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五十六章 说杀就杀!

    “那上使,这次您来此到底是为了?”

    “不急,明天应该就会有动静。”鲤霄高深莫测地说道,留得满屋子的人不知所措。

    星空下,易寒和徐菲手牵手,并肩站在一起,繁星静谧,月光温柔,伴随着这对温馨的情侣也开始了最后的温情。

    他们相互靠在一起,久久不语,路过弟子将眼光投向此处,看清是易寒后也都不做声,保持安静,现在还没几个人知道徐菲过几日就要离开的事情,只是单纯的羡慕这对神仙眷侣。

    嗖,人影闪动,鲤霄不知不觉已经出现在两人背后。

    “很不舍是么。”他笑问道。

    “前辈。”易寒站起,徐菲抱着双膝,不说话。

    “明天之后,我应该就会离开此地,离开这个大陆。”鲤霄说道。

    “离开大陆?”易寒脸色一变,原先他不过是以为前往陆中域,没想到还要离开脚下的大陆!不过想想也是,剑皇身份崇高一定是要坐镇圣殿本部的,不会留在这里。

    虽然心中想通了事理,但要接受起来,还是有点困难,易寒低头,一时间更加不舍。

    徐菲依旧默不作声,以她的心性,想必是早就已经意识到此事,只不过一直藏在心底不说罢了,如今见鲤霄点破,娇躯一颤,更似要哭出声来,更加悲伤。

    “唉听老夫一言吧,你们还年轻,还有的是时间去奋斗,去相见,如果不能提前打下坚实基础,哪怕日后见面了也难免生离死别。”鲤霄开口说道。

    易寒点头,徐菲也明白这个道理,可事到如今毕竟不舍大过希望,人都是一样的,在没失去之前不会感受到对方对自己有多么重要,唯有失去一段时间,才会明白各自在别人心中的地位。

    “你等着我,我一定会去找你,到时候,哪怕站在世界的对立面,我也会去接你。”易寒斩钉截铁地说道。

    “哈哈哈哈,好!”鲤霄抚掌大笑,合不拢嘴。

    “我听闻你就是钟成十响的千年不遇之人,虽然看不出你身上是否拥有无限潜能,可镇道钟是不会错的,将来,说不定老头子我还要巴结你嘞。”

    易寒抬起头望着他,没想到自己被一位剑皇强者如此看重,心下有些诚惶诚恐,生怕对不起他的期待。

    “现在时间有限,你们来我屋内,我帮你们讲一讲突破剑豪时的一些要点。”

    易寒徐菲自然大喜,也让这份就要离别的苦闷冲散了一些,手挽着手,十指相扣,跟着鲤霄身后。

    “所谓剑侍凝剑影,剑侠明剑心,恐怕你们都已经耳熟能详,这些东西不单单影响实力,更是突破大境界时的决定性因素,这就是我的金之剑影。”

    鲤霄刚说完,在易寒徐菲惊讶的目光下,居然从他身体内,生生再度走出来一位鲤霄,从呼吸到心跳,甚至连境界波动,一根头发,都一模一样,堪称神迹。

    “这就是剑影,老夫的剑影已经大成,却还依旧少了一丝神韵,始终成就不了分身,如果有朝一日能够彻底明悟,老夫就有了晋升剑圣的资本!”

    易寒恍然大悟,怪不得身边的人从没见过有谁真正将剑影修炼成分身的,原来这一过程需要的境界这么高,就连剑皇都做不到,唯有剑圣才行!

    剑圣是剑道体系的终点,他们神游天外,在无限时空中流浪漂泊,不老不死,不陨不灭,是真正的逍遥人物,如果不是动用极端手段,就是将全身打成宇宙中的原子,都能重新凝聚,滴血重生!

    “关于剑影,你必须要用心去感受,去体会,体会他们的思绪,你会发现他们不仅仅是你的影子,更像是一个新的生命,,这种东西一时半会讲不清需要时间的积累,这也是为什么天骄很多,但剑影上有大成就者,几乎都是老一辈。”

    “剑心的话,借助观想图谱,就会有不小收获,这我无需多言,我主要是提一下突破剑豪境的几个要点,和突破之后如何快速修炼。”

    清了清嗓子,鲤霄继续说道。

    “突破剑豪,天上会降下九道神雷,修仙者以挺过神雷淬炼自身,我们剑修却要注意淬炼剑气,雷霆的力量几乎无边无际,更有上古文献记载,有强者通过感悟神雷,创造出一门剑道道统,名为裂天剑道。”

    “并且,这个剑道传承,已经列为本次东之大陆百战天关,头名的奖励。”说着,看了一眼易寒,再过一段时间新一届百战天关排名赛就会开启,届时他和上官月明都会参加。

    “而剑豪境的修炼之法,就不仅仅需要寻常灵气,而需要更上一层楼的能量,在外界,就是大名鼎鼎的三阳仙气!到时候就是以圣宫的底蕴,都不能保证每一位弟子都能有修炼资源,届时,实力的高低,就会直接影响修炼前途,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轰!

