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4.第494章 我怀孕了

    乔乔迎上去,细长的双臂攀在云墨的脖子上。

    满脸的欢喜洋溢,酒窝深陷时,朝气蓬勃,如同是一个阳光烂漫的小姑娘。

    可她今年,明明已经三十一岁了。

    生下肚中的三宝,将是四个孩子的妈。

    怎么就如此年轻活力呢!

    定是爱情,犹如雨露般,将她滋润着。

    就在乔乔沉浸在浪漫温馨的甜蜜中时。

    小腹处突然又传来了一阵异动。

    她顿了顿,“别动!”

    “怎么了?”云墨看她突然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由皱眉,“哪里不舒服吗?”

    “三宝胎动了!”她赶紧握住他的手,穿过她薄薄的睡衣,贴在她的肚子上,“你别动,快感受一下。”

    两人屏住呼吸。

    他宽厚的手掌温热的贴着她的小腹。

    安安静静的等待着。

    安静得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在这静静流淌的空气中,轻呼呼的响起。

    “真的动了。”云墨那张俊脸,闪过孩子似的欢喜,“动了,好被被三宝用手指头轻轻碰了我一下。”

    “很奇妙吧!”

    “……”云墨不答,只是更加小心翼翼,更加安静的感受着。

    三宝在他的手掌下,大约过几秒钟跳动一下,只是短短的一两分钟,便胎动了数次。

    只是后来,云墨怎么和三宝沟通,他们都不愿意再动了。

    “三宝,睡啦?”

    “不可能一直都动的。”

    云墨仍旧不舍得抽手,抬头望向乔乔,满眼惊喜,“原来胎动如此美妙。”

    “你要是母亲,你会觉得更神奇。”乔乔咧嘴一笑,“我的感受和你的感受,又完全不一样。”

    云墨又摸了摸她的肚子,垂头说,“三宝,粑粑要是能代替麻麻的辛苦,粑粑也愿意顶着一个大肚子在人前走来走去。”

    乔乔被逗笑,“男的顶着大肚子在街上走来走去,那不成人妖了。”

    -

    是夜。

    另一边的顾续,在东山湖畔别墅的书房里,看着今天和云墨商量的策划案。

    修修改改,终觉得不满意。

    文档里的文字,好大一段的删除,修改。

    他修长好看的手指,离开电脑键盘。

    本是握着手机,想给云墨打个电话,在电话里和他商量。

    又想着如今乔姑娘已经怀孕四五个月了,得腾出更多的时间让云墨多陪陪乔姑娘。

    再说,抬头从窗外望出去,夜色已经很深了。

    窗外的梅花几近凋零。

    看来,冬去春来,天气很快就该暖和起来了。

    只是这初春的夜里,仍旧凌寒。

    到现在,顾续才发觉,自己在书房这一呆,不知不觉就已经快零点了。

    而且,书房也一直没有开暖气。

    好在他血气方刚。

    饶是满屋子的冷空气,依旧没有把他冻着。

    起身倒了一杯水,喝掉一大半,刚准备回到书桌前,再整理整理文档中的内容。

    便听到隔壁的卧室处,传来了门被推的声音。

    而窗外,没有风。

    卧室的门,不应该是被风吹开的。

    保姆只是白天来打扫房子,偶尔他在家做一顿饭。

    如今这上千平米的别墅,空空荡荡,只有他一个人。

    会是谁?

    小偷不可能。

    东山湖畔的安保做得很好,从无偷窃先例。

    就在顾续疑惑之时,听闻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缓慢的朝书房走来。

    这阵脚步声,熟悉到让他立即猜到了是谁。

    想起离婚时,并没有让陈静姿把钥匙还给她。

    所以,朝书房走来的人,一定是陈静姿。

    顾续的心情,瞬间低落了起来。

    心痛的同时,也夹着一份恨。

    他有多爱陈静姿,便有多恨。

    恨她为何离了婚,和姜涛在一起来,还要出现在这个家里。

    果然,下一秒,陈静姿推开了书房的房门。

    看见他端着水杯站在办公桌前,桌子上的电脑屏幕尤是明亮。

    上面有一页密密麻麻的文字。

    想来,他还在忙着工作。

    进门与他对上目光的那一刻,陈静姿显得很内疚。

    同时也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弱势状态。

    如果是以前,顾续一定会上前紧紧的牵着她的手。

    对她嘘寒问暖。

    可如今,他只是目光清冷又刺痛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落在她身上的目光,甚至还带着些许恨意。

    这让陈静姿显得更加内疚。

    “阿续,这么晚了你还在办公?”

    “……”他没答,只是皱了眉,目光更加清冷。

    “你吃晚饭了吗?”

    “……”

    “要不要我给你做点宵夜。”

    “……”

    “你还要忙多久?”

    顾续将手中的水杯,放在身后的办公桌上。

    并不看她,声音清冷,“你回来做什么?”

    “我。”陈静姿咬了咬唇,慢慢的垂了下头,“我回来看看你。”

    “现在看到了。我很好。”顾续垂在身体两侧的手,默然握拳,“你可以走了。”

    陈静姿猛然抬头,“阿续,我……”

    “不要叫得如此亲热。”顾续斩钉截铁,“陈小姐,请叫我顾先生,或者顾续。”

    “……”陈静姿的心犹如滴血。

    “陈小姐,你这么晚来陌生男人家中,你丈夫知道吗?”

    “阿续……我,我……”

    “请你分清楚你的身份。”

    “阿续,我,我怀孕了。”

    顾续就知道,她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告诉他这个消息。

    他没有半点的惊喜,甚至很抵触,冷笑着说了一声,“恭喜!你老公应该很高兴。不过我听说,他最近缠上了官司,似乎还没有从拘留所放出来。”

    “……”陈静姿又悔又恨的咬了咬唇。

    顾续又说,“怎么,姜家势力不够,没办法担保出姜少?你是来求我向阿墨求情的吗?”

    “我来不是为了姜涛的事。”陈静姿站在原地,紧张的抓住衣服一角,咬了咬唇又说,“我是为了这个孩子而来。”

    顾续想看看她到底唱的是哪出。

    离婚的是她,说不爱他的也是爱。

    总不可能她后悔了,想回到他的身边?

    反正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他索性绕过办公桌,坐到椅子里。

    看似漫不经心的翻开电脑上的文档,一字一行的看着,似乎在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说辞。

    陈静姿依然站在那里,身旁刚好有一株盆栽的银柳。

    那还是过年时,云家猜人送过来的花,白的,花的,紫的,蓝的,都有。

    这样的银柳,最适合过年的时候摆在家里。

    一直到年后,它们依然鲜妍的盛开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