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九霄剑主

第二十三章 书生应慈

    “爹……”徐菲站在传送阵上,回过头不舍的看向徐明。

    徐明什么都没说,甚至连一眼都没看她,一挥手下,十七八块闪闪发亮的灵石准确无误的投放到对应的阵法凹槽中。

    白光一闪,传送阵开始运转。

    徐明抬头,先是看了徐菲一会儿,继而将视线转向易寒,久久不语,从这眼神中,易寒读到了很多,也明白自己要做的是什么,微微点头。

    嗖!白光冲天而起,石室中已经没了两人的身影。

    徐明老泪纵横,瑟瑟发抖:“菲儿,爹爹只能让你过上幸福的童年,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了。”

    天旋地转之感袭来,易寒这是第二次感受被传送走的感觉,那种力不从心脚下无力,他发誓今后能不用传送阵就打死也不用,徐菲在他怀中紧紧抱住他的腰,不过目光中却多了坦然,对这些东西她向来是十分看重。

    “呼,终于到了。”易寒苦笑道,怀中徐菲早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新奇的打量周围。

    “早听说宗内有一个为延续火种而准备的超远程传送阵,就是不知道这里是那里呢。”徐菲闪烁着大眼,目中金黄一片,施展的赫然是长河秘境中曾经施展过的瞳术。

    不过说到长河秘境,易寒心中还有太多的话,最想问的就是关于那滴升龙剑圣的精血的事情,整个长河秘境之所以如此繁荣就是因为那一滴精血,其中蕴含了太多强大规则。

    “你说这个呀。”徐菲仰起脑袋思考片刻。

    “没什么感觉呢,就是多了好多经验和阅历,不过再有一周时间我就有把握凝聚第八道剑影了。”

    原来如此,易寒点头,看来两人的境遇差不多,就是不知道两人所传承的剑圣,本身的实力孰高孰低了。

    “救命,救命啊!”

    还没走几步,忽然从远处传来呼喊救命之声,两人对视一眼提高警惕,这里到处都是高大密林,怎么会有人在这里闲逛,即使他来路清白,可呼喊救命也就意味着附近有强大的威胁,能危及到他们的生命。

    不过还好,徐菲瞳术运转下,一目了然,赫然是一直剑侍九层的剑齿虎,只是剑侍期是对于人类强者而划分的境界,不知道妖兽之间是用的什么划分方式。

    而在那剑齿虎爪下,压着一位身着青衣的看似文弱的书生。

    值得注意的是,此人身上的气息其实同样不小,可在这剑齿虎下,居然毫无招架之力,再看他身旁,一柄被搅得支离破碎的精铁剑碎片,稍显瞩目。

    剑齿虎似乎很享受猎物在死亡前不顾一切的求饶的举动,还故意伸出舌头不停舔食,口水都要滴到书生脸上了,尽情将猎物逼到绝望深渊。

    嗡!

    书生闭眼任命之际,从密林深处,突然传来剑吟之声,顿时令他重新燃起了活下去的欲望!有人,有活人在周围!!

    于是他挣扎的更加剧烈,当然,紧接着就被剑齿虎更重的一爪拍下,口吐鲜血。

    “吼!吼!!”

    剑气纵横,云生云灭,剑齿虎引以为傲的强大皮毛居然难以阻挡这一剑的剑气,发出惨烈的吼叫声,惊天动地,震得附近山林中鸟兽纷飞。

    易寒缓缓走出,他的剑气早已突破了黄级,甚至距离玄级也还差一点,对于剑齿虎这种全凭肉身力量的妖兽来看,可以说是先天上就被压制!

    “吼!!”

    剑齿虎看清了来者,恼怒至极的咆哮一声,一连七八道灵气组成的风刃凭空出现,齐齐攻杀过来,声势逼人。

    可易寒看都不看,接连几剑轻易破解了风刃,速度不减,朝着剑齿虎猛冲过去。

    “水无垠!”易寒大喝一声。

    身法水无垠正是运用了水的无孔不入变幻莫测,只见人影一闪,在场所有人都还未回过神,他就已经冲到剑齿虎背后一剑捅穿其脑门,轻松写意,像艺术家完成一件艺术品那样富有美感。

    “吼!”剑齿虎重重倒在地上,再也难以翻起风浪。

    书生看到这一幕,不禁咽了口唾沫,从小到他大人们都告诉他,同级别中人类是不可能战胜妖兽的,可今天,居然看到了完全相反的一幕,而且是那样的轻松,剑齿虎甚至都没能接近此人一米之内!

    直到易寒一把拉起他,他才回过神,慌忙抱拳讪笑道:“几……几位,在下应慈,真是多谢几位救命之恩了!”