    门外传来一连串连闪雷鸣,夹杂着巨大轰鸣,鲤霄面不改色,哈哈大笑一声,消失无形无踪,易寒和徐菲也不多想,连忙来到屋外。

    此时明明是深夜,天空却通明如昼,苍穹之上,更有一道裂缝,散发着不安的气息,血腥,狂暴,引人不安,弟子们议论纷纷,来到广场,长老宫主冲天而起,跟在鲤霄身后。

    “原来是血界的朋友,鲤霄有礼了。”鲤霄含笑一礼,换来的却是一道蓦然冷哼。

    一个身穿赤红战甲的男子,头戴制式头盔,手持利刃长矛,身后是披风,威风凛凛地站在从那道裂缝中出现,站在众人面前,对鲤霄的话也是爱理不理。

    伸手,口中吐出冰冷二字。

    “人呢?”

    “已经死了。”

    鲤霄见他不搭理自己,反而露出更亲切的笑容,眼睛几乎要眯成一条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脾气很好,可易寒却没来的心下一突,总觉得这样子很可怕。

    “死了?哈哈,好,很好!”甲士冷笑道,面露讥讽。

    “那四人就是死也是我血界之人,尔等胆敢主动出手,是觉得你们这些低等世界之人,能和我血界平起平坐么。”

    “哈哈,兄台真是性情中人,真是甚合我意,来来来,看来你是想死想久了!”鲤霄哈哈大笑,不待众人有什么表示,直接出手。

    “你敢杀我?!”甲士下意识地一退,想起自己来自血界,心下一横,怒视鲤霄,打心底里不相信他敢杀害自己。

    但事实往往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血甲甲士蓦然脸色大变,疯狂逃窜,心下震撼,不可置信,冷汗直冒,双眼发直,两股战战,一切一切的词汇,都难以形容他的心情!

    出手了,见血了,杀人了!这老东西,居然真的敢杀他们血界之人!!

    “那四人都已经身死,老夫见一个杀一个,你以为我们剑修是干什么的!”鲤霄冷笑。

    剑器,是为杀人而生的兵器。

    剑修,也是杀气最重的一类修士!

    尤其是修炼到最后,如果不通过杀戮,剑修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提高,如果不通过杀戮,那根本不会有足够的煞气,去更上一层楼!

    如果说血界之人是从鲜血中出生的,那剑修,就是咀嚼着鲜血,吮吸着骨髓,啃食着灵魂,用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去磨砺自己的剑心,剑胆,剑术的一群人!

    “我看谁敢杀他!!”

    忽然,天地间又是一闪,从裂缝中有飞出来一道身影,此人身着宽大长袍,却是比先前的甲士地位高出不知道多少,伸手从容至极地接下鲤霄的剑气,保下了那名已经瑟瑟发抖的甲士。

    岂料那那甲士,忽然全身颤抖,紧接着便身首异处,当场身死!一句话都没说,就为自己的狂妄自大付出了代价。

    “哼!”此人一连厌恶地踢开这名甲士的尸体,脸上无光。

    “原来是剑皇大能,手下人不守规矩,还望你见谅,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不懂事不会说话,难道剑皇大人也不会为剑道世界想想么?”

    鲤霄面无表情开口:“哦,不知此言何意啊?”

    “何意?你以为我血界是什么身份,剑道早已没落这是不争的事实,剑圣一去不返的真相想必到了你这个层次也早该知道,现在你们已经到了人人自危之际,行事如果依旧肆无忌惮,恐怕会招来灭顶之灾。”目中精光一闪,此宽大衣袍之人缓缓说道。

    鲤霄哈哈大笑起来:“这也就不劳烦阁下费心了,如果不经历死亡,这些后辈是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剑修的。”

    “很好。”对面之人面色冷峻,目光闪烁,“久闻公之大名,今日相遇,不如讨教几招!”

    “请。”鲤霄说道。

    嗖!周围弟子长老纷纷散开,这里已经不是他们能够站立的场所,稍不注意就是灭顶之灾。

    对面那衣着宽大之人,突然浑身一震,狂风四起,吹得衣袍咧咧作响。

    鲤霄剑皇身负云罗剑袍,手持黄金神剑,散发淡淡光芒,长发被风扬起,衣袂飘飘。

    易寒目不转睛,这种程度的强者对战,他是第一次见到,心中暗想会激烈到何种地步,心生无限期待。

    咚!

    鲤霄剑皇剑光一闪,身躯未动,对面的男子脸色一变,口吐鲜血,更直接爆体而亡,化为漫天血雾,身死道消!

    “承让了。”剑皇收剑入鞘,整柄剑消失不见,背负双手,一头白发被风吹拂,也是凌虚异世,风度翩翩。

    不少女弟子心中暗想,不知道他年轻之时,是一个何等英俊潇洒的美男子。

    “放肆!!”

    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从裂缝中传来,裂缝突然被撑得巨大无比,眼看就要彻底崩溃,散发着浓郁的毁灭死亡气息,让不少人一听就口吐鲜血,当场昏死。

    “哈哈哈哈。”鲤霄剑皇抬手之间,数道法诀打出去,化为道道青光穿针引线,将裂缝牢牢补上,那怒吼之声就如一只鸡被掐住了喉咙,声音一顿,没了动静,隔绝在外。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