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102章 战时间圣子(上)

    场下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暗道真是好大的手笔。

    不过,他们也隐隐猜到了原因,这场战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是易寒和时间圣子之间的对抗,更关系到四极圣堂和剑道世界的尊严!

    换言之,谁如果输了,谁便是各自势力的罪人!

    上官修德站在人群之后,他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就是要过来看看究竟如何,此时他眉头紧皱,神情复杂。

    站在年轻一辈的角度来说,他们是对手。

    但站在剑道世界的角度来看,他们又是亲密无间的战友,一面期待易寒的胜利,一面又觉得自己没能代表剑道世界站在台上比剑,心下遗憾。

    上官世家的长老早已将后辈弟子全都送了回去,此时已经到了关乎集体荣誉的时刻,如果还有那个看不清事态的弟子跳出来大骂易寒,那上官世家可真就完蛋了。

    “易寒,加油啊!!”

    “易师兄干死他,叫他欺负我们!”

    “易寒!易寒!易寒!易寒!”

    走上高台的瞬间,场下蓦然爆发出惊涛骇浪般的呼啸声,他们已经将情感压抑了太久,数百年来的无数次战斗,他们一直被外界实力压在头上,已经失去了一往无前的锐气!

    如今有一个少年,打破了他们的心态,勇敢的站了出来,接下了这看起来明显是不怀好意的挑战,令他们心头巨震!

    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过如此身怀信念的剑客了。

    也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人敢站出来,在一位大帝的威压下,谈笑风生,面不改色!

    他是那样的年轻,却又身怀永不服输的信念,这群长老宫主们,在易寒身上看到了很多,是那种热血沸腾,劈坚斩棘,锐意进取,永不服输的剑客心态。

    他,是一名真正的剑客!

    易寒有些意外的看了台下众人一眼,抱拳谢过。

    在他原先看来,这群人是已经被压迫地有些麻木的人,快要接受奴性思维的人,如今看来,确实是错怪他们了。

    “不用太过勉强,输了也没事,只要还活着,就有无限希望!”三位圣殿长老传音道,令易寒心中流淌着无限暖意。

    这一刻,没人能够形容他的心情,一定要说的话,大概就是那种,“为了家人而出战”的感觉吧。

    “很好!你果然够胆!”

    时间圣子早早地就准备好,看到易寒上来,嘴角上扬,露出笑意,目中的狰狞,是如何也忽略不掉的。

    “空师弟,是你杀的是吗?”时间圣子把玩着指尖的一枚碧玉扳指,对自己的对手也是爱理不理的。

    轻轻吹去扳指上的灰尘,他连正眼都不看易寒一眼,毕竟在他眼中,易寒已经没了任何的威胁,甚至就连扳指上的灰尘都不如。

    “你知道,空师弟和我是什么关系么?”时间圣子收手而立,居然一脸轻笑着开口,仿佛和易寒是什么好多年不见的老友一般。

    “你还打不打了,废话这么多。”易寒摇头轻叹,搞不懂对方的心思。

    “你和空间圣子关系再好又怎样?与我何干,与我剑道世界何干,与这次比斗何干?他死了,完全是咎由自取,如果不是主动攻击我,我还会留他一条性命。”

    啪嗒!

    时间圣子手中的碧玉扳指从指间滑落,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好!好!”

    他原本还俊俏的脸,顿时狰狞起来,完全不复当初的气定神闲,因为易寒戳到了他的痛处。

    “我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空师弟禀天地气运而生,岂是你这种人能够明白的?他要杀你,你为何要躲!”

    “哈哈,真是狗屁不通!”易寒怒极而笑,怒目而视。

    “别人要杀我,在下还得站在这里给他杀不成,我看你是鬼迷了心窍!”

    “大胆!知错却不认错,这大概就是你们剑修的弊端,今天,我就用你的血,洗刷你身上的罪名,也好顺便让你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易寒恢复了气定神闲,如闲云野鹤一般站在那里,纵然对方如何相激,就是不动怒,目光微眯,等着对方出手。

    “哼!”

    时间圣子心头怒意从生,果断出手!

    只见他伸手一指易寒,脸上带着崇高,声音也一下变得淡定起来,口中缓缓吐出一个字,正如帝王口中的金科玉律一样,散发大道气息

    “定!”

    刹那间,易寒身躯一晃,心下微惊!

    这种力量和真言之力很不同,仿佛是对四周的时空有着卓越的操控能力。

    在方才时间圣子说出“定”一字后,他甚至都觉得正片天地都在排斥自己!

    脚下所踏,身之所融,头上的虚空,背后的时空,一下子都将他易寒当做了大敌,纷纷开始排斥,纷纷开始压迫,让他动弹不得,难以迈步!