    “不妨事,我姓易,初到此地人生地不熟,还希望应兄多多指教才是。”易寒收剑笑道,徐菲跟上来,乖巧的站在一旁。

    “呃……啊啊,自然自然!”应慈顿时还没反应过来,只是不解的开口。

    “也不瞒易兄,只是这里乃是我青木域深处地界,再往里走就是十万大山,应兄方才说是初到此地,似乎不太合情理。”应慈开口,不过说出来的一瞬间就有了后悔,只把易寒当做了有什么秘密任务的宗门人士。

    “哈哈哈,我夫妻两人不过是被一道风刮过来了,倒是应兄为何会在此处。”易寒笑道,一点不在意,徐菲在背后狠狠掐了一下他的腰,疼的他眼角含笑,却嘴角微抽。

    应慈一见如此表情更觉的是方才得罪了他,否则哪里用的到如此凶神恶煞?

    于是开口更加小心,生怕惹怒了易寒,一个能碾压剑齿虎的人,他可绝对招惹不起。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界,青木城就在附近,不如我们边走边说?”

    易寒点头,道一声:“有劳了。”

    “说起来,本域九成以上都被树木植被覆盖,故称为青木域,正对着十万里大山的入口,因此时常有附近地域的冒险者来此猎杀妖兽,这里最大的城池就是青木城,也是本域唯一的有剑豪强者坐镇的城池,固若金汤!”

    说到有剑豪强者坐镇,应慈不免露出几分自豪,不过同时也脸色为难的开口:“不过两位来的也十分不巧,每年的这个时候,十万大山都会发动几次妖兽暴动,届时数以十万计的妖兽将冲击过来,其他域的人都唯恐避之不及的……”

    说到此处,应慈小心的扫了易寒一眼,更加确定了两人身怀重大使命,否则就是一个新手无端过来送死,但看到方才的身手,他更愿意相信易寒属于前者。

    “原来如此。”易寒点头。

    “那本域有哪些大势力呢,我夫妇二人初来乍到,可不想一来惹出太大风波的。”易寒笑问道。

    徐菲脸色一红,继续伸到他腰间的软肉狠狠掐起来。

    “嘶!!”易寒疼的受不了,叫出声,看到应慈神情怪异的看向自己,那样子简直像看到一个怪物。

    “啊哈哈,一个不注意,被蚊虫咬了……那什么,应兄你继续说就是。”易寒心有余悸的扫了徐菲一眼,脸上全是后怕。

    徐菲脸上带着威胁,右手比了一个剪刀的姿势,两指一夹,只让易寒心头一抽,顿时服了软。

    “蚊虫?”应慈更加不解,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解释,暗道最近妖兽暴动就要爆发,连只山中的蚊子都成精了。

    “那易兄还真应该注意一下,被蚊虫咬了倒也难受的。不过说到在青木城的强大实力,那就是鼎鼎大名的一宫二族,一宫指的是名满大陆的剑圣宫,二族指的就是上官和钱氏一族。”

    “上官?!”易寒和徐菲对视一眼。

    “可是那陆中域上官一族的分支么?”徐菲开口,如果是的话,那青木城简直就是龙潭虎穴,两人连剑侠境不到,过去岂不是找死?

    “不。”应慈摇头。

    “据我所知,本城的上官一族似乎是被陆中域的本族逐出来的支族,早在数十年前就断绝了关系,如果真的要说关系,那也应该是仇人才是。”

    “原来是这样。”易寒和徐菲都长舒一口气。

    黄昏傍晚时分,一行人终于来到目的地。

    “到了二位,眼前就是青木城,如果不介意的话,两位可以来我家坐坐,我家世代以经营酒店为生,正好也可以为二位接风洗尘。”

    两人闻言一动,本想拒绝,可毕竟人生地不熟,如果有一个依靠的话,还是能好上很多,想到此处,易寒面带感谢的抱拳:“那就多谢应兄了。”

    “哪里哪里!两位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应慈可不是那忘恩负义的小人!”应慈拍着胸膛,有些自豪的说道。

    青木城前车水马龙,剑侍八层九层的高手层出不穷,不过,或许在青木域中,剑侍九层已然根本算不上一方强者,唯有剑侠境,才有一定的话语权。

    啪!哗啦啦!

    “老东西没长眼睛啊?敢挡我们钱大公子的车!”

    三人正要经过正门,突然从身后传来马车相撞的声音,回过头时,居然是一辆赶货的牛车和豪华马车的相撞,牛车上货物撒了一地,怕是一车的瓜果都废了。

    “老杂种,找死!”马车的赶车人,身着华服,扬手就动用手中的马鞭朝着赶牛车的老汉抽打过去,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不停的渗出鲜血。

    “求求你,不要打了。”一旁,老汉的孙女不停哭泣,跪在地上求饶。

    “哼!”车夫蛮不讲理的一鞭子抽打过去,正抬起手,却发现手臂似被一股巨力钳制,无论如何都难以挥出,回头看看,赫然是一位年轻的过分的白衣剑修。

    “小子,我钱家的事,你少管闲事,否则,死无葬身之地!”车夫凶神恶煞的说道。

    “两车相撞,两人理应都有错,你不由分说抽了老汉一鞭也就算了,如今却还要动手,我不能置之不理。”

    易寒温和笑道,看得一旁的应慈焦急万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