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第710章 别让我觉得你恶心

    这一盘棋局,邓佳茹与云老爷子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下到最后不分胜负,聊的都是棋局之事,无关云清。

    “你又让我老头子了。”云老爷子看着这满盘棋局,打量了半晌,微微皱眉,其实最后这一步,邓佳茹还有另一种下法,那就是一子堵了他最后的活路。

    可是云老爷子知道,邓佳茹向来谦虚。他是不得不服自己已经老了,想起当年邓佳茹刚刚进云家,对围棋也罢,象棋也罢,都是一窍不通。当时云家老宅还只是还是老样子,他们坐在古老的亭子下,他教她下每一种棋,她都一点就通。

    那时候的邓佳茹,是个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姑娘。

    下棋之余,从来不会害羞的问他,为什么这个云清总是像木头一样,不领她的情?

    那个时候的她,心里是有云清的。

    云老爷子是知道的。

    可现在,邓佳茹的决心如此明显。

    尽管老爷子还是希望她与云清复合,可他的心总是向着邓佳茹的。

    所以这一般为时两个小时的棋局,他再也没有提云清。

    邓佳茹再抬头时,窗边已经是浓浓的夜色了。

    初夏天的风,细细柔柔的拂过脸颊边上,好是一阵惬意。

    “爸!”邓佳茹笑了笑,“明早我还要去乔乔那边,就不陪您了。”

    “早些回去休息吧。”云老爷子点了点头,“自从有了三宝,你也蛮辛苦的。”

    “是蛮幸福。”邓佳茹纠正,“不是蛮辛苦。”

    老爷子又笑了笑,邓佳茹这才道了声让他也早些睡,然后转身。

    “佳茹。”邓佳茹刚刚迈出一步脚,身后传来老爷子略带劝慰的声音,于是微微驻步,“爸,您别说,我知道您想说什么。我和云清,再无可能。但我说过,我永远是云家的媳妇。”

    身后,云老爷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叹息声,充满了许多的无奈,却再也不多说一个字。

    “爸!”邓佳茹微微侧头,“明早天不见亮,您就要早起练太极,早些歇息吧。”

    云老爷子就这样看着邓佳茹风中单薄的身影,渐行渐远,绕过那菱花格纹的雕花红木屏风,走向拱形门外,渐行渐远。

    窗外送来一阵风,让老爷子觉得好是一阵凄凉。

    邓佳茹从北栋,一直走到东栋。

    平日里,回廊处,落院前后,同样和今晚一样,梁上地底,都有隐隐约约的LED灯,映着院落里的名贵花划,看着真是一道美不胜收的风景。

    可今儿却截然相反。

    倒是有种莫名的空旷感,凄凉感。

    走着,走着,邓佳茹搓搓了双臂。

    明明是五月初夏,却觉双臂发冷。

    抬头时,东栋前的天鹅池旁,站着一个看似陌生,却甚是熟悉的身影。

    邓佳茹只是微微驻了驻步,本是应该从正门走进东栋,却绕过天鹅池,抄了个半弧形的石子小道,走向了大门。

    纤细单薄的手掌,刚刚落在东南亚进口的柚木门门柄上,身后传来了阵急促的窸窣声。

    不觉得腰上缠了一道有力的臂力,将她往身后一揽。

    她就这样猝不及防的,被云清揽进了怀里,耳畔边传来让她恶心的温柔声音。

    “佳茹,对不起,我到现在才发现你对我有多么重要。我想回头,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邓佳茹不是善茬,不像云意荨似的柔柔弱弱。

    被这么一搂,直接一脚重重的踩在云清的皮鞋上。

    不见成效,又扳着他缠在她腰前的手,垂头用力一咬。

    云清的性子,邓佳茹是知道的,越是咬,他越不松手,说是霸气,其实更确切的说是无赖。

    大抵,云墨的这种霸道,正是遗传了云清。

    可邓佳茹不会如此服软,牙齿越咬越深,直到唇齿间传来一种血腥味,浓浓的,云清才一阵低低的吃痛,松了气。

    “呸。”邓佳茹吐了嘴里的血,满满的一嘴血水,抬头擦着嘴角时,眼里的恨意在这月色清亮的夜晚中,直落在云清的身上,“云清,你要不要脸?年过半百的人了,怎么还耍起了无赖了。现在是我不要你了,你听明白了没有。”

    “为……”云清一脸阴郁痛苦,刚说了一个字,就被邓佳茹斩钉截铁,“别问为什么,我可以直接告诉你答案。我上好的青春,全耗在你身上了。你和意荨潇洒快-活,幸福美满的时候,我在做什么,你知道吗?也不怪你,要怪就怪我自己太笨,当初没有擦亮眼睛,嫁错了人。对,怪我自己。我走错了路,现在不想再继续错下去,我有权决定我的未来。所以,请你别再踏入我的生活。你如果想赖在老宅不走,可以。明天我就搬出去。”

    “佳茹,我真的错了。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不然这么多年你也不会一直单着……”

    “你闭嘴,我只是爱过你,爱过,不是爱。”

    “我们还没有老到残烛风年,我们还有机会。佳茹,我欠你的,我都会还给你的。”

    “还,你拿什么还?”邓佳茹嘴里仍有血腥味,擦之不净,“你还能配吗?”

    “佳茹……”

    “别说了,我累了,我要歇息了。别跟进来,别让我觉得你恶心。”邓佳茹无力的转了身。

    身后的云清本是想追上去的,但怕她烦他,而他确实应该冷静下来,好好的想想。

    于是,就这么看着邓佳茹推门而进,东栋的那两扇柚木门上,那两瓣白玉雕刻的门柄装饰,又合成了一个圆形。

    里面的邓佳茹,掩了门后,背靠着它。

    泪水,滂沱。

    三十余年的所有委屈与痛苦,在这一刻又如洪水一般在脑海里汹涌的过了一遍。

    她所受过的苦,所受过的伤与痛,怎是云清一句对不起,就能相抵的?

    她咬着唇,紧紧的,用力的咬着,身子无骨似的延着门臂向下滑落,慢慢的跌坐在凉凉的土地板上。

    唇角边上的血腥味,不知是云清的,还是自己的。

    长长的吸一口气后,唇角边上扯过一丝冷笑,嘲笑自己——谁让你如此执著,你早可以放手,早可以找到幸福。是你自己放不开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