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3.第733章 你还记得吗?

    提到顾西泽,云思思的脸颊绯红,明媚如水的双眼里顾盼生辉。

    陈子谦明明心痛着,却不得不装出一副好哥们的模样,又拍了拍云思思的肩膀说,“你放心,反正我没在你哥面前乱说。况且,也没啥好乱说的。你哥也没说别的,估计是关心你吧。”

    顾西泽提醒他,告诫他的话,陈子谦都没有全盘说出。

    他看着云思思少女情怀的目光,怕自己若是把顾西泽的原话一字不漏的说给她听,反倒是促成了这两个人的感情。

    一想到这些,陈子谦的心情就特别的郁闷。

    “真的没说别的?”云思思显得有些落寞,陈子谦也不得不佯装笑脸,“你想他说什么?”

    “唉……”云思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六年了,整整六年,当初一声不吭就走,走了这么久,完全不把她当一回事啊。

    -

    第二日早上,阳光灿烂。

    和以前一样,顾西泽早早就起了。

    昨晚和云墨约好,早上六点半在健身房切磋跆拳道。

    但顾西泽早了半个钟,就来到了健身房,一个人穿着白色的道服,站在沙包前练着拳。

    云墨倒是六点半准时,一样穿着白色的道服。

    云家的健身房特别宽敞,云墨从门放眼望出去,看见背对他正练拳的顾西泽,微微失神。

    昨天一早顾西泽从国外飞回来,直接去了云老爷子的葬礼,他还没有仔细的看看这孩子。

    六年不见,他长高了,足有一米八五,身子也健硕了,更有男人气息了。

    “云叔。”大约是察觉到他的到来,顾西泽的拳头从沙包上收回来,固定着摇晃的沙包回了头,“您来了。”

    “等了我多久了?”

    “我也刚到。”顾西泽谦虚的说着。

    但云墨能清晰的看见他额角处的大汗,并不是刚到的迹象。

    不由笑了笑:这孩子,还是这般谦虚。

    “好久没和你切磋了,别看我是长辈让着我,拿出你的实力来,让我知道这些年除了学业和事业,你没有荒废你的体能。”

    两人说笑间,已经走到了健身房的中间。

    “云叔,请。”顾西泽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云墨双手垂在身体两侧,“你是我教出来的,你先出招。”

    “多谢云叔让招。”

    很快,两人便切磋起来。

    安静的空气之中,能清晰的听闻彼此拳脚划破气流的声音。

    破空时,坚韧有力。

    几个回合下来,不分胜负。

    两人大汗淋漓的收了场。

    “不错。”云墨拍了拍顾西泽结实的胸,“看来你没有荒废你的体力。”

    “是云叔承让了。”

    “呵!”云墨朗朗一笑,这孩子永远是这般谦虚。

    他心里清楚,如今已经四十四岁的他,哪里还是西泽的对手。

    平手结局,已经是西泽看在他是长辈的份上,特意手下留情了。

    “阿泽。”云墨一边擦着额角的汗水,一边和顾西泽走到休息的沙发前,“听思思说宋倩倩是特意为你考上斯坦福的,怎么样,你们俩有没有进展?”

    “宋倩倩?”

    “人家小姑娘特意为了你去了斯坦福,你不会对她没有印象吧。我看那女孩家世也好,人也长得乖巧。”云墨坐到沙发里,旁边的阿姨替他们一人倒了一杯温水。

    “云叔。”顾西泽也坐到了云墨的对面,“我现在没有心思谈恋爱,宋倩倩也只是我们公司的实习员工。”

    “哦?”云墨微微扬眉,“看来这小姑娘还真是执著。”

    “云叔,我和她是不可能的。”顾西泽笃定道。

    “以前,按照我的计划,我是准备等你学业有成后到我公司帮忙。没想到你自己去了美国硅谷,闯出了自己的事业。你现在的身价,绝对是无数少女心中梦寐以求的恋爱对象。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感情的事?”

    “云叔。”顾西泽淡淡笑了笑,“我记得您和乔姨,也是您二十八那年才相遇的。您应该明白我的心情,我和您一样,无心于这些儿女情长。”

    “有志向。”云墨赞不绝口,“我在你面前,也自叹不如。”

    “云叔,您过奖了。我在您面前,永远是晚辈,要像您学习的地方还很多。”

    -

    云墨练完跆拳道回到二楼时,乔乔刚好起床洗漱,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忙问,“阿墨,怎么样,怎么样,我让你问阿泽的事情你问了没?”

    “他说他和倩倩那姑娘,没有可能。”云墨一边脱下身上的白色道服,一边走向浴室,准备冲个凉,乔乔跟在身后,“这么说,我们阿泽没有被美色所惑?”

    “我都跟你说过了,阿泽现在是以事业为主,他事业心很强。”

    “那当然了,你带出来的,肯定和你一样出色。”

    “恐怕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那我们家思思,还大有希望。就是看我们思思好像早就把小时候说过的话,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思思还小,你这当妈的怎么现在就给她特色了,况且她和阿泽是兄妹。”

    “又没有血缘关系,怕什么嘛。再说了,阿泽这么出色,要是给别人家当了女婿,我会心疼的。就算他不喜欢我们家思思,也有可能喜欢我们家姗姗的。”

    “姗姗才八岁。”

    “我不管,反正阿泽这么优秀的人才,必须给我当女婿。”

    “好了。”云墨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我要冲凉了。”

    -

    八点半,顾西泽洗完澡,穿了一身休闲服坐在窗台前。

    外面的前院景色和六年前一模一样,茂盛的香樟树,清晨里树影斑驳,清风阵阵。

    他记得以前,思思经常爱从这个窗台爬到自己的房间,有一次还摔破了皮。

    他还记得儿时,他们在窗台外的雪地里,堆着雪人,思思拿着他的围贴给雪人做装饰,指着大小雪人说。

    “这个是西泽爸爸,这个是思思妈妈,这个是宝宝。”

    那时候,思思的童言,被他铭记在心。

    只是不知道,已经亭亭玉立的思思,还记不记得当年她所说过的每一句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