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2.第482章 你无耻

    听到这个消息的陈静姿,本就难堪的看色,刷的一下白了。

    但还是尴尬的笑了笑,看着云乔两人的手紧紧的牵在一起,宛如一对壁人的他们眼神交流间尽显恩爱。

    “恭喜啊!”

    乔乔和陈静姿到底也是熟人。

    虽然后来发现陈静姿做了许多对不起顾续的事。

    但还是会给陈静姿几分薄面,也就不想在她如此失魂落魄时再打击她了。

    只是寒暄的说道,“也恭喜你,又嫁了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

    陈静姿脸上挂着的笑意,苦涩极了。

    这时,姜涛从走廊的转角处走来。

    本就愤愤不平的他,在看见周身都散发着龙瑞之气的云少。

    火气顿时就歇了。

    只是心里仍旧气愤。

    看着尴尬的站在云乔二人身前的陈静姿,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这个女人,云少怎么可能把他当猴一样的耍。

    其实,他就是和陈静姿玩一玩的。

    哪有真心想娶她。

    陈静姿在云乔二人面前,很是尴尬。

    朝后走了两步,挽起姜涛的胳膊,“阿涛,我们走吧,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吃海鲜吗?”

    姜涛用力甩开她,“别拉拉扯扯的,看着你就烦。”

    “阿涛?”陈静姿完全想不到,前几分钟还对她宠爱有加的男人,竟然如此态度,“你怎么这样?”

    “就这样?”

    “昨天你娶我的时候,你明明不是这个样子的。”

    “……”

    “你以前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你还想我对你怎样?”

    姜涛有气,不敢发在云少身上,也确实是没那个本事。

    窝着一肚子的火,也只有朝陈静姿身上发了。

    无比嫌弃又厌恶的瞪了陈静姿一眼,“真倒霉,捡了个二手货。”

    “你说什么,什么二手货?”

    “你不就是个二手货吗?”

    “姜涛,上大学我跟你的时候,可是个黄花大闺女。”

    “你别跟我说,你跟顾续这十一年,没跟他上过床。”

    “姜涛,你无耻。”

    下一瞬,陈静姿抬起纤细的手掌,用力的落在姜涛的脸上。

    这一巴掌,扇得很响。

    就在陈静姿伤心欲绝的落着眼泪。

    刚刚弄明白,为什么云少和姜涛会同时出现在这里时。

    姜涛也一个反手,更加用力的落在陈静姿的脸颊上。

    陈静姿倒退了两步,脚跟刚好撞在身后一株盆栽的金钱树上。

    乔乔佯装心疼,却并不上前掺扶,“姜少,你怎么可以打女人呢,太过分了。”

    似乎,是特意在这个时候火上烧油,让陈静姿更加难堪。

    本来陈静姿就够丢颜面了。

    云墨挽着乔乔,“乔乔,这是别人家的家事。”

    乔乔跟着他迈开步子,边走边说,“对哦,别人家的家事。我们管不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管好不好,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后悔也来不及。”

    后面这一句,才是她想表达的重点。

    站在金钱树前的陈静姿,果然是后悔莫及。

    没想到,爱了十余年的男人,原来是这样的本性。

    等乔乔和云墨离开这座大厦,刚刚坐车车里。

    便看见陈静姿哭着从大厦里跑出来。

    哭得那叫伤心欲绝。

    乔乔坐在副驾驶室的车椅上。

    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望着陈静姿远去的方向,突然大快人心。

    “阿墨,我以为你对顾续这件事情,会袖手旁观呢。没想到你干得这么漂亮,同时羞辱了这对贱男贱女。”

    阿墨按了一键启动。

    转着方向盘,在车停场上划过一道优雅的弧度。

    车子缓缓的离开停车场,上了大道后,这才提速。

    “如果那时候拦着顾续,不让他娶陈静姿,或许现在会有另一个人好好的爱他,照顾他。”

    阿墨想起以前的那段岁月,很是后悔。

    眼里闪过清冷,“也早该让姓姜的有所收敛。”

    “这不能怪你,你都说过了,顾续爱得飞蛾扑火,你阻止也没用的。”

    “不。”阿墨认真的开着车子,从他有着性-感喉结的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简直是有着一股魔力,“那时候只顾着忙事业,疏忽了很多。”

    “要是那时候你不忙事业,我也不可能在最佳的时机遇上你。”

    阿墨握着方向盘侧了头,皱眉望了她一眼。

    她笑了笑说,“如果你不忙事业,肯定会有时间去谈恋爱,去认识更多的异性。说不定比我好的女人一大把,你遇上对的人,也就不会和我结婚了。”

    “我们是缘分注定。”他笃定着。

    女人确实是一大把。

    好女人也不少。

    可在他的眼里,她才是唯一,才是这世上最好的女人。

    从大厦里走出来的姜涛,看着云少绝尘而去的幻影,眼里是深深的仇恨,针尖麦芒般的随着幻影,望向车流的远处。

    直到在长长的车流中,瞧不见幻影的影子了,他握紧的手依然冒着青筋。

    这个时候,姜父打来电话,“阿涛,合同签下来了吗,什么时候交接?”

    “爸。”姜涛很没脸面,站在冰冷的风雪中显得很卑微,“合同我没签下来,对方爽约了。”

    “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一定能搞定这个合同吗?”

    “爸,你听我解释。”

    “要不是你拍着胸脯在我面前保证,我就让你哥去谈这个合同了。”

    “爸,不是我没尽力,是……”

    “你在哪里?”

    “我在X公司啊,我刚刚还在努力。”

    “这么大的风声,又带着哪个女人去逛街刷卡了?”

    “爸,不是的。”

    “好了。”

    电话那边的姜父,是失望透顶。

    姜涛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冷冰冰的断线声,心里害怕极了。

    “完了,完了,继承权肯定会是大哥的。”

    他紧握着手机,咬牙切齿。

    “云少,你不是在媒体前欣喜若狂的宣称,你太太怀了三胞胎吗?

    “明的不行,总可以来暗的。”

    “你叫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安生。”

    “快过年了,我不会让你过个安生的好年的。”

    滋生在姜涛眼里的,是无尽的仇恨。

    像他这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本就整天游手好闲,没有正经的心思。

    心里面想出来的手段,自然也是下三滥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