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第509章 随缘

    短短的一句话。

    来世,我愿做落在你眉间的一粒雪,甚至是撩乱你发的风。

    却透着无尽的悲凉。

    从字面上,顾续仿佛是看到了叶佳佳的内心。

    那种渴望爱情,却得不到爱情,渴望拥有,却从不曾拥有的心情。

    他,又怎能不懂?

    他们都是在爱情里,以卑微姿态,用尽全力去爱的人,却也是深深被伤害的人。

    有那么一刻,顾续拿着叶佳佳的手机,久久沉思。

    ——或许他和佳佳,适合一起走进共同的婚姻。

    叶佳佳做完B超,又是十几分钟之后。

    她是这一组被叫进去的人里,第一个出来的,手里拿着一个B超的检查单子。

    掩了B超室的室,站在门口,垂头着看手里的单子。

    微微蹙眉,似在琢磨。

    顾续拿着手机起身,踩着脚下一双干净好看的男士皮鞋,大步走到她身边。

    递上手机,“给。”

    叶佳佳这才从恍然大悟的接过手机。

    那发愁的目光似在说:瞧我这记性,连手机都忘了。

    然后摸了摸脑袋,扬起头来礼貌的说了声,“谢谢!要不是你,可能手机就丢了。”

    顾续将双手插入裤包里,“你不只丢这一次手机吧?”

    “你怎么知道?”叶佳佳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握着检查单子,做惊讶状。

    顾续皱了眉,“你总是神思恍惚,不丢东西才怪。”

    别说是她自己忘记了丢东西,就是小偷坐在她旁边,往她包上划个口子,盗取财物,她也不会警觉。

    叶佳佳掳了掳耳畔边上的碎发,露出那颗美美的黑痣来,温婉的笑了笑,“还真是被你说中了。”

    “我大伯的手术还有十几分钟,等他出来了再给他看看检查单子。”

    “不用的,我可以找别的医院,顾叔叔很忙的。”她是真不忍心打扰顾大伯。

    “他打过招呼的,一定要等他从手术室出来。”顾续从西装裤包里,抽出了手,伸向她说,“单子给我看看。”

    “我看过了,好像没什么大问题。”虽然她看不懂,但确实是没什么大问题。

    可顾续还是从她手里把检查的单子拿过去。

    垂眸仔细的看了看,每一行字,每一句话都认真琢磨着。

    看了约莫一分钟,这才抬起头来,“不管怎样,让专业的医生看看吧。我大伯应该快从手术室出来了,走吧,去楼下等他。”

    等顾大伯做完手术后,顾叶两人已经在他的办公室等候了几分钟。

    一推开门,顾大伯就欢喜的望着二人,那坐在他办公桌前犹如臂人般的背影,“检查做完了?”

    叶佳佳立即推开身后的椅子,起了身,转身望向顾大伯。

    “顾叔叔!”

    “我看看检查单子。”

    顾续抢着把单子递给顾大伯。

    顾大伯看了看,挑眉微笑,“看来没什么大问题,应该是普通的感冒引起的咽喉发炎,扁桃体也有些发炎。我给你看些中成药,回去按时服药,记得多喝水。”

    开完药后,顾大伯起身,“顾续,陪陪佳佳,我去拿药。”

    “叔叔,不用的,我自己去就好了。”

    顾大伯微笑,“我去不用排除,现在人正多,不知道要排到猴年马月呢。”

    顾续拍了拍叶佳佳的肩,“让我大伯去吧。”

    顾大伯离开的时候,叶佳佳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来电上闪烁着陆逸尘的名字。

    顾续比她还先看见这个名字。

    她并没有及时接起电话,而是张望着远去的顾大伯。

    “佳佳,你的电话。”铃声连续着,顾续才提醒,“是陆总打过来的。”

    叶佳佳从门外回头,有些错愕,“陆总?”

    “思思的陆粑粑,陆逸尘!”顾续再次提醒。

    叶佳佳的脸色,瞬间巨变。

    顾续能清楚的看见,她的神情由愕然再紧张,再由紧张再惊喜。

    最后又人惊喜归于忐忑。

    想来,她一定是还未完全放下陆逸尘。

    一个被她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又怎么可能轻易忘记。

    顾续方才还在想,中午约她一起吃饭。

    反正从医院走出去后,也快中午了。

    现在因为陆逸尘的这一通电话,却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叶佳佳也拿着手机,走到了办公室外,这才划开接听键。

    手机的听筒放在耳畔边上时,叶佳佳并没有立即出声。

    而是想静静的,听一听对方的声音。

    到底是有多久了,陆逸尘从来没有给她主动的打过一通电话。

    那边,很快传来一声儒雅温和的声音,“佳佳!”

    “逸尘!”喊出这声逸尘,叶佳佳早已泪水模糊,“找我有事吗?”

    尽管心里波澜万千,却保持着平静的声音。

    她不想让陆逸尘发现,她还没有完全放下她。

    “没事,就是问你最近过得好不好。”

    “挺好的啊。”

    “嗓子怎么有些哑,感冒了?”

    “没有,昨晚吃了些辣。”

    “我没什么事,冬春交替,注意身子,别感冒了。”

    “谢谢!”

    “听说你最近在相亲?”

    “嗯,三十了,再不把自己嫁出去,真的没人要了。”

    “那祝你打个合适的。”

    “你光说我,你呢,是不是也该考虑考虑终身大事了?”

    “我这边要忙了,下次再聊。”

    “好,下次聊,拜拜。”

    叶佳佳先挂了电话,因为她害怕从电话里听闻那种冰冷的嘟嘟声。

    下次再聊。

    也许没有下次。

    也许,下次,又是一别经年。

    挂完电话时,叶佳佳站在风口的回廊中,迎着初春的冷风,悲凉的笑了笑。

    明明已经决定要相亲了,为什么还会因为一通电话,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呢?

    发了会儿呆,这才发现她接电话的时候,已经离顾大伯的办公室,越走越远。

    这才将手机放回了白色的风衣里,往回走去。

    顾续站在顾大伯的办公室门口,身后的办公室紧掩着,他手里拧着一袋药品。

    他提了提手里的药,“我大伯出去了,让我把药交给你,送你回去。”

    叶佳佳上前接过他手里的一袋药,又掳了掳耳畔边上的碎发说,“谢谢,不用送我了。对面就有地铁,我坐地铁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