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第728章 郎才女貌

    乔乔看着对面的云思思,还是和小时候一般模样,只爱吃肉。转眼的功夫,手里已经抓起了第二块可乐鸡翅,啃得津津有味,她不由觉得好奇。

    “妈妈,我听宋姐姐说,明年她也要去斯坦福上大学。”云思思从鸡翅上抬了头,一边嚼着嘴里肉质鲜香的鸡肉,一边又说,“估计啊,宋姐姐是冲着顾西泽去的。正好了,可以圆她多年的梦想。”

    “倩倩?”

    “对啊。每次一到期末考试,只要能看宋姐姐以前做过的笔记,哪怕期初期中我有多贪玩,到最后恶狠狠的补几天,一定能考进年级前三的。宋姐姐也可算是学霸一枚了。我觉得她想考进斯坦福,一定是没问题的。”

    “倩倩今年应该十六岁了吧?”

    “好像是吧。”云思思想了想,抬头问,“顾西泽今年几岁了?”

    “你不知道你阿泽哥哥多大了?”

    “我哪知道那么多。”云思思理直气状起来,“我只知道宋姐姐和顾西泽差不多大。”

    若大的餐厅上,自从云家三宝开始懂得自己吃饭以来,特别的热闹。这会儿云逸云尔云姗,在那这一边吃饭,一边调皮,乔世文和云墨分别在教导着三个孩子吃饭的规矩,没有时间听她们母女俩闲聊。

    自打思思坐上了餐厅,乔乔就没动过筷子,“倩倩去斯坦福上大学,你真的没什么意见?”

    “我能有什么意见?”云思思拿着桌上的方巾擦了擦手。

    乔乔微微蹙眉,看着一脸平静的女儿,试着问,“你就没想过,你宋姐姐去斯坦福上大学是为了什么?”

    “肯定是为了顾西泽啊,我知道她一直都喜欢顾西泽的啊。”

    “你不反对?”

    “我反对有什么用?这是宋姐姐自己的感情问题。”云思思擦完了手,舀了半碗茶树菇排骨汤,咕噜咕噜的喝了半碗,“况且,我为什么要反对。”

    “这汤真好喝。”云思思吧唧吧唧的舔了舔唇,夸过吴奶奶的手艺越来越好后,又说,“我倒是觉得,宋姐姐要是真能和顾西泽在一起,还真天造一对,地设一双,简直是郎才女貌。顾西泽英俊潇洒,宋姐姐温婉动人,不正好凑成一对儿吗?”

    对面的乔乔,彻底错愕。

    看女儿这表情,这态度,表现得特别的自然,不像是开玩笑,仿佛对西泽和宋倩倩的祝福,还是发自内心的。

    于是,小心翼翼问,“思思,你忘记你说过的话了吗?”

    “妈妈。”云思思答得风马牛不相及,“你还是给顾西泽打个电话,让他别在斯坦福找洋妞做女朋友了。你告诉他宋姐姐明年就考过去了,让他等宋姐姐吧。”

    “思思。”乔乔不敢置信,“你真的不记得你说过的话了?”

    “什么话?”

    “……”乔乔皱眉。

    “再吃一个可乐鸡翅。”云思思很快又被美食所吸引,“吴奶奶就是疼我,知道我喜欢吃可乐鸡翅,每次都做得这么好吃。”

    乔乔这才失神的戳了戳碗里的白米饭,微微皱眉:

    这到底是怎么了,她的思思怎么完全忘记当初说过的话了?

    还是,那个时候的思思太小了,所说的话自己也忘记了?

    她一直以为,思思和西泽这两个孩子一定是青梅竹马,长大了肯定有戏。

    但眼下看来,好像乔乔想让西泽当她女婿的愿望,就要泡汤了似的。

    为此,乔乔心里隐隐觉得不舒服,特别的难过和失落。

    -

    三年后。

    邓佳茹和云清的环球旅行,进行了还不到一半的行程,却因为云老爷子的突然离世而不得不终止回国。

    云家老爷子走的时候,特别的平静。

    是在一个夏末初秋的夜里,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就再没有醒过来。

    头天晚上,云墨带着乔乔和孩子们回了老宅,和老爷子一起下了棋,总觉得已经一百零五岁的老爷子头脑还蛮灵活的。

    可谁也想不到,第二天早上就再没有看见老爷子起早练太极。

    云墨在安排着亲朋好友,与上流圈子里的各界人士,同老爷子的遗体做着告别仪式。

    乔乔在机场接邓佳茹与云清。

    机场的出口,乔乔遥遥张望。

    看见邓佳茹和云清手牵着手,朝她这边急步匆匆忙忙的走来。

    今年的邓佳茹,也已经六十九岁了。

    这样的年纪,应该是皱纹满布,年龄苍老,可当邓佳茹从机场出口走来的时候,乔乔所见到的还是三年前的那般年轻贵气模样,甚至是更加年轻了。想来这三年,她与云清一起环游世界,一定过得特别的快乐。

    只是因为云老爷子的离世,邓佳茹伤痛欲绝。

    一走到乔乔的面前,便与乔乔紧紧相拥,泣不成声。

    “妈妈,别难过了。”乔乔轻轻的抚着邓佳茹的背,“爷爷走的时候很安详,没有什么痛苦,自然离世。他今年也一百零五岁了,多少人能活到这般高龄呢。我们应该替爷爷高兴,他活着的时候没有受罪,走的时候也没有受罪,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或许奶奶在那边等着他呢。”

    “乔乔……”邓佳茹从乔乔的肩头抬头,满脸泪痕,“爷爷走前没有什么征兆吗?”

    “没,完全没有。”乔乔摇了摇头,纤细的手指落在邓佳茹的脸颊上,替她拭着泪痕的同时,自己却红了眼眶,“八月三号的晚上,我还看阿墨和爷爷一起下了棋。一般棋两爷孙下了整整两个小时,最后不分胜负。四号早上,吴伯见爷爷迟迟不起,去北栋看他,才看见他已经没了呼吸。当时我们就赶过去了,爷爷脸上没有任何痛苦,很安详,应该是在睡梦中离开人世的。或许梦里,奶奶跟他说,他该去陪她了。”

    “我都没能送他最后一程。”邓佳茹哽咽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