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8.第708章 一辈子的唯一

    “你爷爷这么说道,肯定是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我还是回去陪他说会儿话,他最近心情烦。”

    “因为云清回大陆了吗?”

    “……”邓佳茹打量着金饰的目光渐渐暗沉,提到这个名字,总是让她高兴不起来。

    “爷爷三个儿女,到最后只有你这个外来的媳妇陪在他身边,他也不容易。”乔乔也拿起一款金饰,一边打量着,一边望向邓佳茹,“妈妈,你回去陪爷爷吧,等明天周末我也带着孩子们回去陪陪爷爷。”

    她这才发现,提到云清,邓佳茹的脸色不是太好。

    于是,小心翼翼地问,“妈妈,云清有没有单独来找过你?”

    这时,吴妈分别给她们二人泡了茶,搁在茶几上。

    刚好打断邓佳茹想说的话。

    乔乔端起邓佳茹掌爱喝的那一杯玫瑰花茶,按照邓佳茹的习惯,往里面加了大半勺桂花糖,搅了搅才递到对面,“妈妈,看你似乎有心事,是不是云清单独找过你了?”

    邓佳茹接过点了点头,接过杯子后又说了声谢谢。

    “他跟你说了什么?”乔乔有些担心,邓佳茹心思有些乱,摇摇头说没什么。

    过后乔乔追问,邓佳茹就特意绕开了话题。

    乔乔的猜测时,云清看清了云意荨的真面目,觉得对不起邓妈妈,所以来求她原谅了。

    虽然这样的结果,是乔乔所期望的。

    她终于替邓妈妈讨回了公道。

    但不知怎的,这样的结果,又是乔乔所不希望的。

    “妈妈,你说过你不会回到云清身边的,对吗?”

    邓佳茹点点头。

    乔乔又问,“那你有想过另外嫁人吗,如果有遇上合适的人?”

    邓佳茹摇了摇头。

    乔乔忙问,“为什么?”

    这时,邓佳茹才捧着手中的陶瓷杯,朝乔乔望来,悲凉的笑了笑。

    乔乔不知道她这一笑,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她的这一阵笑意,真的让人很心疼。

    “妈妈。”尽管乔乔觉得不该问,但还是迫不急待,“你觉得我爸怎么样,你喜欢他吗?”

    “……”邓佳茹怔了怔。

    乔乔安安静静的,不眨一眼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答案。

    邓佳茹也用这种略显尴尬的眼神看着她,随后眼里的尴尬慢慢褪去,转为平淡。

    急得乔乔真想问她第二遍,但又问不出口。

    “你爸人挺好的。”邓佳茹淡淡的笑了笑。

    “只是很好?”

    邓佳茹点头,“他人细心,体贴,脾气也好,待人温和,心地善良,而且会烧一手的好菜。”

    “那为什么你不喜欢他?”

    “……”

    “妈妈,我以前就看出来了,你对我爸好。我好希望你们在一起,我爸真的很会疼人的。”

    “……”

    “而且阿墨现在也同意你和我爸在一起,他说只要你开心就好。”

    “……”

    “妈妈,你就跟我说实话,你喜不喜欢我爸?现在黄昏恋很正常。”

    “……”

    “妈妈,你该不会因为云清的忏悔,就动摇了吧?”

    这时,邓佳茹才开了口,“我说过,我不会再和他在一起,不管因为什么原因。”

    “你既然不想和他在一起了,那为什么不追求别的幸福。你不喜欢我爸没关系,你可以喜欢别人。妈妈,我不想看着你一直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我不是还有你们吗?”

    “那不一样,根本安全不一样,亲情怎么可以和……”

    “乔乔。”邓佳茹斩钉截铁,“你知道我为什么只喜欢喝花茶,不喜欢咖啡,不喜欢任何饮料,知道我为什么只喜欢穿白色的衣服,知道我为什么一直用那把几十年代的老木梳吗?”

    乔乔摇摇头,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补充,“因为你执著。”

    “猜对了一半。”邓佳茹温婉的笑了笑,“我是个思想观念很陈旧的人,别看我平时挺开朗的。”

    “妈妈,你哪哪里陈旧了。”乔乔反驳,“你根本就很时尚,很前卫好不好。”

    “不一样。”邓佳茹摇了摇头,眉眼里是淡淡的,如兰花静静盛开般的笑意,“我一生只爱喝一种茶,越是用得久的物品越有感情,哪怕坏了旧了也不愿扔,一辈子也只想有一个男人,不想有第二段感情。尽管我曾经希望这一段感情天荒地老,却一直都不曾拥有过。但它来过我的生命,是我的唯一。我不想到了老了,还要落个二婚,有个前夫现任。一辈子一次就够了,尽管不能完美,但至少能让我坚持一辈子。”

    “可是他是你的唯一,你不是他的唯一。”

    “所以,我不会再和云清再在一起,但这确实是我坚持了一辈子的感情。”

    “妈妈,就算你再婚,也没有人敢说你一个不字,你是忠贞的,你没有任何错。”

    “不,这跟忠贞不是一回事。不过我和云清的过去怎样不堪,他都是我生命里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男人,不会再有第二个。”

    乔乔从来没有见过,比佳茹更执著的人,明明是一段不值得的感情,她却要坚持一辈子,她好无可奈何,“妈妈,为了他,多么的不值得!”

    “不是为了他,是为了我一辈子所坚守的唯一。”邓佳茹突然觉得释然了,云清也向她道歉了,她也没什么值得与不值得了,所以嘴角边上露出的笑意特别的轻松,“再婚谈不上水性扬花,但我不想做有两个男人的女人。”

    “妈妈……”乔乔的声音里,透着无尽的心疼和无可奈何,“你……”

    “好了!”邓佳茹搓了搓手中的陶瓷杯,这才发现说话的这阵功夫,茶都凉了。于是,将茶杯放在几上,起身,“你爷爷一个人在老宅确实挺闷的,今天我就先回老宅了。”

    乔乔送邓佳茹走出别墅,一路走在院落前的石子甬道上,两人相对沉默,看着她上了司机的车,看着车子绕过院前的青铜喷池泉,渐渐走远,越来越觉得邓佳茹的这一身特别的不容易。可乔乔从来没有见过邓佳茹有颓废消沉的时候,她从来都是满脸温婉大方的笑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