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第477章 原谅我,对你爱无能

    年轻漂亮的白衣护士,绕过陈静姿,走到顾续的床头柜处。

    将手里的盘子放在柜子上,扯下面上的面罩时,露出了清丽的笑容。

    “顾总,您的药刚刚配下来。我帮您倒水吧。”

    如果不是陈静姿在,顾续肯定会拒绝,他不喜欢异性对他太好,不愿意给任何异性丝毫亲近他的机会。

    可今天,似乎是为了赌气。

    竟然点了点头,任由护士倒来了温水,又将分配好的药丸递到他的手里。

    看着他顾下药丸,还温柔的朝护士说了声谢谢。

    饶是他希望看见陈静姿吃醋在意他的一面,却还是失落了。

    陈静姿的目光里,根本没有丝毫的醋意。

    只是安安静静的等在那里,似乎与她无关。

    “顾总,您好好休息。”

    护士走后,顾续这才又望向在床边站得端端正正的陈静姿。

    她手中拧着一款新款的包包。

    好巧不巧,顾续前两天才在国际时尚杂志上见过。

    是这个月爱马仕刚出的柏金钻石肩包。

    精致的做工,奢华的装饰。

    鳄鱼皮,钻石,白金,18K的金链条长肩带。

    杂志上宣称,这款包包只有八个卖到了国内。

    但这个包,不是他给她买的。

    他每个月会给她好几万的零花钱,但也远远不够买下它。

    必然也知道,那是姜涛送给她的。

    如此奢华的包包,顾续不是送不起。

    他好歹也是坐拥上百亿家产的CEO。

    只是,陈静姿从来不会很喜欢他送的礼物。

    她只会表面上说喜欢,说谢谢。

    可她的心,终归是在那个男人身上。

    顾续承认,姜涛确实是人才俊俊。

    或许,有些话总是要摊开了来说。

    以至于让忍了许多的顾续,终于决定问她问个明白。

    可刚刚沉沉的吸一口气,想将胸口的郁闷之气都随之排出。

    下一瞬,陈静姿倒先开了口。

    她拧了拧手里的18K金链条长肩带。

    将它抓在手里,似乎有些慌乱。

    但还是咬了咬唇说,“顾续,我们离婚吧。”

    顾续听得清清楚楚。

    反而平静了。

    没有那么山蹦地裂的激动情绪。

    只是静静的,静静的看着陈静姿。

    那目光仿佛是深山树林里,挂在树梢高处的一轮明月。

    明明清亮无比,却透着无尽的荒凉和苍寂。

    他没有立即回答陈静姿。

    就这么平静的打量着她。

    与她对视。

    或许自知羞愧。

    陈静姿立即垂了头。

    又拉了拉手里的18K金链条肩带。

    咬咬唇说,“你适合做我的亲人,哥哥,但我们不适合做夫妻。”

    “……”他给她的,是死一样的无声。

    “顾续,原谅我,始终没能爱上你。”

    “……”

    “你很好,真的。只是我依旧爱着姜涛。”

    “……”

    “我们离婚吧。”

    “……”

    “我不想婚姻里总是平静无波,没有滴点激情的涟漪。”

    “……”

    “你对我越好,我越觉得没有爱情的味道,只是被你照顾着。”

    “……”

    “甚至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竟然也不会心疼,也不会反感。”

    “……”

    “这样的婚姻,本就是病态的。”

    “……”

    “顾续,原谅我,对你爱无能。”

    “……”

    “但不管我被人唾弃也好,瞧不起也好,我依然决定结束这段婚姻。”

    “……”

    “顾续,我已经不年轻了,趁着青春的尾巴,我不想错过我想追求的。”

    “……”

    “顾续,我知道你很爱我,如果你真的爱我,放手成全我,好吗?”

    “……”

    “有总要飞蛾扑火的爱一次,我也想。”

    或许已经开了口,陈静姿索性全部吐露了出来。

    她道着,道着,便又与顾续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目光里。

    可怜楚楚有之。

    痛苦有之。

    哀求有之。

    无耻,也有之。

    只是顾续给她的回应,一直是死一样的无声。

    她等了半余分钟。

    没有等到她想要的回应。

    催促着,“顾续?”

    顾续这才漫不经心的端起床头柜上的杯子。

    垂头轻抿了一口杯中的水。

    那是刚才的小护士,帮他倒的温水。

    犹有余温。

    暖人心窝。

    饶是一个与他毫无瓜葛的护士。

    也能给他如此的温暖。

    可为什么,眼前这个被他深爱的,爱她胜过爱自己的女人,却一直在往他的心口捅着刀子?

    是。

    他也想飞蛾扑火的爱一次。

    用尽所有的力气,对她好,爱护她,疼爱她。

    十年,不能打动她的心。

    那就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一辈子。

    直到彼此两鬓斑白,额角满皱的时候。

    他扶着她,她终归会觉得,只有他才是她的依靠。

    可似乎,等不到那一天了。

    他也累了。

    放下手中的杯子后。

    那轻杯子碰撞在床头柜的咯噔声,同时响在彼此的耳迹。

    让陈静姿一阵害怕。

    以为他不会放手。

    又楚楚可怜的哀求。

    “顾续,如果你真的爱我,成全我,放手,好吗?”

    顾续这才漫不经心地望过来。

    微微皱眉,“姜涛决定娶你?”

    “……”陈静姿没好意思说出口,只是垂头点了点。

    顾续从鼻息里发出一声沉重的呼吸。

    “你抬头看着我。”

    陈静姿缓缓抬头。

    他又问,“你想清楚了?”

    陈静姿点点头。

    他也不想多问。

    虽然他是男人里,为数不多的痴情汉。

    但也是理性的。

    一旦决定的事情,谁也拉不回来。

    即使下一刻,陈静姿不想离婚。

    这婚,今天也必定得离。

    就在他沉默的这半余分钟,陈静姿赶紧又补充。

    “顾续,我不会要你的一分财产,我净身出户。”

    “我答应。”顾续的目光,果断的从她身上抽开,“你该得的财产,我一分也不会少给你。不会让你白跟了我这么多年。”

    陈静姿的眼里,立即闪过一丝无比的欣喜,“顾续,你真的同意离婚。”

    顾续没有回答。

    陈静姿又问,“那你哪天出院,出院我们就去办离婚。”

    “……”

    “行吗?”

    顾续这才又抬眼望过来,眼里闪过一丝冷笑。

    下一秒。

    干脆利落的扯掉了自己手中的输夜管。

    但他住院这几天来,每天都会输液,所以手背上扎的是留置针。

    输液管是扯掉了,但手背的血管里还有一根留的针尖,露在皮肤处的是接头。

    胶布被拔掉后,血立即涌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