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四十一章 愿上人息怒!

    噹!轰!

    大厅内,爆炸声剑吟声不时响起,易寒拿身后的大块头一时半会儿还真没什么办法。

    这东西虽然速度不快却也并不代表能慢到哪里去,至少从直线上奔跑的速度来说是远超剑侠境的,易寒为了不被他追上只能选择不停得来回穿插着闪躲,好扰乱后者的视线。

    突然,不知出了什么变故,整个大厅突然剧烈颤抖起来!

    不,不止大厅,恐怕是整个地下墓穴都有了不可思议的变故,身后的怪物神情一变,猛地疯狂,仰天咆哮不止,震得地下空间瑟瑟发抖,甚至连石壁都出现了道道裂缝,双眼猩红,朝着易寒猛地扑击过来,灵活性大增,攻击欲望强盛。

    “该死,那上官月明到底又在搞什么!!”易寒利用身法连连闪躲,可俨然已经有了吃力,这怪物发狂之后,连灵智都有了极大的提高,懂得抄近路。

    “喵!”小白猫看出不好,从易寒胸前探出脑袋,纵身一跃越到地面!

    “你走,我……引开他,别管我……。”说着选择一个反方向迅速狂奔起来,易寒找准时机钻入另一个隧道之中,和上官月明选择的正好相反,进入后还探出脑袋看着小白猫,有些不放心。

    “喵!”果不其然,这小家伙对上这么恐怖的东西还是有些力不从心,正说着就被从天而落的一拳打得鲜血四溅,恐怕连头颅结构都打得支离破碎!

    “吼!吼吼!!”怪物捶胸顿足一片振奋的样子,结果事后低头一看,大坑中哪里还有小白猫的影子?除了一滩鲜血,就连一根猫毛都没有!

    白色匹练一闪,跃入易寒胸前,易寒嘴角扬起,看着那傻大个不停摸着脑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还继续朝地上打了两拳,依旧什么都没有出现,直到他意识带自己上当时,易寒早已经走远了。

    顺着隧道一路到底,空无一人,静谧无比,除了不知哪里发出来的滴答滴答的滴水声,一切都显得那样平静。

    转角进入一个小房间中,运气不错的居然是一个放着无数典籍的石室!

    易寒大喜过往,当即拿起一个玉简,灵识倒卷之下,迅速读取其中的内容,寻常书籍绝对放不了这么久,可玉简不同,这种东西的创造者绝对使巧夺天工之人,令前人的精华能以最为极限的方式保存下来。

    “这是一部关于炼丹的书籍,没什么兴趣。”

    易寒只是扫一眼就往储物袋中一丢,再拿起一本阅览起来,这一回,却是一本教导如何挥剑,如何格挡的典籍,易寒顿时又爱不释手,直到全部浏览了一遍,意识到时间已经过去不久,才重新站起。

    这里放着至少上千部玉简,都是有关上古剑道王朝对于剑术剑道的理解,对于爱剑之人来说,简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比拟的东西,其中更有数种领悟剑势的方式,足能给易寒极大的启发了。

    到处搜刮了一圈直到什么都没有发现后,易寒才走出房间,进入另一个。

    刚一进入就看到了一具具闪烁着金光荧光的白骨,这里好像就是上官月明口中提到的,为这位上古君王陪葬的将士将军,只不过她从未提过,居然是这么大的手笔。

    修为高深强大之人,他们的尸首死后将极难腐烂,且修为越高这一现象将越明显。回过头看看这些陪葬之人,不知多少万年后,就连灵剑神剑都已经失去了灵性,可他们的骸骨依旧熠熠生辉,完美的保留下来!

    这是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看看这里不下数万骸骨,其中一些甚至如骄阳明月一样刺眼,为这里提供了绝对的光线视野,非但如此,不单单是人的骸骨,还有一些长蛇军马的尸骨,同样熠熠生辉,无尽岁月过去,依旧向后来人证明,曾经有过一位如何强大的生灵!

    易寒明白,恐怕就是剑豪剑宗之流都难以在死后保留完美的尸骸。能达到他们的地步,至少是生前就已经长生不死,至少是统领一方的无上强者,没想到却心甘情愿为一位君王陪葬。

    看他们的样子没有一点挣扎,易寒甚至从这些存在留下的精气神中,看到了当年的他们是怎样的心生狂热,对这位帝王保持了最高的尊敬,明明拥有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明明能无限长存逍遥天地间,却甘愿一同沉睡。

    从他们的身旁走过,每一位将士的骸骨都摆放的十分整齐,一个方阵一个方阵的形式排列着,大概就是他们生前的职位高低排列,最最上方的一位身披黄金连环锁子甲的将军,横刀跨马地坐在宝座上,却同样是化为了一具白骨。

    不同以往,将军的白骨上,每一根,每一块,都雕刻着经文,在黑暗中散发着朦胧白光,这是修为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的一种表现,生前对剑道的理解高到了难以仰望的地步,深刻到了骨子里,就会在死后出现这种情况!

