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第678章 云老爷子的态度

    邓佳茹也跟着盘腿坐上去,随手拿起紫砂的茶壶煮了一壶水。

    等待壶中清水滚开的同时,邓佳茹思前想后,到底要怎样和老子交待云清回到大陆的事情。

    云老爷子看她摆好了茶具,也从她心事重重的神色中,看出了她的心思。

    只是老爷子不愿逼问,慢慢的等待着她自己开口。

    这么些年,做为公公的云老爷子,对这个儿媳妇是十万分的满意,自然不会逼问她任何。

    她愿意说的,他会静静倾听,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开导她,劝说她。

    她不愿说的,他虽也明了,却从不强迫。

    “爸。”邓佳茹听着从紫砂壶里,传来的煮水响声,心里乱极了,“如果云清回来了,你会原谅他吗?”

    “……”云老爷子眼前一亮,静墨了两秒,“云清回来了。”

    “爸,我是说……”

    “如果他没回来,你不会如此问我。”

    “爸,以前我总是劝你重新接纳云清和意荨,可是现在我不想如此包容了。”

    “……”云老爷子静静的听着。

    “爸,原谅我心胸如此狭隘。我今天在医院碰见了云清,他是带他女儿回来和阿墨配型骨髓的。”

    “他果然回来了?”老爷子矍铄的眼里,闪过一丝闷愁。

    这时,茶几上,紫砂茶壶里的水滚开了。

    随着几声咕噜咕噜的声音,电源自动跳了闸,滚开的水也渐渐熄了声。

    情绪激动的邓佳茹,早已忘了泡茶这一回事。

    云老爷子拉开古色古香的茶几抽屉,从里面选了一盏彩绘的圆身陶器。

    里面装着上等的竹叶青。

    他揭开陶器盖,拿着黑勺子舀了一勺清香的茶叶,倒入茶盏。

    滚开的茶水浸入茶盏时,一股清悠悠的香气缓缓溢出。

    茶盏里的竹叶青,也因遇了开水,缓缓的伸张着,叶面也变得更加青绿。

    老爷子是茶艺高手。

    以前能喝到老爷子亲手沏的茶,乃是人生快事。

    可今天的邓佳茹,没有一丝一毫的闲情雅致。

    焦急的望着淡定从容,将所有的愁闷都藏于心底的老爷子。

    “爸,我知道云清和意荨的女儿也是您的亲孙女,她生病了,您肯定会心疼。但我不同意阿墨给她捐献骨髓,爸,阿墨就是我的命,我不能让他有半点闪失。”

    “谁说我会心疼。”云老爷子将第一遍茶水滤掉,第二遍倒入小小的茶杯里,夹着茶杯,杯中的茶水平平稳稳的落在对面的茶垫上,“阿墨也是我的命。我不同意任何人伤害他。”

    “爸!”邓佳茹眼里有了激动之意,“您也是支持我的?”

    “嗯!”云老爷子点点头,“自从云清和云意荨踏出云家的那一步开始,他们就不再是云家的人。生与死,都与云家毫无瓜葛。我们云家,也不需要如此大逆不道的后人。”

    云老爷子并不是心狠的人。

    只是想不到,他一身光明磊落,却有如此不顾情义的儿女。

    云清是为了情,背叛了整个家族。

    云意凤是为了股权,连他这个生她养她的父亲,也要谋害。

    也怪不得,他如此心狠。

    “爸,谢谢您能站到我和阿墨这一边,我就是怕……”

    “自从乔乔生了一一二二和三三,你也很久没有陪我喝茶了。”云老爷子看了看放在她面前的茶杯,“尝尝我沏的竹叶青,味道怎么样?”

    “好,好,好。”邓佳茹欣喜若狂,端起身前的茶杯,先是抿了一小口,回味着舌尖的清悠,最后细眉一扬,仰头将整杯茶水吞进嘴里,“还是原来的味道,清悠,甘冽。一杯下肚,还想喝第二杯,仿佛能在茶水入喉穿肠的同时,洗尽心中所有的烦心事。”

    “看你一脸写着愁字。”云老爷子拂了拂面前的花白须髯,慈祥的微笑着,“所以才在众多茶叶中,选了竹叶青。”

    “同样的茶,由您泡出来,味道就是不一样。别人喝茶,是越品越淡,可是喝您沏的茶,却是越品越有味。”

    云老爷子乐呵呵的笑了两声,“云清的事,不必放在心上。有我给你们做主,他不敢乱来。”

    正是二人心情豁然的时候,书房门口传来一个女声。

    “妈妈,爷爷。”

    随后,是思思那稚嫩的声音传来,“奶奶,祖爷爷!”

    二邓二人同时望去,看见乔乔牵着思思走进来。

    怪乔乔终于明白,怪不得邓佳茹说好了要去看佳佳和孩子,怎么又半路折回。

    “妈妈!”她牵着思思走到茶几前,站在两个晚辈身前,“你们说阿墨的父亲回来了,而且还要阿墨捐献骨髓?”

    “你都听到了?”邓佳茹微微皱眉。

    乔乔点了点头,“他们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我也不会同意阿墨捐献骨髓。”

    云老爷子:“这件事情暂时不要告诉阿墨,还不知道阿墨是怎么想的。那孩子,平时对云清只字不提,但我知道,他越是恨他,越是想找云清问个清楚。”

    “爷爷,恕我直言。”乔乔摸着思思的小脑袋,“我知道云清是你的亲生骨肉,如果他敢伤害阿墨,我肯定会不惜全力的让他付出代价。”

    云老爷子:“我知道你是急性子。但别意气用事,云清和云意凤不一样。云意凤没有实权,没有实力。可云清是亚洲上了榜的富人,一直在投资地产,如今又进军了欧洲,在欧洲连政府都要给他几分薄面。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他有这么厉害?”乔乔皱眉,“我倒确实没有了解过他,真的有这么厉害?”

    云老爷子沉沉的叹一口气,“阿墨的聪明才智,大抵是遗传了云清。”

    “爷爷。”乔乔努了努嘴,“我就不信阿墨不如这个云清,有道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我相信阿墨。”

    “你爷爷说得对。”邓佳茹皱眉沉思了片刻,抬头望着乔乔,“不可轻举妄动。云清带着女儿回国求医,一时找不到合适的骨髓,如果我们不肯让阿墨配型和捐献,以云清志在必得的性子,肯定会打击云家。甚至会以云家长子的身份,和阿墨争夺继承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