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2.第472章 为了那个男人吗

    后来的每一天,乔乔都会让Adma开着车,接她和思思去医院,中午去一趟,晚上去一趟。

    直到顾续的六天禁食期过了,后来每天晚上去一趟。

    顾续倒是特别喜欢思思这孩子,有思思在跟前和他说着话,他也没有时间去想那些悲伤的事情。

    他很感激乔乔把他当哥们一相对待。

    手术后的第二个月,顾续再做复查时,胃部的手术创伤康复得很好。

    只是医生建议说,他半年内都不能再喝酒,平时要饮食清淡,以药为辅,以良好的生活规律和饮食规律为主,好好的调养胃病。

    一个月过去了。

    陈静姿的第N次回娘家。

    当她推开东山湖畔的别墅家门时,已经是夜里七点多了。

    这些天她不在家,顾续也放了保姆的假,一个人在家里。

    刚好,他坐在餐厅里吃着晚饭。

    整个上千平米的别墅,只有餐厅和厨房的灯是亮着的。

    窗外的皑皑白雪,衬托得客厅更加的入目荒凉。

    明明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别墅,却了无生气。

    陈静姿走进去,在玄关处换着鞋,看着黑沉沉的宽敞客厅,头一次觉得这个家好冷清。

    可她不知道,这十一年来,顾续从来没有觉得这个家像一个家。

    尽管他们也有过欢笑,但那不是夫妻间的恩爱。

    她一边躺在他的身边,一边想着另一个男人,上锁的抽屉里,那一本又一本的日记本,全是她对姜涛的思念。

    可他从不会因此,而苛刻她半分,反而越发的疼爱和体贴。

    陈静姿沿着餐厅的灯走过去。

    依稀闻着紫薯粥的清香味传来。

    从阴暗走向光亮中时,她娇瘦的身影投落在灯光中,看着顾续的背影儒雅绅士的坐在餐桌前。

    有那么一刻,陈静姿是觉得顾续是可怜的。

    而这身背影,也是孤独的。

    可她对顾续,没有深深的爱,只有愧疚和那无耻的依靠。

    大抵是,他连她的脚步声都熟悉了。

    在她还离着他有十几二十米时,他就迅速的转身。

    推开身后的椅子起了身,见到她风尘仆仆而归时,眼里有了一丝光亮。

    “阿姿,你回来了?”他大步走过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她望了望四周,淡淡道,“周姨不在家?”

    “你没在。我让她回去休息了。”他接过她手里的包包,“吃晚饭了吗,如果没吃,我们出去吃。”

    “吃过了,爸做的饭菜很好吃。”她淡淡的看了一眼餐桌上的粥,“你晚上就吃这个?”

    “胃有些不舒服,粥清淡些。”

    “胃痛吗,吃胃药了吗?”

    “吃过了,没事。”

    “没事就好。”

    “……”顾续的心,微微疼了一下。

    陈静姿对他,永远是这种表面式的关心。

    似乎只是随口问问,如普通的熟人见面时,随口的寒暄。

    可他并不计较,只是心口微微的疼了一下。

    便拉过她的手,立即皱起眉头来,“怎么这么冷。”

    “我穿得也挺厚的。”她很快就从他宽厚的掌心里,溜出了她的纤细手掌来。

    而且,溜得很快。

    顾续也习惯了,但还是固执的牵起她的手来。

    一直搓,一直搓。

    又拿在嘴边小小心翼翼的哈着热气。

    他宽厚的手掌,足够包纳下她小小的手。

    白炽灯光下。

    两人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看起来和睦恩爱。

    大约过了几分钟,陈静姿的手暖起来了。

    可顾续不知道,身体的温度可以捂暖,可是她的心就是铁石心肠。

    无论你怎么捂,含在嘴里也好,还是捂在手心也好,终将是捂不热的。

    一颗石头,怎么能捂热?

    “好了。”顾续握着她温热的手,唇角处扬起优雅的笑意,“等会儿去洗个热水澡。”

    “老公。”

    “嗯,怎么了?”

    “我明天还要回一趟娘家。”

    “哦。”他的语气显然是失落的。

    “这一次,我真的是回娘家。”

    “……”以前的每一次,都不是吗?可顾续并不拆穿,只是笑了笑,“好,以后你去哪里告诉我一声,让我知道你安好。如果你愿意,我送你去。”

    姜涛回来的这段日子来,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是去了哪里。

    每一次的各种各样借口,他都知道。

    只是,他从来不会拆穿。

    “老公。”

    “嗯。”他的声音,哪怕只是一个字,也永远是十足的有耐心和轻柔。

    “听说,FB公司要收购一个视频网站?”

    “你怎么知道?”哦,对了,他忘了,姜氏也有意收购这个网站,姜涛让她来找他?

    他已经猜出了答案。

    可还是要亲口听她说出来。

    看她垂了头,咬了咬唇,“老公,你能不能。”

    “……”他屏住呼吸,安静听着。

    两人就一直站在餐厅的水晶灯下,一步也没挪过。

    听到这里时,顾续才拉着陈静姿的手,绕过餐厅走回了客厅。

    让她坐在沙发里,还问她要不要喝水。

    她摇头。

    他还是固执的泡了一杯她喜欢喝的红枣姜茶,递到她的面前。

    然后,坐在了沙发的对面。

    以前,他都喜欢坐在她的身侧。

    可今天,想让自己好好的看清,她开口帮前男友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会不会对他有内疚?

    “刚刚你不是有话要说吗?”他依旧绅士优雅,温柔乳软。

    陈静姿捧着姜茶杯,垂着头,咬了咬唇,“老公,这项收购案,你可不可以收手。”

    “是为了姜涛吗?”饶是沉稳如顾续,还是忍不住先她一步问了出来。

    陈静姿立即抬起头来,眼里有深深的担忧,“老公,这个收购案对姜涛真的很重要。”

    “……”他告诉自己,不能动怒,不能动怒。

    “你也知道姜涛还有个哥哥,姜伯伯一直在权衡到底要把继承权给谁。”

    “……”

    “所以这个收购案对姜涛真的很重要。”

    “……”顾续的心滴着血,原来她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内疚,反而全是担忧这个男人是否能得到继承权。

    “老公,你说过无论我提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我的,你还记得吗?”

    “记得。”顾续落在陈静姿身上的目光,平静无波,心却在滴血,“可我说过,我会给你我的所有。但FB集团是阿墨的,我只持有百分之五的股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