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9.第909章 我的衣服呢

    又过了几分钟,服务生才推着换洗推车走出来。

    陈子谦也再次的向这位服务生,礼貌的说了声谢谢,然后再走进客房,看见云姗的肚子上搭着一条毯子。

    大腿以下都露在外面,他的衬衣刚好盖到大腿的二分之一处。

    陈子谦咽了咽口水,不敢多看两眼,怕自己把持不住,这才拿着自己换洗的衣服,准备去浴室把自己洗干净,毕竟他被她吐了一身。

    洗澡的时候,他用冷水把自己从头到脚的浇了个遍,让自己彻底的冷静下来,然后裹着浴巾走出去,换好衣服后给前台打电话,让他们来把他们的脏衣服拿去洗涤。

    等服务生走后,他躺在云姗的身边,隔着她有半米的位置,可是床依然很大。

    他替云姗盖好了毯子后,重新换了个睡姿势,拿着手机翻起刚刚云姗爬起来拍的照片。

    醉酒的她,竟然挨着他的脸,笑容迷离,动作亲昵。

    还有两张照片没照好,把他照成瞎眼了。

    也有一张照片,把云姗的嘴巴,照得像猪八戒似的。

    就是这个动作后,云姗就又莫名其妙的睡过去了。

    不知道当时她是不是想亲他,结果没亲着。

    陈子谦反复的欣赏着这几张照片,除了她挨脸来的照片还算美好以外,其它的都不尽完美。

    可是,反反复复的看着它们,他竟然傻傻的笑了,笑得特别的愉快。

    -

    第二天清晨,陈子谦抱着平板电脑坐在床边的沙发上,从七点吃过早餐后,一直等到她十一点。

    中间乔乔打过电话来,问姗姗的情况。

    他如实向乔乔解释,姗姗还在醉酒状态,睡不醒。

    乔乔让他好好照顾姗姗。

    等姗姗醒了以后,再回去。

    差不多十一点四十分的时候,床上薄薄的毯子下,云姗瘦小的身子在缓缓的蠕动。

    然后翻了个身,把身上的毯子彻底踢开,揉揉眼睛,揉揉疼痛的脑袋睁开眼来。

    天花板上,美轮美焕的水晶灯,墙壁上陌生的壁画。

    这是哪里?

    断篇了。

    断篇了,彻底断篇了。

    云姗记得她在敬宾客们的酒,后来的事情就彻底忘了,真的是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脑袋好疼。

    她爬起来,抚着疼痛的额头。

    陈子谦也在这个时候,从电脑屏幕上抽开目光,看着抚紧额头的她,没有先吱声,准备看看她要多久才能完全清醒过来。

    下一瞬,云姗的目光无意中落在陈子谦的身上,“啊……”

    “我有那么恐怖吗?”陈子谦放下电脑,站起身来看着她,“缓缓神,去浴室洗把脸,刷个牙,起来把这杯葡萄汁喝了,解酒的。”

    “不是。”云姗看了看一身西装革履的他,看了看只穿着一件男人衬衣,露着一双大-长-腿的自己,“昨天晚上谁替我换的衣服?”

    “我换的。”陈子谦说了假话,“不然你以为呢?”

    “陈子谦,你占我便宜。”

    “你现在瘦不拉叽的,全是骨头。”陈子谦耸耸肩,“可能我要把你养两年,养肥一点才感兴趣。不过你放心,该看的我已经看过了,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臭流氓。”云姗生气的爬起来,冲进了浴室。

    过了几分钟,她在浴室里大声的喊,“陈子谦,我的衣服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