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2.第952章 你得对我负责

    陈子谦隐忍着身子里的某种冲动,打开了花洒里的冷水水笼头,直接对着云姗劈头盖脸的淋下去,“姗姗,你别冲动,过一会儿就好了。”

    迎面而来的冷水沿着她的额头脸颊往下滚落,明明是凉的,往下落时却变成了暖的,她不停的抚开面颊上的水,越是去抚,越睁不开眼睛。

    陈子谦怕她药效太强,在浴缸的另一头同时放水。

    给她冲了约莫几分钟的冷水,浴缸里的水也差不多快满了,云姗泡在冷水里,身子的温度渐渐转为正常,只是有些虚弱无力。

    他跳进去,抱着她,“会没事的,很快就没事的。”

    “子谦哥哥。”她头晕得厉害,望着他傻乎乎的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

    -

    傍晚,七八点钟。

    窗外花园里的灯光隐约的照进卧室,满地朦胧,满地昏暗不清。

    陈子谦已经是第N次坐在床头,看她是否醒过来没有了。

    早上给她泡了整整半个小时的冷水浴,她的药效才算完全消退。

    接着把她昏迷的她抱到床上。

    没过半个小时,她就开始发起了高烧,估计是身体抵抗力比较差。

    他把她头上敷着的冰袋换下来放进盆里,拭手摸了摸。

    终于不烫了。

    刚刚准备抽手,眨着眼的云姗抓着他的手,从喉咙里沙哑的喊了一声,“子谦哥哥!”

    “醒了?”他反握着她的手,顺手开了床头的灯,屋子里顿时明亮了许多,云姗用另一只手挡了挡眼睛,慢慢的适应了屋子里的光亮,这才朝他望来,“子谦哥哥,我睡了多久了?”

    “不久,七八个小时而已。”他心疼的皱着眉头,“声音沙哑成这样,看来感冒得不清。我都给你备好感冒药了,喝点粥再吃。我先去给你倒杯热水。”

    “子谦哥哥,别走。”她赶紧抓着他的手,但因为身子仍旧有些疲软,手掌无力。他回过头来重新看着她,又重到了她的身边,“怎么了?”

    “你脖子上的伤?”云姗皱眉,他苦笑,“你忘了?”

    “……”云姗咬咬唇,这药效也太强了吧,“是,我抓的?”

    “看来你果真是忘了。”陈子谦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说,“不过没关系,当时你意识不太清醒,估计也记不住。我不会怪你的。”

    她努嘴,“那我的衣服也是你换的?”

    “这里没别人。”

    “所以……”他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云姗是真的想不起来了,若不是看见他脖子上血迹斑斑的抓伤,还不知道是他帮她解的药效。

    突然心如小鹿乱撞,害起了羞。

    “子谦哥哥!”她理所当然,又满心欢喜,“你要对我负责。”

    他皱眉。

    她垂眸,脸红得不看去看他,“我是个保守的人。一辈子只会跟一个男人。既然,我们都有了那层关系,以后你必须娶我。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陈子谦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他根本什么都没做,她怎么误以为他们之间发生了那层关系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