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164章 卑鄙小人

    “啊!”杜轩惨叫着,极力想要闪避但还是力有未遂。

    空缘剑在他身上钻了个眼,从背后一路披荆斩棘地攻杀进来,锋利的剑锋从胸膛破开,飞射出来,明明是无形无影,但杜轩倒也是个人物,居然立刻就感知空缘剑所在位置,一把将他抓在手心!

    易寒心中震惊,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圣殿之中都没人能够做到的,这杜轩居能够看到,并且空缘剑这么快的速度也依旧逃不出他的手心,划不开他的皮肤,这体质当真恐怖。

    这大概就是外界精英吧,这等人放任其成长起来,是有很大几率成就至高无上的人。

    “散!”

    易寒面不改色,双手手印变换,只听得口中一声“散”。

    顿时空缘剑化为了漫天粉尘,从杜轩的指尖滑落,叫后者有些不理解,单手又握了握,确定小剑已经不在掌心后,才露出恼羞成怒的大吼,仿佛易寒羞辱了他。

    空缘剑并不回到易寒体内,反而是又选了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重新凝结成了无影无形的身体,静静等待着下一次的进攻。

    而对于这神秘莫测的手段,杜轩也终于是惊讶了,甚至心中忌惮起来。

    好不容易积蓄的战意被成功打压下去,一时间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好率先动手。

    杜轩不知道易寒还有多少本事,易寒也不知道杜轩什么时候会放手一搏,两方人就这么僵持了起来。

    远处,忽然传来的一道耀眼的光芒,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却是两位最强高手已经交锋在一起,周大叔是正统剑尊,三两下就将附近聚集的血界之人杀退,与对方的战尊战在一起,从天上打到地下,打得不可开交。

    “再来!”

    不知是不是受了刺激,杜轩目光一凝,重振旗鼓,易寒惊讶的发现,对方身上的伤痕统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完好无损的皮肤,不要说伤口,就是一道伤疤都没有!

    摇摇头,易寒却已经意兴阑珊:“你不是我的对手。”

    杜轩出乎意料地居然停下了脚步,看来也确实是承认了对方的说法:“此话怎讲。”

    “你感应不到我的偷袭剑器,我就立于不败之地,难道你觉得你的速度能跟的上我的水无垠吗?”易寒神情淡定,或许是杜轩真的让他感受到了外界精英的强大,说了很多。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再给我来!”杜轩发狠,就要继续冲锋。

    “嗯?”易寒声音一寒,空缘剑已经抵住了杜轩的后脑勺。

    也唯有到这种时候,后者才切实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他虽然不知道易寒的空缘剑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他明白,只要他稍有异动,易寒就会直接下了杀手,不会有丝毫侥幸。

    “你……什么意思!要杀就杀,我血界之人,从没有贪生怕死之辈!”杜轩极少地品尝到了失败的感觉,受了极大的刺激,怒不可遏的大吼。

    “我能感受到你身上的战意气息。”易寒终于开口说道。

    他所说的战意不是一般口上说说的想要战斗的意念,而是和他的剑意差不多的东西,与剑道世界相对应的,血界之人把他叫做战意,几乎是战宗才能成功领悟的。

    易寒从一开始就感受到的那股被压制的感觉,就是因为如此,起先他还感觉着奇怪,现在冷静下来想想,可不就是这么回事么?

    “你想怎么样?”杜轩一愣,继而笑起来:“我感受到了你的剑意,原来如此,你是想用我的战意来完善你的剑意,这不可能!”

    对任何一个血界之人来说,战意都是最高贵的东西,如同剑意之于剑修,在剑道世界中哪个剑修会让其他人触碰自己的剑意?这不是借鉴,而是亵渎!

    剑意是至高无上的,是纯粹的,那战意何尝不是如此?易寒想要用自己的战意来提高他的剑意,这是杜轩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

    “龙虎双峰!”

    轰!

    嘶吼赫然间,他居然又组织起了一次攻击,易寒轻声叹息,如果不是想要他的战意他早就出手,但眼下只能用最纯粹的剑意压制掉他,否则这种事情压到了又要反抗,简直没完没了。

    嗡!

    目光闪动,明明无风,易寒的衣角却咧咧作响,心中一颗九阶无暇剑心受到感应,就要破体而出。

    自百会穴上,剑心虚影升腾而起,照耀四方!

    耀眼,高贵,荣耀,完美!

    附近的人无论是血界还是剑修都发自内心的称赞道,易寒的剑心是江鱼子已经调教到了最最完美的状态的剑心,而又经过他的打磨后,最终功成九阶。

    深吸一口气,易寒连八大剑影都不放出,只是打算以最正面的攻击:“裂天剑术,乱石崩云!”

    轰!

    丝丝剑气出现,这是易寒的剑术出神入化的地步,名为化剑如丝,每一道丝线就是一道剑气,从此剑气无孔不入,任何禁制都抵挡不住!

