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第689章 他有乔乔和孩子们

    舒润尴尬的站在门外,听闻里面传来的哗啦哗啦声,更加的尴尬。

    这云先生是怎么了,一见到西湖龙井就拉个不停呢。

    要知道,这一号FB会客厅的A间,可是用来接待老爷子、邓佳茹,乔乔这样的人物的。

    这厕所的隔音效果,那也是一等一的。

    里面的人,是要拉成何等模样,才会如此大声?

    舒润想想,就想笑。

    一个看起来和云少一样英俊风姿,气度不凡的男人,等会出来的时候,肯定比她还尴尬吧。

    舒润不想太尴尬,只好走开原来的位置。

    等云清从厕所里出来以后,舒润怎么觉得,他瘦了一圈。

    但装作什么都不知情,和云清交待了几句,说是他们的云少很快就会过来,然后离开。

    可云清坐在沙发上,等啊,等啊,就是等不到云墨。

    其实云清不知道,云墨一直站在门口。

    从云墨来的时候,就一直注视着云清坐在沙发上的背影。

    和记忆里的父亲,不太一样。

    小时候,父亲总是喜欢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要么看着报纸,要么看着文件。

    每次见了妈妈走近,都不太搭理,甚至是冷冷相对。

    他经常躲在角落里,看着父亲母亲如此不正常的相处方式,独自发问。

    为什么别人的爸爸妈妈,和孩子有说有笑。

    可他的爸爸妈妈,却不常交流。

    他的记忆里,云清的背影是清冷的,寒凉的。

    可现在的云清,焦急的坐在沙发上。

    每一次按捺不住,每一次望着手腕上的手表,都表现如他的焦急。

    那是得多么的在乎他的女儿,才会打破他一向的沉稳?

    云墨久久地望着云清的背影,心里有着太多太多的疑问。

    不经意间,云清一个转身,看见门口处,身姿笔挺、一脸清冷的他,赶紧起身。

    “你,你来了?”

    “……”云墨不答,走进去绕过他身前的沙发,坐到了他的对面,“云先生请坐。”

    云清没有落座。

    而是呆呆的,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打量着云墨。

    其实,云清有许许多多的机会,了解到现在的云墨。

    可他从来没有看过关于阿墨的新闻,哪怕一次,也不会像现在这般惊诧。

    因为眼前英姿飒爽的男人,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他年轻的时候。

    三十余年前,云清从不觉得,他和他像。

    怎么时过境迁,却越来越像他了?

    眉眼间的清冷,挺翘得鼻梁,薄薄的双唇,连耳轮的形状,都一模一样。

    云墨淡淡的看了一眼,几上动也没动过的西湖龙井,冰冷问,“茶不合你的胃口吗?还是你早已不喜欢喝龙井了?”

    “不,不,不……”云清这才缓缓坐下来,“我……”

    看着如此相像的儿子,他不知如何开口。

    “人会变。”云墨看也不看云清一眼,“喜好当然也会变。”

    “阿墨。”云清坐在软软的沙发上后,却是坐如针毡,“以前是我不对。”

    “如果你是来煽情的,那就请回吧。”

    “不是,我是特意过来感谢你的。”云清激动起来,“我知道你答应了给梦儿做配型,你说你想要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为了报答你,我愿意把我一半的资产都转到你名下,如果你嫌这些不够,可以更多。”

    “是吗?”这时,舒润给云墨端来了一杯不加糖的咖啡,然后退下,云墨端起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小口,“一半的资产?”

    “等你给梦儿捐了骨髓,我立马转到你账上。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选预计百分之六十。”

    云墨的心里,痛如刀割。

    他最亲最亲的人,把他带到这个人间的人,竟然把他的好心,当成是一桩交易。

    “如果我说,我要你全部的资产呢?”云墨搁下手中的咖啡杯,抬头望去,痛楚阴冷的目光落在云清身上。

    云清愣了愣,“全部,阿墨,是不是,可以再商量商量。”

    “……”云墨皱眉,呵,真的当成是一桩交易了。

    “行。”云清见他皱眉,以为他会反悔,赶紧答应,“我答应你。但必须要你的骨髓和梦儿相匹配。”

    云墨的眉头,皱得更紧。

    眼前这个男人,可以为了他的女儿,放弃所有的财产。

    那得是对那个女子,有着多深的父爱。

    而他,同样是他的后代,为何就要被深深抛弃。

    他想问为什么,可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问了又如何,就是问破了喉咙,答应也摆在面前。

    他就是不喜欢他这个儿子。

    就是不喜欢。

    “你走。”云墨缓缓松开紧皱的两瓣俊眉,从云清身上抽回目光,望向门口,“离开这里,别让我再看见你。”

    “阿墨,只有你能救梦儿了,你是梦儿唯一的希望。她……”

    “……”

    “如果你不救她,她随时都会第二次颅内大出血,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

    “阿墨,你要全部的资产,我就全部给你。明天就兑现一半,求求你救救她。”

    云墨水起身,再次绕过沙发,迈步离开。

    身后的云清也赶紧起身“阿墨,你要怎样才肯答应救救梦儿?她也是你的妹妹,不管我有多对不起你们母子,你妹妹是无辜的。”

    他又何尝不知道,那个女子是无辜的。

    虽然,他对躺在无菌病房的女子,没有兄长的感情。

    但他的心不是石头做的。

    只是,云清真的以为,他是为了交易,才愿意捐出骨髓。

    驻了步的云墨,很想问一问云清,到底有没有把他当成儿子。

    可话到嘴边,还是问不出口。

    最后绝望的离去,那背影走出门口后,渐行渐远。

    连两边光滑的墙面,都映着他伤心欲绝的背影。

    偶有来往的员工,见了他和他打招呼,他却充耳不闻,忘了今夕何夕,忘了自己是谁,深深的陷在缺失父爱的痛苦中。

    若不是乔乔的一通电话打过来,看着屏幕上倒背如流的熟悉号码,他甚至会忘记,自己有乔乔和孩子陪在身边。

    接起电话,这才安慰自己,有乔乔和孩子,就足够幸福了。

    从今以后,他对云清,再也不会抱有希望和幻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