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5.第465章 顾粑粑生病了

    陶瓷杯里的水,被乔乔喝去了一大半,杯子依旧滚烫灼人。

    阿墨端着杯子搁在床头柜上,回头时双眉微蹙,但对上她期待的目光时却又温柔一笑。

    宽厚的手掌落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抚了抚,“放心,顾续已经醒了。我刚从他那里回来。我暂时不会告诉顾续的。让陈静姿暂时在扫黄组的拘留室呆几天。反正她还不敢给顾续打电话。”

    “这个时候确实不要告诉他。”乔乔沉沉的叹一口气。

    阿墨又说,“他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说着,起身,绕过床尾,从床右侧的床头柜里,取出一个笔记本来。

    等他又坐到乔乔的身边时,乔乔把脑袋凑过去,显得很好奇,“看什么呢,看得这么仔细?”

    “我抄了一些孕期突发疾病的民间治疗方法。”他翻着纸页,发出沙沙声响,翻到治疗感冒的那一页,颀长的手指顿了顿,一目一行的阅览着。

    乔乔挑眉说,“什么时候记了这么多?”

    “有些是从书上摘录的,有些是去网上的论坛和贴吧,还有怀孕妈妈帮里抄来的。”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记了这么多孕妇生病的治疗方法?”

    “你睡觉的时候抄的。”

    她看着笔记本上,全是他遒劲有力的字迹。

    每一条都记得特别的清楚。

    当时他一条一条的记录下来时,一定是特别的用心。

    乔乔甚至能够想象,他去网上找来这些土方法时,是有多么的用苦良心。

    “不咳嗽吧?”

    她摇了摇头。

    他又看向纸页的手抄字迹间,“喉咙痛?”

    “嗯,鼻子塞。”

    “呆会儿我下楼去买几个柚子。”

    “吃柚子就能好吗?”

    “柚子皮煮水,对孕妇没有负作用。”

    “我还不知道呢。”

    “给我看看温度计。”

    “给。”

    “三十七度五。”他有模有样的看着那条水银线,“不是很严重。”

    他合上摘抄的笔录,放进床头柜里,里面还夹着他随手放的一只黑色钢笔,看来是准备随看随记。

    然后从她身边起了身,弯腰揉了揉她的脑袋,“是要下楼吃晚饭,还是我给你端上来?”

    “我哪有那么娇气。”她已经掀开了被子,两只脚穿进可爱的阿狸拖鞋里,“下楼吧,又不是月子里。”

    “那就再穿一件外套。”他随手拿起她脱在床边的黑色小波点羽绒服,递给她。

    这件白波点深黑色的羽绒服,还是她和思思的亲子款。

    圆领,肩上有蝴蝶结。

    衣摆刚好到腰间,下面坠着白色的镂空蕾丝。

    穿在思思的身上,就是小版的芭比娃娃。

    穿在她的身上,也是可爱无比。

    她顺手把散在肩头的头发,扎成了丸子头。

    很随意,却在发丝被扎起的那一刻,露出两腮的腮红来。

    不知是因为她正在发烧,还是脸色本就红润。

    所以这红红的脸蛋,倒衬托得她更显年轻。

    依然如多年前,他们初见时的那般朝气蓬勃。

    阿墨牵过她的手,扣在掌心,拉着她迈步时大拇指在她手心里轻轻摩挲,“手心都是烫的,等会儿吃完饭歇半个小时,好好洗个热水澡降降温。”

    “可是我想去医院看看顾续。”她昂起头来,望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

    他也侧头望来,“外面天冷,看样子要下雪了。”

    两人步入卧室门外,她撒娇道,“我多喝两碗柚皮水,多穿一件衣服嘛,戴上手套,戴上帽子,围上厚厚的围巾嘛。”

    他依然皱眉。

    她继续撒娇,顺带摇了摇他的胳膊,“阿墨?”

    “好吧。”又在她的掌心里轻轻的摩挲着,才又道,“穿厚一些。”

    阿墨也没有吃晚餐,但开餐前先让吴妈去楼外的超市买了几个柚子,亲自剥了柚皮放入沙锅,等锅里的水滚开后,开了文火。

    这才扣着乔乔的手走出厨房,“吃完饭刚好可以喝。”

    餐桌上,只有他们夫妻二人。

    平时用晚餐,天色还早。

    今天已经八点多了,天色深暗。

    乔乔怀这三胎,除了用大卫那天吐了一次,后来再也没有吐过。

    胃口大开。

    阿墨经常问她,真的不会有呕吐恶心感吗?

    她会挑眉说,你希望我妊娠反应太严重吗?

    他说,没有当然是最好。

    她笑,很奇怪哎,这三胎反而不吐了。

    嗯。

    怀孕的反应各有不同,每个人不同,每一胎也不同。

    她怀这三胞,比怀思思那一会儿,轻松多了。

    “阿墨,顾续醒来后说什么了吗?”

    “没。”

    “你没问他为什么要喝酒?”

    “他没说什么。”

    “唉,他往这医院一住,不知道又要养多久,身子才能好起来。胃穿孔可不是小事情,还好没事。”

    这时,在房间里看着阿泽做作业的思思跑出来,抱着乔乔的胳膊忙问,“妈妈,顾粑粑为什么要去医院,你们今天早上不在家,是不是陪顾粑粑去医院了?顾粑粑生病了吗?”

    乔乔放下手中的瓷碗,揉了揉思思的脑袋,“顾粑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我要去看顾粑粑。”思思也是重情重义,小眼圈顿时就红了,“我要去医院。”

    乔乔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庭院外的树枝被狂风肆虐着,东倒西歪,看样子不是要下雨就是要下雪,而且空中还飘着被吹落的花瓣。

    自从阿墨对花粉不再过敏后,庭院里种的花越来越多。

    能从落地窗外,清晰的看见红色的,白色的花瓣飘在半空。

    那些种在土里,种在盆栽里的花朵,东零西落的,不成模样。

    今天的风,当真是肆意了些。

    她从落地窗外抽回了目光,又揉了揉思思的脑袋。

    “宝贝乖,周末带你去看顾粑粑好不好?”

    “我不要周末。”

    “外面天冷。”

    “麻麻!”

    “思思?”

    坐在对面的阿墨从餐椅上起了身,绕过餐桌走到母女俩身边来。

    蹲在思思的身边,牵着她的一双小手,“思思乖,周末就带你去。今天太晚了,外面风又大。况且顾粑粑也需要休息,好不好?”

    思思想了想,才点点头,“好吧。”

    乔乔让阿泽把思思又带回了房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