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2.第962章 非你不娶

    她把梦里的情节告诉陈子谦,搂着他的脖子不放手,“杨小北出来以后会不会真的报复我,我好怕。”

    “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陈子谦一手搂着她的背,一手从她柔顺油黑的头发里插进去,让她的脑袋紧贴着他的肩膀,“睡吧,乖,我躺你旁边。”

    她抬起头来,眼神堪忧,他急忙解释,“放心,我会规规矩矩,不会对你动手动脚的。”

    “嗯。”于是,她往床的里边挪了挪,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那上来吧。”

    -

    两个人躺在一起,很久,很久,似乎都睡不着。

    云姗突然翻了个身,靠在了陈子谦的胸膛上,“子谦,我想通了。既然到最后,我最美好的第一次都是要给你的,为什么非要留到婚后呢。”

    他侧头,眼里瞬间火光四射。

    “我怕梦里的事情真的发生,那样我就对不起你了。我的第一次,一定要给你。”云姗好像被梦里的情节吓坏了。

    他要的,何止是她的第一次。

    她的所有,所有,他都要,又怎么可能让别的男人染指。

    她如此怕,大抵是因为前不久,杨小北的举动确实是给她留下了阴影。以至于连杨小北成了太监,她也有所堪忧。

    “姗姗!”他抚着她的脸,借着暖白的灯光认真而心疼的看着她,“以后我不会让你再做这样的噩梦的。”

    “子谦哥哥。”她的呼吸加快了节奏,心如小鹿乱撞,“我要怎么做,才能,才能成为你的女人。”

    “想好了?”他目光痴迷,喘着重气,她点点头,坚定无比,“嗯。”

    “你什么也不需要做。”他怕她后悔,也怕自己后悔,关了灯,与她一起翻滚在软软的公主床上,至极温柔,缠绵无尽。

    云姗听着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

    地上也散落了一地凌乱的衣服,就在关键时刻,她突然推开身上的陈子谦。

    “不行,子谦哥哥。”她起了身,赶紧拿被子捂紧自己的身子,“我还是办不到,这样真的太快了,我们还是应该婚后才可以的。”

    她是怕,自己太随便了。

    这个时候,让陈子谦刹车,怎么刹得住嘛?

    想象一下,一辆速度与激情达到极限的车子跑在公路上,怎么可能突然刹车。

    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于是,陈子谦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形象,顾不得什么君子。

    再次俯到她的身上,又哄又骗。

    姗姗却还是坚持己见,一脚把陈子谦踢开,“子谦哥哥,我都说了不行了。我是很传统的人,这种事情真的不能随随便便的。”

    “我发誓,一定娶你,非你不娶。”

    “我信啊。”

    “姗姗,乖,我们继续。”

    “不要啊……结婚后。”

    “……”他也不哄了,也不骗了,用事实行动来占有她。

    可是云姗真的是个很有主见和原则的人,又一脚踢开他,“子谦哥哥,你再这样我就真的生气了。你还是回自己的房间吧。”

    “姗姗。”陈子谦无可奈何的从床底下爬起来,委屈的看着她,“可是你让我躺在你的床上的。”

    “可是我没让你动手动脚啊。”云姗迷糊了。

    陈子谦又无可奈何的叹一口气,明明是她说要把第一次给他的,怎么还怪上他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