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第604章 我为什么要生气

    顾续也朝着云墨目光注视的白字黑字望去。

    大概看了看,才知道云墨皱眉的原因为何,大概他是对他的方案表示异议。

    顾续也本是想和云墨商讨此处的。

    但听闻云墨提到陈静姿,心思减了半分。

    沉沉的叹一口气,抬起头来,望向思索着的云墨。

    “阿墨。”顾续微微皱起俊秀的双眉,显得有些伤感,“我是不是挺失败的?”

    脸上没有多余笑容的云墨,这才抬起头来,目光投落在顾续的身上,打量一二。

    从来没有听过顾续说自己失败,今天是怎么了,所以皱眉问,“失败?”

    “呵!”顾续从鼻息里发出一轻苦笑,“我一直以为我可以经营好我的感情。没想到到了如今,我和静姿之间,却要她算计我,我算计她。”

    “算计?”云墨抓住顾续话语里的某个词汇,表示疑惑,“你什么时候算计过她?”

    在云墨的眼里,顾续可一直是个国民好老公。

    “我知道那孩子不是我的。”顾续再一次苦笑,望向云墨身后的落地窗,目肖由近及远,在触及到天边的浮光时变得更加伤感,“我让舒润找了两家侦探社,查清这孩子的身份。”

    “那就对了。”云墨还以为顾续所说的失败为何事,原来是感情,“只要你懂得堤防姓陈的,我就放心了。”

    顾续瞧云墨拿出黑色的钢笔,抽开笔筒,在策划案的某一处,画了一道双横线,听他又说,“你们之间,你没有对不起她。就没有失败之说。”

    云墨放下手中的钢笔和策划案,抬起头来,“你知道你最成功的地方在哪里吗?”

    顾续皱眉。

    “遇上佳佳。”云墨提醒着,一想到叶佳佳那样温婉的女子能给顾续带来幸福,他的唇角就不由自主的扬起优雅的笑意,“对付陈静姿这样的人,该算计就算计,别念旧情。”

    -

    下午六点三刻。

    顾续一个人开着黑色的迈巴赫,在西湖春天别墅外的莲子池前,划出一道优雅的弧度。

    最后,稳稳的驶进了地面车库。

    别墅的厨房,刚好对着别墅前的莲子池。

    正尝着汤汁是否入味的叶佳佳,看见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了车库,赶紧关了火,有围裙上擦了擦手,欢喜的迎了出去。

    刚好在玄关处,迎见开门而入的顾续。

    “回来啦。”叶佳佳上前接住顾续手中的公文包,“刚好只可以吃饭了。”

    “我自己来。”顾续握着公文包不放,估计是慢这么点小事也累着了她,见她身上围着围裙,微微皱眉,“你做的晚饭?”

    “嗯。”叶佳佳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我让周姨先回去休息了。”

    顾续的眉头皱得更紧,腾了一只手落在叶佳佳的额头上,轻轻揉了揉。

    目光里带着几丝深情,又有几丝责任,“你还怀着孩子呢。”

    “没事。”叶佳佳咧唇一笑,“做顿饭而已,又不累人。”

    “……”顾续望着如此欢喜的她,眼角里染上了感动,又摸了摸她的脑袋,“明天让周姨做晚饭就好。”

    “我做的饭不会比周姨做的难听的。”叶佳佳说着,一边走向厨房,一边吩咐他可以洗手准备吃饭了。

    顾续将公文包放在置物架上,跟着走到厨房。

    经过餐厅的时候,看见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四道菜,每一道菜都用保鲜膜封着。

    厨台前的叶佳佳,正盛着最后一道茶树菇排骨汤。

    “洗手准备吃饭了啊。”叶佳佳捧着精美的陶瓷汤碗,转身时碗里的汤汁轻轻荡漾,散出一阵浓浓的香味。

    顾续洗了手,赶紧接过她手中的汤碗,和她一起走到餐厅。

    叶佳佳先坐下,一一撕开餐盘上的保鲜膜,一阵热气与香气缓缓飘散。

    顾续的鼻息里,满满都是菜香味,浓浓的,香香的。

    “好香。”他不由来了食欲,“我今天要吃三碗米饭。”

    叶佳佳听了,乐呵呵的笑了笑,“那也不能吃撑了啊。”

    席间,顾续往叶佳佳的碗里夹了清蒸金宝鱼的鱼腹,“佳佳,有件事情想告诉你。”

    “嗯。”叶佳佳优雅的扒着米饭,抬起眼帘安安静静的看着他。

    “今天陈静姿的父亲来找我做孩子的DNA对比,我答应他了。”

    “好啊。”叶佳佳想也不用想,“这样就可以知道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了。如果是,到时候再和陈小姐商量抚养的事吧。”

    “你不生气?”顾续试着问。

    “我为什么要生气?”叶佳佳夹了一块西兰花,咬了一小口又说,“查清楚不是更好吗?”

    “……”顾续终于算是安心了。

    “不过……”叶佳佳这一皱眉,让顾续落地的石头,又悬挂在了心中,听她又说,“以后关于孩子抚养的事情,可能会很麻烦。我想陈小姐应该……”

    “佳佳。”顾续斩钉截铁,“你现在怀着孕,我不会让你过得不安宁的。”

    “我知道。”叶佳佳又扒一口米饭。

    -

    第二天顾续去上班时,叶佳佳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给乔乔打一通电话。

    接到电话的乔乔,正在家里吃着榴莲,一不小心榴莲掉在了她洁白的连衣长裙上。

    “怎么了?”叶佳佳听闻那边的乔乔传来一阵叫声,不由皱眉。

    乔乔放下手机,摘了另一只手的薄膜手套,顺便划开免的键,“还不是因为你,你的电话一来,我的榴莲就掉在裙子上了,不知道能不能洗掉。”

    “拿干洗店洗,我帮你出洗衣费。”叶佳佳开着玩笑,乔乔叹气说,“叶佳佳,这可是阿墨送给我的最新的衣服,好几万银子呢。”

    “我都要愁死了,你还在我面前秀恩爱。”

    “怎么了,顾续对你不好吗?”

    “不是,小安,陈静姿要求让她的孩子和顾续做DNA。说心里话,我不希望这个孩子是顾续的。我感觉这个孩子也不是顾续的,但是我怕陈静姿在报告上做什么手脚。”

    “靠!”听到这里的乔乔,暴跳如雷,“她陈静姿还敢做DNA,不是自找死路吗。不过用脚指头想一想,就知道她陈静姿不会安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