小沫,眸中带着丝丝冷意,“我知道你对我和泽逸之间的事情很介怀,但是你们已经分手快两年了,你为什么还要如此纠缠不清?”

    王文君正要骂过去,溪小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扬头,对上秦雨盈的视线:

    “谁告诉你我和他分手已经快两年了?”问完后,视线落在林泽逸身上,“原来,我们已经分手快两年了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