    所谓,道之深,刻骨铭心!

    凑近看看,似乎还能听到阵阵拔剑出鞘之声,易寒如饥似渴的盘坐下来,静静端详此人的骸骨,陷入沉思,荧光闪烁,伴随着易寒的呼吸起伏,他只是初步尝试解读这种经文,不过片刻便头晕脑胀,恶心干呕,血脉喷张,险些要吐血而亡!

    易寒明白这是灵识境界不够强大的情况,不过恐怕过了这村就没这店,再次尝试着努力读取。

    “噗!”不多时,他就遭了报应,一口鲜血喷出,浑身精血流逝了三成,再继续下去恐怕有死生之虞,这样让他如何再继续挑战下去,连忙站起身,面色铁青。

    沟通胸前的小白猫,小东西似乎被那个傻大个弄得有点伤,已经在胸前呼呼大睡起来,听到易寒叫自己,这才揉了揉眼睛,钻出衣襟。

    看了眼眼前的白骨,点点头:“我大概可以……不过,得……花时间。”

    趁着这个功夫,易寒站起身,继续查看其周围的一切。

    这个巨大的房间中,东西南北四个角赫然各自有一个宝座,上面都有一位将军,每一位的白骨都荧光闪烁,其中最强的甚至连站在其眼前睁开眼睛的勇气都没有,生怕一睁开眼睛就被刺瞎,简直比天空的太阳都弱不了多少!

    不过好在骨头上刻有经文的,应该也就之前的那一具罢了。

    易寒继续走着,在这里,他看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尸骸,有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马的生灵,有一共四只手的生灵,还有一些千奇百怪,但他们的尸骸却无一不是强大到了极点。

    “剑圣徐昌明,甘愿葬身于此,愿上人息怒。”

    偶然间,易寒注意到了一直没有被注意到的地方,那就是自己的脚下,原来这些骸骨的身旁地面上都已经刻下了相应的文字,结果被易寒一再忽略。

    可是,这句话又代表了什么?

    剑圣徐昌明。

    易寒对他是有印象的,曾经有不止一次过在一些典籍中读到他的名字,说到此人,后世之人无不是对其大赞其词,只因正是此人开创了剑道的一代先河,提出了“剑势”的概念。

    要知道在此人之前,剑客们明悟剑心之后,便只能跨越两步直接领悟更高深一层的“剑意”,可这又何其困难,不少剑客终其一生都不得寸进,也唯有此人,首次提出剑意和剑心中应该还有一个境界,只不过当时的人都笑他,说他心比天高,不知天高地厚。

    再后来,他以其无与伦比的天纵之姿,短短几年内就跨越到剑圣地步,至高无上,再没有人胆敢怀疑,剑势的概念第一次为少数人接受,徐昌明终其一生直到消失前,都在为剑势理论的完善努力,没想到居然是死在了这里!

    “可是这不可能!剑圣徐昌明赫赫有名,都记载说是五千年前的著名剑圣,但从外面的石壁上的灵剑神剑判断,这处墓穴的年代至少也是在数十万年以上,一个五千年前出生的人,是如何死在这里的?”

    更难以接受的,是徐昌明的忽然失踪。

    剑圣修为通天彻地,早已练就长生不死,其到底是否还活着现在都有人争论,就因为找不到剑圣的尸骨而没有定论,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被找到!

    “只有一个可能。”易寒皱眉。

    “徐昌明早就发现了这处墓穴,只是不知什么原因,在五千年前孤身进入此处,自葬于此……”

    想通了某些细节,易寒的心神蓦然一惊,好像被什么东西盯上,全身汗毛乍起,灵识疯狂扫动,却怎么也发现不了端倪,直到那感觉消失不见,他才长舒一口气,觉得一切都莫名其妙。

    低下头,又一次看到了那行铭刻的小字。

    “……愿上人息怒。”

    心中猛地一抽,有了些许冰凉,这种没来的一种冷到骨子里的冲动,令他窒息绝望。

    “好了,喵。”

    正在此时,小白猫嗖的一声蹿回来,易寒闻言恢复心神,却发现浑身上下早已被冷汗浸湿,站立此处久久不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