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第614章 怎么又犯傻了

    “实在抱歉,现在才把事情处理完。”顾续连皮鞋也没顾得上换,直接朝客厅沙发走去,“让你久等了。”

    沙沙依旧坐在原位上,只是目光跟随着顾续转了半个圈,朝后转的头也扭了回来,看见顾续驻步她身前,看着她这般模样时,赶紧捏紧自己脱下来的右腿裤脚。

    “……”顾续皱眉。

    “那个……”叶佳佳不敢看他的眼睛,或许也是因为在生气,所以没看他一眼,垂头解释说,“我,我不小心烫伤了。”

    “烫伤?”

    “我看看。”顾续立即蹲下身来,准备揭开她盖在右腿上的沙发垫,一看就知道这沙发垫是她临时拿来起遮挡效果的,“烫伤严重吗?”

    “……”叶佳佳咬了咬唇,顺便摇了摇头。

    顾续想揭开看一看,她却将沙发垫拉得很紧。

    “佳佳,快给我看一看。”

    “没事的,小伤。”叶佳佳抬起头来,眼里泪光尤在,“你别看了,我不好意思。”

    顾续握起她的手,执意要看一看她的伤口,却又捏到了她拾花瓶时被花瓶划破的手指头。

    “嘶……”叶佳佳立即皱眉,顾续捏着她的手指头一看,才知道她的拾指侧峰处有一道长长的划破口子,“怎么伤的?”

    叶佳佳再次垂头,“你书房里的花瓶被风吹落了地,我拾碎片的时候不小心刺伤的。不过没事,不疼的。”

    顾续立即皱起眉来,心疼的看着她。

    怎么一天不见,她就把自己搞得伤痕累累的。

    平日里,她也不是笨手笨脚的人。

    今天怎么连着两处受了伤?

    他有些内疚,更是心疼。

    她手指头的伤,他倒是看见了,并无大碍,但烫伤的地方他却不知道究竟有多严重。

    可这个时候,叶佳佳偏偏用另一只手,死死的压着右腿上的沙发垫,不让他看。

    “乖。”于是他伸手抚了抚她的脑袋,掳着她耳畔边的几丝碎发,别在她的耳后,又看见了她耳畔边上的那颗美美的黑痣,“给老公看看。”

    “谁要叫你老公。”叶佳佳嘟哝着,“我不习惯,还是叫名字吧。”

    顾续的眉头,皱得更紧,“我看看伤得怎样?”

    “我都擦过药了。”叶佳佳垂头不敢他,“没事的。”

    虽然这语声依旧轻柔,可是听着总是带着些许抵触。

    顾续皱眉一想。

    她说她的手指头是在他书房划伤的?

    难道,她看见了书房里被他撕碎的DNA报告?

    不会啊,周姨每天都会清理垃圾,今天例外了吗?

    顾续看着负气的叶佳佳一直垂着头,小手紧压着右腿上的沙发垫。

    似乎很用力,漂亮的指甲明明是红里透着白的,却因为这一阵力道压迫得全白了。

    苍白的白。

    不知道是得多用力,多不想他看一看她的伤口。

    顾续也越来越肯定,佳佳肯定是看见了那份亲子鉴定结果,所以以为他去医院是为了看儿子。

    他从鼻息里发出一阵自责的轻叹声,心想着,都怪自己,如果能够早点向佳佳解释,就不会让她如此委屈了。

    “佳佳。”顾续宽厚的手掌,轻抚在叶佳佳按压着沙发垫的那只手上,不敢重了,怕压迫到她的烫伤处,“昨天我让舒润调查陈静姿孩子的事情,出了结果。孩子不是我的,DNA报告是阿姨给了工作人员一百万,才改成了你看到的样子。我今天去医院,是因为医院突然打电话过来,说孩子重病,进了重症监护室,让我过去看看。”

    “你怎么知道我看见了那份报告?”叶佳佳抬起头来,眼里的泪光在打着转。

    还有,他怎么知道报告是假的?

    “我去医院,只是想把事情解决了,别让静姿再纠缠不清。”顾续答非所问,抚着她的手背,察觉到她紧绑的肌肉放松了,这才抓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牵起沙发垫。

    许是因为刚刚她那一按压太过用力,让沙发垫贴在了伤口上。

    他一往上拉,她就皱起眉来,嘶了一声。

    顾续立即皱眉,“你啊,明知道疼,还不让人看。等等……”

    叶佳佳内疚的望着他,看他起了身。

    原来是她错怪他了。

    他知道一切的真相。

    想到错怪了他,叶佳佳就有些内疚。

    看见顾续拿来了小剪子和小钳子时,抬头望向他,“对不起……”

    顾续再次蹲身。

    她鼓起腮帮子,又说,“我不该错怪你。”

    被错怪都是小事。

    所以顾续没有回应,只是轻轻的牵起沙发垫,将一半垫子折起来,露出她的伤口来,“忍着点,有些疼。”

    伤口破皮的地方比原来的三分之一还要宽了,如今被擦破了一大半。沙

    沙发垫上细细的毛线粘在皮肉上,顾续只能用剪子,小心翼翼的,一根一根的剪断它们。

    然后另一只手,提着沙发垫。

    最终成功的将沙发垫从她的右腿上移开,这一看才发现上面粘着她伤口流出来的黄水,好大一片呢。

    “必须消炎。”顾续皱着眉头,拿着钳子又把残留在她脱皮处毛茸茸的残留物,一根一根的夹开。

    整个过程,没有弄疼她丝毫。

    “一般的消炎药孕妇应该都不能用。”顾续起了身,“你等等,我给大伯打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顾大伯,听闻侄儿媳妇烫伤了,好是一阵紧张,推荐了好几款孕妇用的安全无副作用的烫伤膏药。

    顾续准备挂电话。

    顾大伯又说,“顾续,今天是你生日,你小子该不会让一个孕妇替你下厨,才让叶姑娘烫伤的吧?”

    “……”顾续真是冤枉。

    不过,确实是因为他照顾不佳,才让佳佳受了伤。

    所以对着电话那边,老老实实的说,“是我不好。”

    “顾续,别欺负叶姑娘,听见没,好不容易娶了个这么靠谱的媳妇,现在叶姑娘又怀了身孕,好好疼她,知道吗?”

    “是,大伯,我会好好照顾佳佳的,你放心。”

    连叶佳佳也听出这意思了,电话那头的大伯是在责怪顾续。

    最后看顾续挂了电话,走过来,她立即开口,“对不起!”

    “怎么又犯傻了?”顾续弯腰,摸了摸她的脸,“我去给你买烫伤药,你等等我,很快就回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