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8.第468章 你值得拥有更好的

    眼里的顾续,虽是热血之躯,可却虚弱的如同一张纸片,似乎随时都会被风吹倒。

    他苍白的面容中,那干枯的两片薄唇,严重的缺水,可他不能饮水。

    以前炯炯有神明亮清明的目光,由虚弱到哀痛,再由哀痛到无可奈何。

    顾续叹一口气,迎上阿墨的满眼笃定,近乎哀求着,“阿墨,如果是兄弟,你就让我去一趟拘留所。等看着静姿没事了,我一定会回来养病。”

    “我问你,你知道陈静姿为何进了拘留所吗?”

    “我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她在那里一定很无助。”

    阿墨胸口有口恶气,噌噌的往上串。

    “你他-妈-知不知道,陈静姿是因为和姜涛偷-情,才被扫黄组抓进了拘留所。”

    “我-他-妈-不知道。”顾续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用力的吼了出来,气愤极了,“为什么,你偏偏要说出来?”

    阿墨心疼着,“你又何若自欺欺人?”

    “……”顾续不答。

    只是凶厉的目光由强转弱,最后悲伤横生。

    或许是刚才一阵大吼,震得胃痛,他皱了眉,难受极了。

    却又缓缓的松开眉头,不想在人前表面出脆弱的一面。

    这时,听闻呼叫铃的护士闻声而来,看见阿墨,“云少。”

    “顾少的输液管,你看一下是怎么回事。”

    护士走过来看了看,“顾少,你是不是太用力了。”

    等护士重新调理后,吩咐着,“顾少,你要静养,多躺着,别太用力。记得一定别喝水,四十八小时后才能饮水,六天后才能进食。”

    顾续什么也没有回答,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独自沉思。

    护士走后,阿墨大抵是发现自己的态度不好。

    轻轻的后了拍他的肩,“你别这么难过。你要把陈静姿捞出来,我去捞就是。实话告诉你,是我不让陈局放人。”

    “……”顾续这才抬头,紧皱了眉头。

    阿墨沉沉的叹一口气,“对不起,陈静姿是你的宝贝,动不得,我现在就打电话放人。”

    说着,阿墨给陈局打了一通电话。

    “把陈静姿放了。”

    “是,云少。”

    “别让她知道,是我让你放的。”

    “……”

    “就告诉她,证据不足,让她回家。”

    “是。”

    “等等,用警车送她安全回家。到家后,给我个电话。”

    “云少,你几个意思,扣人的是你,放人的也是人我。”

    “照做就是。”

    挂了电话,阿墨做无可奈何状。

    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后,看着气若游虚的顾续。

    “现在放心了吧?”

    顾续似在赌气,怪他扣着静姿,甚至是怪他安排了扫黄组。

    所以一声不吭。

    阿墨坐在他的床边,也跟着沉默了几分钟。

    过了会儿才说,“顾续,你和陈静姿离了吧,她根本……”

    “不爱你”三个字,阿墨没忍心说出口来。

    顾续倒接上他的话说,“总有一天,她会感动的。”

    “你以为你这是痴情吗,你这是愚蠢。该对什么样的人付诸真心,你怎么分不清楚。如果陈静姿是个好姑娘。”

    “她本来就是好姑娘,她如果不单纯,怎么可能被花言巧语的姜涛玩弄?”

    “……”阿墨一脸黑线。

    “阿墨,谢谢,我有我的坚持。”

    “……”

    “就像乔姑娘有她的坚持一样。”

    “……”

    “就在我们所有人都以为你回不来了,你早就尸骨无存了,可她却一直坚信,你会回来。”

    “……”

    “我也坚信,阿姿回有感动的那一天。”

    “顾续。”阿墨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你值得拥有更好的。”

    “我不需要。”

    -

    阿墨独自开着车,离开民胜医院,回东明珠。

    这个冬季,在今夜的冷洌中,悄无声息的下起了第一场雪。

    他以为是雨,直到停下了等红灯时,这才看见落在车窗外的是雪。

    做尽的轻模样,飘飘扬扬的落下来。

    如果照着这样的雪势,明早的D市,一定是白茫茫的一大片。

    车子开到一半,他越想越气愤,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用力的捶了捶车窗。

    他这个兄弟,怎么就如此一根筋呢。

    顾续的执著和乔乔的执著,完全是两回事。

    他和乔乔是真心相爱。

    可顾续给陈静姿的爱,那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

    陈静姿只会变本加利的,把他当成是替身,肆意的践踏他的真心。

    车子开到东方明珠的庭院前时,蓝牙感应门自动朝两旁敞开。

    幻影在庭院前的假山喷泉前,优雅的划了半圈弧形。

    然后熄火。

    乔乔的来电,正好在这个时候打过来。

    蓝牙接听。

    “阿墨,孩子们已经睡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了。”

    “我看下雪了,你路上小心些,还在顾续那边吗?”

    “已经在楼下了。”

    过了十余秒,乔乔从二楼的卧室阳台上,朝下面望来。

    看见他熄了车灯,朝下面挥了挥手。

    “快进去,别着凉了。”

    “阳台开了空调的。”

    下车前,他特意调整了自己的情绪,不想让乔乔担心。

    一只脚迈到地面时,已见庭院外的大理石上,已经铺了薄薄的一层雪花。

    轻轻一踩,便是一个浅浅的脚印。

    他昂起头来,朝二楼的阳台望去,“挂了,我马上上楼。”

    乔乔嗯了一声,看他挂了电话。

    能从明亮的路灯下,看见他在浅浅的雪地里,落下的一排排脚印。

    男人的脚印,每一步都很稳重,霸气。

    过了约莫半分钟。

    阿墨上了楼。

    卧室里开了空调,远没有屋外那么冷,反而温暖极了。

    阿墨刚一进门,乔乔便迎上来。

    看见一身风尘仆仆的他,赶紧拍了拍他身上未化的雪花。

    “才半个小时,外面的雪就铺了一层。看来明天起来,思思和阿泽可以堆雪人了。”

    阿墨让她不用拍,脱下了风衣和外套,只穿了一件粉色衬衣的他,倒显得更加的儒雅绅士了。

    她又拂去他墨黑深密的头发上,那些雪花,“洗澡吗?”

    “嗯。”他抓着她的手,“今天感冒好些了吗?”

    乔乔咧唇一笑,点了点头,“嗯,喝了好几碗柚皮呢,鼻子也通了,就是喉咙还有些痛,可是明后天就好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