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5.第715章 回头

    乔世文和乔乔安抚了云姗和云尔,孩子们终于不哭了。

    乔乔看着又开始活蹦乱跳的的三宝,突然间又有了新的感慨,当初爸妈便是如此将她从一个孩子带到出嫁。

    将来,她和云墨也将循环爸妈的老路,看着孩子们长大,成家。

    生命,就是如此循环绵延着。

    可终究有一天,身边的人都会离开。

    她突然间想通了,人就一辈子,确实如乔老爸和邓妈妈所说,一辈子若能拥有唯一的爱,何其幸福。所以,不再打算劝乔爸和乔妈在一起。

    他们有他们的执著,她也有她的执著。

    -

    晚上云墨回得比较晚。

    乔乔已经关了壁灯,只开了一盏地灯,卧室一片朦胧。

    云墨的幻影从外面开回来的时候,在庭院前的青铜喷泉转了半个圈。

    车灯就那样照进了卧室。

    乔乔赤着脚起身,等云墨从一楼走上来推门而进的时候,她直接扑了上去,整个人跳起来缠在他的腰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意外的拥抱。

    “怎么还没睡?”为了抱住她,云墨直接将手中的公文包落在地上,双手搂着她的双腿,微微皱眉,她不仅这么晚了还没睡,刚一回来就给他这么一个意外的拥抱,不知道是怎么了。于是又问,“心情不好?”

    乔乔倚在他怀里,摇了摇头,细声软语的说了声没有。

    “那怎么了?”云墨边问,边抱着她走向卧室深处,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地灯,昏昏暗暗的,两人相拥着,气氛就更加的暧昧了起来。

    乔乔没有回答,只是如此深情的搂着他。

    直到他走到床边,将她放了下来,她细长的双臂仍旧缠在他的脖子上。

    云墨记得,已经有很久,乔乔没有这样粘他了。

    只是他刚刚从原始森林回来的那段时间,她才如此的紧拥着他,怕失去他一样。

    “乔乔?”云墨顺着她倒在床上,身子小心翼翼的压在她的身上,却不压迫着她的肚子,“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还是受欺负了?是不是云意荨来找你了?”

    “别提那个贱人。”乔乔一提到那个贱人,就觉得气氛不对,好在这个时候她满心满脑子都是云墨,根本不受影响,小手偷偷的娴熟的落在了云墨的皮带上。

    以前觉得,解着云墨的皮带特别的麻烦。

    但是久了,次数多了,也是熟练了。

    听闻金属的碰撞声后,咔嚓一声,皮带开了。

    乔乔顺手一抽,将他的整个皮带都抽离了西裤。

    “别闹了。”云墨却在这个时候,按住了她准备继续的手,“我还没洗澡。”

    “没关系。”乔乔再次缠住他的脖子,往上一攀,贴着他的脸时,暧昧的笑了笑,“可以带-套。”

    -

    事后,云墨洗了澡穿着睡袍从浴室走来。

    乔乔舒服的躺的床中央,摆了一个大字,看见他走过来,挪了一个位置。

    其实床很大,但她就是想表现出,她对他的热忱。

    等云墨躺在了她的身边,右臂一越,越过她的脑后将她揽进怀里,“今天怎么突然如此热情?”

    “想你了。”乔乔翻了个身,侧身看着他,“阿墨,我不会再劝我爸和妈妈在一起了。”

    云墨皱眉,眉间的疑惑似在说:为什么。

    乔乔又说,“妈妈说得对,她要坚持她一辈子的唯一,尽管这个唯一并不完美。但云清,不,我应该还是称呼他为云爸爸,他始终是妈妈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男人。还有我爸说的也对,他死后是要和我妈妈埋在一起的,我妈妈在下面也在等着他。还是原配好。”

    “他……”

    “别说他不是你爸,他始终是给了你生命的人,为了妈妈,别那么恨他。”

    “乔乔,你怎么了?”

    “没怎么,突然感慨。”

    “……”

    “阿墨,谁都没有办法预料以后的事。我好怕你先离开我,我也怕我走在你前头。有空的时候,陪我去看看墓地吧。”

    “看墓地?给谁买?”

    “给我们俩啊?”

    云墨皱紧眉头,眉间蹙拢得像是小山头。

    乔乔笑了笑,伸手落在他的眉间,平是想抚平他的皱眉,却是越抚越皱得更紧,“别这么奇怪,给我们俩先买好墓地,双人墓,鸳鸯墓,以后不管我们谁先走了,至少知道我们死后会葬在什么样的地方。”

    “净胡说了。”云墨屈起指,弹了弹她的额头,“不许说什么死不死的。”

    “我是说真的,阿墨,你哪天陪我去看看呗。”

    “闭嘴!”

    “我没开玩笑,先买好了双人墓,才知道以后我们埋在哪里,而且你必须答应我,如果我走在你前头,你以后不能续弦,死后必须来见我。”

    “乔小安,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云墨直接一个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用一股被激怒的神情,审视着她的调皮,“不许再跟我提半个死字。我们都会长命百岁。”

    “可是……”乔乔刚想说生死无常,谁也没办法预料,却被云墨滚烫的唇堵住了嘴,听闻他愤怒中又带着害怕的声音,在耳边含糊不清的响起,“我不要你走在我前头,我们都会好好的……”

    缠绵悱恻时,乔乔紧紧的拥着在她身上肆意索取的男人。

    她知道,云墨和她一样,怕失去彼此。

    活着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尤其是爱的人在一起,她只盼以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能过得慢一些,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时光。

    -

    周五的下午,乔乔和云墨接着孩子们放学后,就直接回了云家老宅。

    前面的黑色幻影里,坐着云墨,乔乔,还有三宝,后面的悍马SUV,坐着思思和阿泽。

    幻影停在云家老宅的门外,看见一身西装革履的云清,一动不动的站在铁门前。

    吴伯来开门,幻影和悍马前前后后开前老宅,停在豪华的车库时,乔乔抱着姗姗下了车,“吴伯,云清天天都来这里吗?”

    “前几天是每天早上来,夜里凌晨走,就站在门口。”吴伯站在乔乔身边,从乔乔怀里接过了姗姗,姗姗这孩子也喜欢吴爷爷,在怀里特别乖巧,“这一次是从昨天早上就来了,昨儿夜里没有离开,一直站在现在。还说,夫人若是不同意他回云家,他就一直站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