    趁此机会,时间圣子目中精光爆闪,双手一撮之下,居然拿出了一个诡异的白骨小幡,小幡在空中无风自动,轻轻一摇下,居然出现了道道禁制。

    这些禁制层层叠叠,好不难缠,悉数之下赫然有成千上万之数,其中又以禁锢类的禁制居多,如果中招的话,与先前的仙法结合,恐怕神仙难救!

    “这是传说中的定身术吗?!”易寒震惊。

    从上官月明身上也看到过类似的招数,知道这是某种仙道秘法,诡谲难测,但有了防备之后,效果也就大打折扣了。

    一步迈出,正好踩在此招的破解之处,周身的异样之感消失不见,易寒回归了自由,轻易便躲过了所有的剩余攻击,面带不屑冷笑。

    锵!

    一剑出,寒光闪现,斩灭无尽禁制,还虚空一个安宁。

    漫天的禁制碎片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两人都面无表情,身躯一动,易寒决定主动进攻。

    “这里是我剑道世界,你行事如此肆无忌惮,成何体统!接我代天刑罚!”

    轰!

    所有人心头一震,虬龙大帝的脸色也瞬间阴沉下来,好在还不算太差。

    此招出现的瞬间,易寒就好像融入了虚空一样,再也不复存在,这里指的是他的气息感应不到,而真身依旧站在台上。

    睁眼,目光扫动,眼中是绝对的冷静,冷静到令人可怕,令人心惊。

    根本没人胆敢与他对视,那是冷酷到了极点的样子,亦如上天天意,没有丝毫情感,手握生杀大权,轻易便能夺人性命!

    嘶——

    虚空中突然出现了已达剑光组成的弧形。

    却是易寒在转瞬之间就已经出手,快的令人发指,大多数人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击出,难以想象这是拥有怎样的控制力。

    轰轰轰!

    每一招每一剑,易寒都经过了成千上万次的考量,时间圣子的躲闪路线,时间圣子的反击时机,心中都一清二楚!

    这一刻,他就和化身为天意,降下入侵者以惩罚。

    快,准,狠!

    噹!噹!

    剑光闪动,人影交错,火星四溢,剑吟不绝于耳。

    “哼!时间洪流!”时间圣子忍无可忍,这样一味地被压制根本不是他的风格。

    易寒脚下一顿,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再一次浮上心头,时间圣子已经施展了自己的看家绝学,时间洪流!

    说是绝学,倒不如说是一个领域,在这领域内,任何生灵都将受到他的绝对支配!易寒化身为天意又如何,在这个领域中,除了他时间圣子之外,可没有另外的天意存在!

    “是那招,他的成名绝技!”

    “我记得上一任时间圣子也会的这招,一招出无边无际,几乎囊括了大半个星空,恐怖无比!”

    “此招易寒一定会吃大亏!可要小心呐!”

    场下观众纷纷脸色大变,很不好看,有些资历老者,回忆起参加过的域外战场,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甚至是那三位圣殿长老都猛地紧张起来,盯着易寒,双手不自觉的握拳。

    “生命禁区!”

    “什么!”

    时间圣子脸上的狂傲还没保留多久,立刻就变得不自然起来。

    在易寒身旁,居然也有一个领域,这个领域比他的要小上一点,可这无关紧要,因为他能感觉到,这领域的威压,比他的时间洪流还要强!

    “什么时间洪流,雕虫小技!”

    “你说什么!”时间圣子大怒,可又毫无办法。

    易寒双剑在手,连环齐攻,八大剑影漂浮在身后,将后者打得节节败退,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

    就闻得嗖的一声,全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这里!

    因为这一剑,正好是算计的正正好,易寒的双线攻击令对手很难受,但偏偏也没办法,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一心二用的。

    时间圣子一个反应跟不上,破绽百出,就要凭着自己高超的战斗经验力挽狂澜之际,易寒的下一剑已经杀至,毕竟他双剑齐出,给了他极大的灵活性。

    “难道,要赢了?剑道世界难道就要正是扬眉吐气?!”台下有人按捺不住心神,激动万分。

    轰!台上爆炸声四起,扬起漫天的尘土。

    “你太小看时间的力量了!”烟雾中,传来时间圣子的话。

    烟尘散去,易寒一脸错愕,眼中全是震惊。

    刚才的一幕他看的清清楚楚,自己的剑就要砍到时间圣子身上,但却好像隔绝了十万八千丈的距离,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没法接近最后一步!

    最终,他甚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收回了手中之剑。

    不,不是收回!

    那根本就是顺着自己出剑的轨迹倒退回来,仿佛历史重演,一切都回到了过去。

    回到了易寒看准时机拔剑意欲斩杀时间圣子之前的那一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