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三十八章 偷袭与强杀!

    世界上要说最爽快的事情,莫过于装了逼还能从容走一回的。

    趁着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前,易寒第一时间脚踏飞剑撤离这多事之地,虽然剑心成功突破,却不得不承认他早已身受重伤,能拼到现在大半是凭着一口气强行撑下来,此时再不走更待何时!

    人群中,一干修士面面相觑,修为最高的黄发青年阿奇都已经被易寒一剑斩了,再给他们十个胆子都不敢再找易寒的麻烦。

    白发老者眉头一皱,似乎是看出了易寒离去时的破绽,凝声说道:“此人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像之前那样我们围住他,拉开距离利用我们的法门法术攻击他,不出片刻就能战胜此子!”

    说着又一次取出怀中的铜盘,上面凝刻数不清的符号,大概在常人中也只有这老者能看懂代表着什么,铜盘闪烁微光映射到大地上,一片鸟瞰图中,一个小红点十分显眼,正朝着一个方向狂奔不已。

    “哼,懵懂小儿还想逃,这次让你插翅都难飞,跟我来!”一挥手,老者率先腾空而起,身后跟着二十余人,浩浩荡荡,黑发女子咬咬下唇显得为难,最后还是腾空而起,跟上大部队。

    一处空旷山谷中,看似一片祥和宁静之处,二十余人遁光一收降落于此,老者拿出铜盘继续一番拨弄,突然冷笑起来,装模作样的来回渡步下,出其不意的突然出手攻向一旁的巨石,发出巨响。

    “哇!”

    易寒怪叫一声从石头后现出身形,抱着小白猫冲天而起,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伤势已经得到了控制,只是有一点他很不明白,自己的伪装自认为天衣无缝,就连境界波动都已经隐匿到极限,为何还会被发现?

    “是……那个,老家伙……他有铜镜……知天知地……”小白猫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依旧是传音之法,易寒不自觉的皱眉,显的头疼。

    “果真如此的话,那就麻烦了啊,这老东西境界不高,可那些人却将他护在中心寸步不离,我一旦接近他们就会被发现,就连偷袭都做不到!”易寒恨声道。

    “我可以……帮你的。”小白猫突然传音道。

    “你有办法?”易寒惊讶的出声,保持着高速移动,漫无目的的在十万里大山中绕着圈子。

    “嗯,今晚子时……我就有最强的力量……那个铜镜也发现不了我们。”

    易寒点点头,不管他信不信此刻俨然只有这个方法。

    “不过,能在他们手里撑到晚上,实在是难。”回头看了眼身后,神色凝重说道。

    是夜,会天大雨!

    易寒浑身是血倒在泥沼中,任由倾盆大雨打在脸庞,重重的穿着粗气。从白天到现在,已经经历了大大小小十余场战斗,恐怕就是铁人都不存在这样坚韧的意志力,可易寒做到了,不单单是为自己,还有在圣宫中等待自己的徐菲。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已经在我心里这么重要,只是,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见到你……”易寒苦笑。

    雨水打在眼眶有点疼,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在此刻,就是一向意志过人的易寒,也有些无助,想念起朋友,想念起家人。

    “我,真的快到极限了……”

    伸长舌头,舔食嘴角附近的雨水解渴,易寒他有辟谷丹,却没有足够的水源,整个白天都是在战斗中度过,真的把他的潜能逼到了极限,更可怕的是,敌军还在源源不断的得到增援,现在恐怕已经有超过三十人,再不把那白发老头杀了,恐怕用不着战斗自己就会先累死。

    南宫啸,乾夏秋,黄近凌,剑九,徐菲,欧阳掌门,凌云志……说起来,他从当初一个默默无闻的柴房杂役弟子,半年不到,就已经结识了这么多朋友,尽管有些人后来就断了联系,尽管恐怕很多年都难以再次见到。

    轰!爆炸声传来,雨夜中,仿佛死神的脚步慢慢接近,伴随着追杀者的快意的呐喊。

    “那小子在那,给我杀!他已经不行了!!”

    “哈哈,看你爷爷的法宝,去!”

    易寒气血一激,眼中重新燃起希望的光芒,生命还没有结束,还远没有结束!那些人说的没错,他是已经油尽灯枯,可并不代表什么作为都没有,至少在人生的最后一刻,他可以拼死杀掉那个掌握铜盘的老者,这种人太可怕,留着他恐怕青木域以后别想安生。

    “至高无上的水啊,请求您听听我的诉求吧,化作我的战友,激流狂奔!”

