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第682章 第683 看我不整死你

    “唉呀,你别管。”乔乔站在老宅院落里的小桥流水上,迎着春末初夏的灿烂阳光,坏坏的笑了笑,“你就告诉我,你知不知道云清喜欢喝什么茶就好了。”

    吴伯点点头,却是一脸错愕,“先生喜欢喝绿茶,越清淡的越好。”

    “那就把上次那个什么老领导送给爷爷的西湖龙井拿来,别心疼茶,沏得用心点,认真点。”

    吴伯再次点点头,不明所以的离去。

    乔乔这才朝着北栋老爷子那边走去,边走边自言自语。

    “等我加了强力泻药,不整死你们。”

    走过了几座小桥,乔乔又绕着栽满花草的石子甬道,从捷径去到了北栋。

    果然,远远的就看见云清跪在草地上。

    旁边还有爷爷的书桌。

    乔乔的视力特别的好,还能清晰的看见书桌上,爷爷的玉石砚台。

    那可是爷爷的宝贝啊,康熙年间,纳兰容若用过的砚石啊。

    爷爷将其视若珍宝,每一次用一这方砚台,都会亲自清洗保养。

    这云清人渣,是要把爷爷气成什么样子,才让爷爷连他的宝贝砚石都不管不顾了?

    乔乔站在十几米开外,接到Adma的电话。

    那边传来Adma早已熟透的中文。

    “BOSS,泻药有好几种。”

    “都有哪些?”

    “一般的,拉一两次。”

    “……”

    “效果强一点的,要拉一两天。”

    “还有没有更强的?”

    “……”更强的?Adma问了问旁边的营业员,“拉不停的,必须要另外服药才能止住,甚至会脱水进医院。”

    “好。”乔乔咬牙切齿地望着十几米开外的云清,“就买这种,越多越好。”

    “是,BOSS。”

    挂了Adma的电话,乔乔径直走向跪在原地,一脸苦楚样子的云清。

    “前辈。”乔乔蹲在云清身前,佯装满脸笑意,“您就是阿墨爸爸了吧?”

    云清抬头,一脸茫然,“……”

    “哦。”乔乔依旧蹲身,保持着和云清一样的高度,“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阿墨的妻子,乔小安。爷爷和妈妈都叫我乔乔,前辈您也可以叫我乔乔。”

    啊,呸。

    她才不想云清叫她叫得这么亲热。

    她只是想套套近乎,拉近关系,好让这老不死的喝下她待会儿要敬上去的茶。

    云清皱了眉。

    “前辈。”乔乔满脸笑意,“其实我应该叫您一声爸爸的。”

    “……”这姑娘看起来,蛮懂礼貌的,云清觉得。

    “爸爸。”乔乔扶着云清,其实她纤细的手指在触到云清的手臂时,就恨不得把他的胳膊拧下来,“您快起来,别跪在这里了。”

    这时,云清的十几个保镖被吴伯放了进来,看见乔乔掺扶云清,一个个争先跑上来,生怕乔乔把他们老板怎么着了。

    “不许无礼。”乔乔的胳膊刚刚被两个男人抓紧,云清便一声喝斥,“退下。”

    戴着墨镜的西装男,纷纷退了两步。

    “呵呵!”乔乔傻傻的笑了两声,“爸爸,他们都是你的保镖吗,真忠心。”

    云清起了身,乔乔弯着腰帮他拍了拍膝盖下的草屑,“爸爸,大家都是一家人,您来也不用带这么多保镖啊。不过没关系,既然都是您的人,我们就该热情招待。”

    “……”云清有些不明所以的望着她。

    她从他的眼里,看出了戒备和怀疑之意,便谎称说,“爸,其实阿墨特别渴望能和您相认。所以,我一知道您回了大陆,就急着赶过来,想解开你们之间的误会。还希望爸能给我这个机会。我也不想阿墨一辈子都活在没有父爱的阴影中。爸,您说是不是?”

    这个理由,倒是合情合理。

    云清眼里的怀疑之意,渐渐退去。

    “爸,您坐。”乔乔顺手把老爷子书桌前的椅子搬到云清身边,“大致的事情我都听说了。”

    云清依旧站着。

    “爸,您坐啊。”乔乔拍了拍椅子,“坐下我们慢慢谈。”

    云清这才绅士的落座,说了声谢谢。

    “爸,回头我帮你说服爷爷和妈妈吧,让他们同意阿墨给妹妹捐献骨髓。”

    “……”

    “是应该叫妹妹吧?阿墨应该是您的长子吧?”

    “你……”云清不敢相信,“真的同意?”

    “嗨。”乔乔笑了笑,“不就是抽点骨髓嘛?你不了解阿墨,我和阿墨结婚快十年了,只有我知道他的心思,他天天盼着能和您相认。他特别的渴望父爱。”

    “……”云清静静听着,乔乔又说,“别说抽骨髓了,就是让他缺胳膊少腿,他都愿意。只要您能认他这个儿子。爸,您是不知道,从小缺少父爱的人,是多么的希望自己的父亲能留在身边,尤其是男孩子。”

    “是我对不起他。”云清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爸,您看,光顾得和您说话了。”乔乔笑了笑,“我去给您泡茶,我知道,您喜欢喝绿茶,您等等啊。”

    乔乔说着,一溜烟的转身离开。

    等身后的云清瞧不见了,她不由的掌着自己的嘴巴。

    真觉得叫着云清这样的人渣为爸的时候,特别的恶心。

    “人渣,看我不整死你。敢打我们阿墨的主意。”

    她边走边自言自语,刚好碰见吴伯。

    吴伯问,“少奶奶,茶泡好了,按照你的要求泡的,没有一丝怠慢。”

    “好。”乔乔跟着吴伯,边走边给Adma打电话,“药买回来了吗?”

    “已经到老宅门口了。”

    “车子直接开进来,停在北栋,到吴伯的工作间来找我。”

    乔乔站在桌台前,看了看桌上的茶,“怎么才一杯?”

    “少奶奶你不是说泡给先生喝吗?”

    “还有他的保镖呢,我数过了,连他一共十七人,再泡十七杯。”

    “这……”

    “吴伯,你照我说的做吧。”

    不一会儿,乔乔和吴伯一起泡好了十七杯上等的西湖龙井。

    闻着这茶香四溢,乔乔啧啧摇头,“可惜了这上好的茶叶,要喂狗了。”

    “少奶奶,这……”

    “你以为我真想好吃好喝的招待云清那样的人渣啊?”

    吴伯不明所以。

    这时,Adma把买回来的泻药提进来。

    乔乔拆开包装,一一倒进茶杯。

    吴伯看着包装袋上的强力泻药,还有说明上的慎用二字,才恍然大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