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帝都爵爷

    嘈杂的酒吧内,溪小沫在一口气喝完第四杯酒后,砰的一声将酒杯扔在了吧台上后,抬脚就朝着舞台的方向跌跌撞撞的走去。

    “溪小沫,你干嘛去!”王文君头疼的要死,伸手就去拉溪小沫。

    然而手还没有碰到她,溪小沫就直接跳上了舞台,一把抢过还在唱歌人手中的话筒,大声骂道:

    “你们男人全都是混蛋!”

    话筒刺耳的声音骤然在酒吧内响起。

    舞动中的人们在瞬间安静了下来,视线在同一时间全部落在了那个站在台中央,面色红扑扑,眼神迷离的女人。

    王文君捂脸,这丫儿真的是疯了。

    丫儿不过一个失恋而已,就疯成这样。

    “林泽逸!混蛋!王八蛋!骗子!”溪小沫并没有被酒吧内奇怪的氛围打扰到,她紧紧的抓着话筒,抬手一把擦掉脸上的泪水,高声喊道。

    原本还处于震惊中的人们顿时也都明白过来了,这姑娘是玩儿失恋来了。

    “哟~美女,来和哥哥们玩儿啊,到时候哥哥们一定对你好,不骗你。”人群中响起一阵笑闹声来。

    “就是就是,像你这么可爱的人谁那么没眼光啊,到时候哥哥们一定会好好疼爱你。”

    男人的话音刚落,人群中又爆发出一阵笑声来。

    溪小沫顿了顿,随即豪言,“就是!我溪小沫再也不要那个骗子了!我要扔了那王八蛋,我……我要和你们玩儿!”

    “溪小沫,你给我适可而止点!”王文君忍无可忍,她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认识这么个蠢货!

    王文君上台就去拉溪小沫,但她紧紧的抱着话筒不撒手,大声喊:“我要唱歌!”

    “唱屁!赶紧给我下去!”王文君拽。

    溪小沫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蛮劲儿,她一把推开王文君,摇摇晃晃的举起左手,大喊:

    “为了庆祝我恢复单身,请大家跟我一块儿唱起来!”继而回头对着乐队道,“单身情歌,谢谢。”

    王文君气的两眼通红,要不是因为眼前这个白痴失恋了的话,她铁定抽她抽的连她妈都不认识!

    这一边王文君气的够呛。

    那一边的贵宾座上,一名男人正恭敬的站在一侧,浑身紧绷,神色是出奇的紧张。

    如若有人认识这男人的话,一定会吃惊的掉下下巴来。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家酒吧的所有者董战。

    而此时,这位向来对谁都是一张谁欠了他家几百万的店长正神情紧张的站在一侧,恭敬的给坐在椅子里的男人汇报着自己所打听到的消息。

    “爵爷,这个溪小沫的确是已经和林泽逸分手了,就是前阵子的事情。”

    董战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自己身前人的声音,他不禁有些怯然的抬起头来,而在看到男人的神情后,骤然间垂下头去,背脊一阵发冷。

    众人虽然都知道董战是这家酒吧的持有者,却鲜有人知道,真正的老板并不是他,而是眼前这位俊美异常的男人——唐爵。

    唐爵,帝国最大集团的大财阀,当今最多金的黄金钻石男,人称“爵爷”。

    而鲜少人知道,就是眼前这个俊美异常的男人是能让国外黑手党们都不禁要给三分颜色的存在。

    “她喝了多少?”悠然的嗓音中浸着丝丝寒意,唐爵的视线并没有从台上移开。

    董战说了酒的名字后道,“在此之前,溪小姐还喝了不少果酒。”

    唐爵沉默了下来,放在扶手上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

    在这样的嘈杂的环境里,敲打在沙发上的声音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是那手指却似敲打在董站的心脏上一般,一下一下的,让他战栗不已。

    此时台上的溪小沫已经唱到了高潮部分,她的声音很不错,虽是醉的不轻,但好在还没有跑调。

    薄唇微微抿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偷偷地爬上唇角。

    “爵爷,要不要……”董战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唐爵瞟过来的眼神给吓得什么也不敢说了。

    “好样的!继续继续!”人群中突然爆发起一阵声音来。

    唐爵的视线朝着台上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整张脸都黑了。

    董战连忙看去,这一看,他瞬间就想要直接从这里跳下去死了算了。

    连忙对身边的人使了几个眼色,那几人也在同一时间朝着人群中闹得最厉害的几个人跑了过去,而后很快的,那几个人便消失在了人群中。

    溪小沫被台下的人们怂恿的正在脱衣服,表情看起来还是呆萌呆萌的,王文君在一边气的是直跳脚。

    “溪小沫你有病啊!一个贱男人而已,你干嘛这么自甘堕落!”王文君气的抬手就要去打她。

    然而王文君还未动手,已经有人先她一步,一把将还在奋力脱衣服的溪小沫给抱入了自己的怀里!

    “卧槽!你又是谁啊!”王文君今天是真心火大,这酒吧里有一群贱人也就算了,这里竟然还跑出一个光明正大上来抢人的货!

    一记慑人的视线登时落在王文君身上。

    王文君只觉自己身上顿时一寒,面部肌肉都不禁僵硬了起来。

    王文君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突然跑出来的男人,将那个还笑的傻不拉几的白痴抱在怀里,随后便在一堆人的护送下,转身就走了!

    卧槽!走了!

    王文君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唐爵已经抱着人走远了。

    “我勒个去,你们怎么还公然抢人啊!喂!我说你们呢!”王文君连忙跑上前去,大声的喊着,“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再不放人,我可就报警了!”

    唐爵没有丝毫的停顿,抱着人就走。

    王文君急了,还想要说什么,却被一西装男给拦住了,他面带笑意,绅士道:

    “王小姐,不用担心,溪小姐是认识我们的。”西装男笑的十分柔和。

    王文君不禁挑眉,认识的?那个抱走溪小沫的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普通人,那傻妞儿会认识他?她怎么就……这么不相信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