    “龙虎争阳!”

    杜轩身影一闪,拳势变动,一套拳法打完毫不停留,几乎是片刻之间,又是一套巅峰武学打出。

    却是那龙虎双峰的变种招式,看不出来到底谁强,但面对不同的方面各自有着各自的用处。

    龙争虎跃,两者都是万中无一的百兽之王,龙更是传说中的至高生灵,早早就在九天之上翱翔,消失在了彼端,现在就是强大如他们却都对太阳产生了想法,想要去取得他。

    创作此武技的人,应该是将龙虎都当做了天真无邪,只知道啸傲山林,逍遥九州的存在,一时间更是将龙虎之秉性,模仿的栩栩如生,就是易寒没见过真的真龙,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轰!

    实战,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到底孰强孰弱,斗一次就知道了!

    易寒的剑锋闪烁着璀璨剑光,无边剑气,在不加剑意桑田沧海的时候,居然也难以撼动此招分毫,到底是剑技本身差了,还是杜轩对武学有着天生的敏感?

    无论如何,易寒当真是佩服之至。

    哒哒!

    两人的身影一触即分,易寒倒退了四五步,杜轩则直接飞了出去,过了好久才咬牙死死停下脚步。

    “真是好高明的武道天赋!”易寒发自真心的说道。

    “哼,到了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假惺惺的了,要杀要剐随你便吧!”杜轩像是一个闹了别扭的孩子一样怒吼道,事实上他的年纪本来就不大。

    “不,我说的是真的,真的很高明!你是跟谁学的?”易寒单手收起长剑,郑重问道。

    “自学成才……怎么了不行嘛!”杜轩小声说了一句,才发现易寒以一种捡到宝的眼神看着他,还以为是在嘲笑他,顿时更加生气了,说出了后半句。

    “不不不,没有不行,只是想起了我自己罢了。”易寒笑着说道,他已经没了任何出手的兴致。

    “你什么意思!”杜轩望着他的笑容,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样子就像看到了买卖人贩子的孩童一样,谨慎问道。

    “跟我走。”易寒的笑容更加开心了。

    “别做梦了!你这个剑修!”杜轩一听顿时站起身来,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就要拒绝。

    “别这么着急嘛!”易寒顿时靠近过来,身影如鬼魅一样,如果不是杜轩感受不到他身上的战意和杀气,恐怕第一时间就会一巴掌甩过去。

    因为易寒的笑容,实在是太猥琐了!

    猥琐到他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

    “你想想,你有战意,我有剑意!在剑宗战宗之下谁还打得过我们?我们要提高剑意或是战意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现在有了另一个活生生的对手,不相互印证一番,实在是说不过去的!”

    杜轩一下子陷入了沉默,这话说的其实是十分在理的,但他心中还是有着纠结,从小就受到的教育思想一下子与现在看到的景象发生了冲突。

    挣扎了许久之后,他还是坚持摇头,说一句:“我不要。”

    “哈哈哈哈!”易寒哈哈大笑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说着,他的剑意滚滚而出,几乎是排山倒海一般地席卷过去,此举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将杜轩的战意给逼出来。

    不过在他看来,此举轻而易举。如果此举做不到的话,那杜轩也实在是妄为以好战著称血界人了。

    “你!欺人太甚了!”

    果然!

    杜轩当即大怒起来,血界之人和剑道世界的人是标准的战斗狂,不过剑修战斗是为了进步和印证,血界人好战更多的是对鲜血的渴望和渴求。

    对于易寒的条形,杜轩简直是水里的鱼儿一样,而易寒就是传说中的姜太公,俗话说,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说的就是这么回事。

    嗡!

    咔嚓咔嚓!

    战意滚滚,剑意滔天。

    两股恐怖的力量瞬间交织在一起,易寒和杜轩之间彻底成了真空区,原本附近之人都已经有所适应了的,现在这股力量一出现,无不是脸色大变地退开去,不敢有丝毫的久待。

    轰!

    易寒的剑意带着前所未有的沧桑,和杜轩带着一往无前的战意碰撞在一起。

    一往无前的气势就是杜轩一生的写照。

    沧桑变幻的年华也是易寒感悟的片段。

    然而,当这两股力量争锋时,却并没有发生爆炸,不是杜轩的战意不强,而是易寒的剑意太特殊了。

    不说别的,和易寒的剑意抗击在一起,杜轩就觉得自己的战意好像撞到了一圈棉花里,或者说蜘蛛网,第一次接触已经将自己的力量卸去了大半,如今想要逃脱,却根本无法实现!

    “你这个卑鄙小人!”杜轩几乎是要哭出来了,打打不得,走走不掉,这易寒怎么这么恐怖,令他感到恐惧。

    “我就是卑鄙小人!”易寒嘿嘿一笑,剑意继续和战意撞击在一起,尽最大可能的感悟对方战意中的精华片段,时刻融入到自己的手段当中,好增加实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