    “啊!”

    含恨出手,挡下对手的进攻,左手剑光一闪,一心二用之下来人一个照面就被腰斩,鲜血散了一地,经过一天的生死磨砺,易寒已经掌握了最果断的剑术,那就是杀人的剑术,直来直往,招招毙命,毫无观赏性,却狂野十足!

    每一次出剑都已经是那样的艰难,但他并不想放弃,继续狂奔起来,刚才那一手着实镇住了不少人,前排的追杀者们有意放慢遁光落于队伍后方,毕竟谁都不想做那个出头鸟。

    这样一来,正好就为易寒争取到了机会!

    夜幕下,超出灵识范围的距离,目力受到的影响巨大,一不留心就已经跟丢,白发老者顾不得额头的滴落的雨水,暗骂一声“没用的东西!”,拿出那块铜盘,继续观察起来。

    可这一次,自信的面庞霍然一变,接着越来越难看,好像不敢相信!

    “没了,找不到了!”老者开口,在场之人无不是脸色大变,易寒身为剑修战斗力又如此惊人,现在铜盘对他没了感应,那不是潜行到自己身边都不一定知道?如果他一直打游击战这还得了!

    “不要慌,不要忘了他已经油尽灯枯,想来第一时间是找个地方疗伤才是,我们就地安营扎寨,这雨下不了多久,等天色一亮我们继续!”

    “是!”

    一群人躬身一礼,开始了各自分工,有的搬来不少干木柴,即使在雨中,他们口中的用仙家秘法凝结出来的火焰都不会被浇灭,实在神奇。

    老者独自一人坐在雨中,长袍却干爽无比,纵然白发已湿,自顾盘腿闭眼,身前悬浮着的那块黄色铜盘静静翻转,随着老者的灵气吞吐,开始日常温养,这几日的连续使用,负荷量是极大的。

    易寒并没有走远,小白猫在胸前探出脑袋,此刻俨然已经是子夜。

    “只有……半个小时,你……自己把握。”

    易寒抹了把雨水,掺和着额头的血水将脸抹得一片狼藉,可此刻也顾不上这些,想要活命,今晚就是最后的机会,因为一旦错过,他们就会警觉,到那时想杀就更不可能了。

    白发老者露天盘坐,黑发女剑修款款走来坐下,似乎有话说。

    “是月明啊,你来了。”老者温和的说道,也就是对她,白发老者能压下全部的性子,因为此女的父亲牵扯极多,他根本惹不起。

    “黄老,你找我有事?”黑发女子神态冷艳,面无表情的开口问道。

    “是的,啊不……不是,是你的父亲……额,那位大人说的,需要公主您极力配合我们,可这一天来,您似乎不是很上心的样子……”白发老者压低了声音说道,神情为难,如果换了那黄发男子阿奇,恐怕早已是几句脏话骂过去,可对于她,吃了雄心豹子胆都不敢。

    “黄老的意思是,我得看你的意思行事么?”女子笑一声,不再开口。

    “不不不不!怎……怎么会呢,公主大人贵为那位的骨肉,就是给老朽十个胆子,也不敢说您半个不字。”老者没了笑容,有些提心吊胆,吞吞吐吐得说完,很是纠结为难的样子。

    “只是,大人的意思,毕竟是让您帮我们……”

    树林中,易寒越来越近,身法水无垠为他提供了太多的便利,水之剑影暗暗相合身形,在雨夜中犹如如虎添翼,此刻距离白发老者已经不足三十米,却还没有人发现!

    “足够了……”深吸一口气,易寒看准时机,突然出手!

    “您也是知道,老朽毕竟不过是替大人办事,您这样……啊!”老人一句话还没说完,顿觉背后一疼,紧接着,一柄长剑刺穿了他的心脏!

    快若惊鸿,双刃绝杀!

    这一剑快之又快,让人眼睛一花,恐怕所有人都看到了易寒的出剑,可没有一人能做出反应!

    唰!

    黑发女子闪身拔剑,她也是一名剑修,且从小在这个世界长大,论剑道基础来说,比易寒居然不差多少,方才易寒不过是借助了小白猫的力量,外加上天气条件恶劣,这才瞒过了她的判断。

    噹噹!

    极限状态下,两人互拼两剑,居然不相上下,易寒看也不看她,几个转身消失在山林中,黑发女子面色一寒,被易寒这么一手弄得脸上难看,身法施展下,如燕子一样,速度极快,眨眼间窜入山林消失不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