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第611章 别废心思了

    黑色的迈巴赫依旧开在回到西湖春天的大道上。

    车子不急不徐,窗边轻风呼啸,路两旁金色的银杏被风吹得摇摇坠坠。

    挂断电话的顾续,心里有些顾虑。

    那个孩子偏偏在今天出了状况,好巧不巧,他不敢肯定一定是陈静姿的伎俩,但他知道事情绝不会如此简单。

    想来这一天的生日,是佳佳陪他过的第一个生日,而且还是烛光晚餐,气氛浪漫。

    如果就此去了医院,会不会让佳佳失落?

    车子一路减速,顾续犹豫着。

    在开到前面的一个十字路口时,车子突然右转弯。

    顾续最终还是决定去一趟医院。

    他不喜欢拖泥带水,也不想等到陈静姿满了月子再解决这件事情了。

    事情,终得是有个了断。

    车子右转弯,进入另一条方向完全不同的公道,那里是通向民胜医院的方向。

    顾续用车载电话,拨了叶佳佳的电话号码,那一组他能倒背如流的数字。

    “佳佳!”电话接通的时候,顾续又看了看手腕上的百达翡丽,现在刚好是五点十六分,他算了算时间,又说,“我要晚一个小时回家。大概六点半到家里。”

    “……”电话那头的佳佳瞬间失落,看了看餐桌上摆好的烛台、卡通情侣套装的餐具、还有香喷喷的各种菜品,还有那光是看一看就香醇醉人的红酒,最后还是善解人意的笑了笑,“没事,我等你,你别急,事情处理好了再回来。”

    她没有多问。

    既然顾续说要晚点回来,一定是有急事。

    接到顾续的电话时,她刚好在餐桌前再次检查着餐具烛台还有红酒的摆势,是不是足够完美。

    电话那边的顾续顿了顿。

    叶佳佳等着他继续说话,纤细的手指离开了光洁透明的高脚红酒杯,随后坐到身后的椅子里,“顾续,你在开车吗,开车就别打电话了。我等回家,注意安全。”

    “佳佳。”顾续心里有愧,“我是去民胜医院。”

    听到民胜医院四个字时,叶佳佳的突然咯噔的疼了一下。

    去医生干什么?

    是因为陈静姿在医院吗?

    还是因为那一份亲子鉴定的报告?

    难道顾续真的相信孩子是他的?

    说到底,顾续还是相信陈静姿?

    “佳佳?”顾续似觉着叶佳佳走了神,“我处理完事情就回来,回来再和你细说,你有在听吗?”

    “哦,在呢。”叶佳佳不想让顾续知道自己心里的疼痛和失落,掳了掳耳畔边上的碎发,笑了笑说,“刚才窗台外面有一只猫,不只是谁家的。你去处理吧,我等你。”

    电话这头顾续,心里涌过一股胡甘泉,动容而欢心,总觉得佳佳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子,让他感觉很轻松。

    于是,说了声挂了。

    然后握紧方向盘,踩了油门,加速前行。

    而西湖春天的叶佳佳,一直在想着那份亲子鉴定报告。

    倘若孩子真是顾续的,叶佳佳二话也不会说,也不会像现在这般难过。

    可这个孩子不是顾续的。

    是陈静姿做了假。

    顾续如此就信了?

    他开着车子,不顾她准备的烛光晚餐,赶去医院看那个孩子,看陈静姿,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

    那对母子,一个是他的前妻,一个是他的“孩子”,虽然他不知道真相。

    但他是因为那份DNA对比报告,才对的。

    带什么样的心情呢,对前妻,对自己的孩子,愧疚,遗憾,还是激动?

    会不会有丝丝的左右为难?

    叶佳佳不想再给顾续添加麻烦,所以挂了电话后,就再没有打扰他,追问他。

    不去追问,不代表不在乎。

    那个人是他的前妻,她没有办法做到心如止心。

    内心里的忐忑,久久不平。

    一直等,一直等,等到超过了七点,顾续还没有回来。

    叶佳佳几次想打这一通电话,几次作罢。

    看着餐桌上的烛台,红酒,佳肴,心里说不出的复杂万千。

    -

    而顾续那一边。

    他一赶到医院,就去了重症监护病房。

    孩子又突发了情况,医生束手无策,最后顾续亲自给刘院长打了一通电话,让刘院长亲自来抢救这个孩子,孩子才从鬼门关拖回来。

    这个孩子是由高烧发热引起的突发呼吸道感染,中枢神经系统乃至肺、胃肠道等感染,从而发生了惊厥昏迷、全身发紫、抽-搐的情况。

    经过两个小时的抢救,刘院长终于从从抢救室里走出来,揭开面上的蓝色口罩,露出疲惫的却庆幸的笑容来,“顾少,恭喜,孩子抢救过来了。”

    顾续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顾少,同时恭喜你,当父亲了。”刘院长拍了拍顾续的肩,“幸好这孩子没有烧成脑炎,没有把脑子烧坏,否则以后智力就会有问题了。但后期还是要注意好好照顾。”

    “刘院长。”顾续礼貌的听完刘院长的话,这才解释说,“孩子不是我的。”

    “?”刘院长皱眉,看了看一旁明明如释重负、却又在听闻顾续这句话后又突然紧张起来的陈母,“可是孩子的外婆不是说你是孩子的父亲。”

    “院长,我有些事情要解决,回头和你解释。”顾续斜睨了一眼身侧的陈母。

    刘院长立即会意,和他道了别,转身离开,和旁边的医院一边吩咐着孩子接下来的注意事项,一边走远。

    顾续侧了身,看向他的前岳母。

    时间似乎是静止了,在他审视的目光落在陈母的身上时,陈母立即目光闪躲,不敢看他的眼睛。

    过了好半响,顾续才缓缓的抬起薄唇,“阿姨,许久不见,你瘦了许多。”

    “……”陈母还是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点了点头说确实是瘦了些。

    顾续仔细的观察了一阵,陈母的鬓角也和陈父一样,有了斑白,看来近段时间因为陈静姿的事情,两老确实是操劳辛苦。

    “阿姨,这辈子无缘做您的女婿我也很遗憾。我和静姿注意做不了一世的夫妻,不可能再有将来。”顾续身手垂在身侧,望着陈母时语气坚定、字字清楚,“所以像报告做假这样的事情,以后您还是别再废心思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