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第721章 被她撞见了

    “命运就是如此。”云墨颀长的手指穿过乔乔柔顺的长发,轻抚着她的脑袋,感叹着,“就像我,在那一年与你偶然相遇。”

    “是啊,命运真的很奇怪。我以前一直以为,这辈子我肯定会嫁给楚楠天的。”乔乔心满心足的靠在他的肩头,同样感叹着,“没想到遇到了你。我现在竟然不恨楠天了。”

    “最近有联系吗?”

    “没有,不过听思思的陆粑粑说,他还没有再婚的打算。估计已经习惯了吧。”

    “难道还惦记着你?”

    “我的魅力哪有那么大?”

    两人聊着,窗外又起了风。

    看着风势越来越大,乔乔在云墨怀里皱眉,“今夜不会又有暴雨吧?”

    -

    楼下的公主房,云思思仍旧在台灯下温习着功课。

    这个期末,她的目标是进年级前三,要想在半年内,从一个差等生直接进年级前三,不付出点努力,又怎么可能实现愿望。

    宋倩倩给她做的指导蛮有用的,学起来事半功倍。

    而且她本就聪明,这才发现原来认真学习起来,那些讨厌的数学语文并没有想象中的难。

    窗外狂风暴雨,丝毫不减她的热情。

    直到夜里快两点多,她困得实在不行了,准备睡觉了,这才发现外面正在下着暴雨。

    躺在床上时,一边想着功课,一这感受着窗外的噼里啪啦,着实睡不着。

    加上忽而一道闪电,让云思思越来越害怕。

    这才想起,已经有很久没有半夜钻到西泽的房间了。

    于是穿上拖鞋,蹑手蹑脚的走出自己的公主房。

    窗外是狂风暴雨,她才发现就算自己蹦蹦跳跳的去到西泽的房间,也不会有人发现的。

    真好!

    一场大雨,倒让她不用再像小偷似的挤进西泽的房间,可以大摇大摆了。

    果然,没有谁发现她。

    就连在床上的顾西泽,也没有发现她已经跳上了他的大床。

    思思实在是太困了,刚刚躺在西泽的身边,闻着熟悉的味道,听着熟悉的呼吸声,很快就睡着了。

    自从思思决定好好学习,这半年来从来都是晚睡早起。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便从美美的睡梦中自然醒来。

    雨后的天气有些凉,她拉了拉身上的空调被,准备再暖一暖再起身。

    谁知道这一拉,整个被子都裹在自己的身上,只留了一个被角给旁边的顾西泽。

    坐起来盘腿而坐,侧头时才看见露着背,背上有着三道疤痕的顾西泽。

    噫?

    昨晚她跑到西泽的房间了吗?

    于是,用脚踹了踹顾西泽,刚好踹在他的PP处。

    不对。

    怎么没有穿裤子。

    再踹一下,她光洁的脚丫碰到他的肌肉时,果然是没有穿衣服的。

    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臀-部,那结实的肌肉,还有滚烫的温度。

    原来真的没有穿裤子啊?

    “顾西泽?”思思轻轻吼了一声,觉得好变-态,“你怎么睡觉不穿衣服啊?”

    西泽的睡眠本是很浅的,昨夜她跑到他的房间,他就该发现她的。

    只是昨天感冒了,发了高烧,这会儿还浑浑噩噩的,额头处痛而昏沉。

    愣愣的爬起来,盖在他身上的唯一一处被角,随之滑落到他的小腿处。

    云思思的目光,便从西泽那棱角分明又睡意朦胧的脸颊上,落到了他的小腹,缓缓移到小腹以下。

    下一瞬……

    “啊……”云思思想一脚踹过去,脚踝处却被顾西泽顺手握住,“云思思,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让你别半夜跑到我的房间吗?”

    “顾西泽,你真变态。”云思思想把脚收回来,却被他握得更紧,于是气愤道,“你怎么睡觉不穿衣服,你,你,你……”

    她的目光,这才从顾西泽的那里,收了回来。

    脸边的颜色,倒没有变得绯红,只是人生第一次看到男孩子的敏感部位,云思思多多少少是有些不习惯的。

    但不习惯之余,更多的是好奇。

    只是片刻的垂头后,便理直气壮的抬起头来。

    这时的顾西泽也发现了自己的异样,赶紧扯过她身上的被子盖在自己的腰际。

    皱眉时,满脸的阴沉与寒霜落在云思思充满好奇的脸上,“云思思,谁让你进来的。”

    “噫?”云思思伸了伸手,欲拉开围在他腰际的被单,“给我玩玩,这玩意儿太可爱了,快给我玩玩。”

    “……”玩?顾西泽彻底被激怒,“云思思,你给我滚出去。”

    半年前,顾西泽不愿让云思思再半夜跑到他房间来,正是因为他发现自己成人了,每天早上都会有如此现象,所以才不想让她继续睡在身边。

    这种少儿不宜的画面,让云思思看了确实是影响不好。

    没想到,还是被她撞见了。

    “小气。”云思思无趣的瞥了顾西泽一眼,“还不给看了。”

    “出去。”顾西泽瞪眼,眼里寒霜四起。

    瞧着他的脸色有些不对,除了动怒,更多的是发红。

    于是云思思触手一摸,“呀,怎么这么烫,你发烧了?”

    “滚出去。”西泽不顾她的好意,指着房间门冷冷喝斥,“给我滚出去。”

    “你发烧了。”思思跪在床上,直起腰板来,又摸了摸他的额头,“好烫啊,是不是感冒了?”

    “我让你出去。”顾西泽一手围着腰际的床单,一手拧着她的胳膊,将她拧了出去。

    随后,毫不客气的将她扔在房间外的过道上,重重的关了门。

    “拽什么拽嘛。”云思思对着紧掩的房间门,皱了皱鼻子,“哼。”

    然后一边走回自己的房间,又一边自言自语,“什么人啊,真变-态,睡觉还不穿衣服,真是的。”

    早熟的思思,只不过是在两三年后,便明白了刚刚在顾西泽身上,所看见的那一幕。

    那个时候的思思,很是奇怪,平常男子到了十六七岁才有如此生理现象,怎么他们家的顾西泽,比平常的男生早了这么多年?

    不仅是生理现象比别人早,就连智力开发的也比别人多。

    十三岁就参加高考,还准备两年内读完大学。

    思思回到自己的房间,“等等,读大学?顾西泽这是准备直接去外地,还是准备两年后再去外地创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