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第463章 将来会是个模范好丈夫

    想着思思和阿泽这两个孩子,乔乔这才有了回东方明珠的心思。

    却还是站在手术室的走廊处,担忧朝里面望了一眼。

    紧掩的深绿色防辐射、防菌门,只有两道格子般的玻璃窗口。

    朝里面望进去,并看不见手术的过程,而只是一个长长的过道,有无好几间手术室并排着。

    不知道顾续在哪一间。

    乔乔特意凑近看了看,那一眼失落极了。

    空空的室内过道,仿佛被无限的拉长,望不见尽头似的。

    她又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抚了抚肚子里的孩子们,这才抬头望向紧搂着她肩膀的阿墨。

    “那我先回去一趟,有情况立即给我打电话。”

    “放心吧。给顾续做手术的,是两个外科最权威的医院。”他揉了揉她的脑袋,安慰着,“其中一个是顾续的大伯,他不会有事的。”

    “顾续的大伯赶回来了?”

    “嗯,半夜来的。”

    乔乔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算是安慰了一些。

    “那陈静姿那边?”乔乔皱眉,“要不要让她来医院看看顾续?”

    “她既然在扫黄组呆着,就让她呆个够吧。”提到陈静姿,阿墨目光幽暗,叹一口气,冲她笑着说,“Adam等几分钟就到了,回去别告诉思思她顾粑粑生病的事。”

    “嗯。”

    约莫六点四十左右。

    乔乔就坐着Adma那辆霸道的悍马离开了医院。

    可心思还在手术室里。

    冬天的早六七点钟,天色还和夜晚一样黑。

    没有丝毫的透明迹象。

    浓浓的天空,是深黑色的。

    车子上了高架桥时,乔乔可以看见许多条马路,穿梭着明亮的车灯。

    许是因为和顾续已经有了亲情,总是放心不下他。

    她倚在车窗处,透过小小的车窗缝隙,吹着冬天的早晨里,那冷洌的风。

    或许是思绪太重,所以丝毫没有察觉到这片萧瑟的寒意。

    爱情里,为什么可以有执念如此深的人。

    顾续是个比她还执著的人吧。

    她曾被楚楠天深深伤害时,及时抽身。

    一转身就遇到了良人——阿墨。

    可顾续啊,顾续。

    你怎么非要陷在这滩泥泞里?

    你的痴心,在陈静姿那里根本是视而不见的。

    顾续啊,顾续,你什么时候才可以遇到你的佳人?

    “Adma,你有爱过的人吗?”她从车窗外,抽回神思,这才觉得有些冷,关了车窗,侧头望着高鼻深目的异国男子。

    “或许吧。”Adma耸耸肩,他的中文似乎是越来越流利了,“不过我这种身份的人,哪有资格谈什么爱情。”

    乔乔一阵苦笑。

    “以前听阿墨说过,你正是想金盆洗手,所以才干保镖这一行?”

    Adma默认。

    乔乔又说,“那祝你在我们国家,找到你所中意的姑娘。”

    “谢谢BOSS。”Adma稳重的打了一个转弯,笑着说,“我也希望。”

    -

    回到东方明珠的时候,刚好七点零几分。

    以前思思在东方明珠别墅区上幼稚园时,都是早上快八点才起床,洗漱,早餐,到学校也才九点。

    自从阿墨给思思换了学校,就不得不早起了。

    乔乔刚刚从玄关处走进去,便听见思思和阿泽的声音,从餐厅处传来。

    以前的思思会有起床气。

    她要催她好几遍,她才肯起床的。

    可自从阿墨带着阿泽回来后,思思跟着阿泽,从来不懒床。

    她在玄关处换了鞋,绕过镂空的隔断走进客厅,又从一扇拱门进了餐厅。

    两个孩子坐在若大的长形餐桌前,显得特别的空荡。

    可是却十分的温馨。

    阿泽帮思思剥着鸡蛋,刚刚过十岁的他,有着一种彬彬有礼的风度,很儒雅,只是不怎么爱笑。

    他皱眉看着吃相不雅的思思,看她被牛奶噎了一口,赶紧拍了拍思思的背。

    “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咳咳,阿泽哥哥,我都饿了一个晚上了。”

    “给,慢点吃。”

    “阿泽哥哥,粑粑麻麻回去学校接我放学吧。”

    “会的,早上他们只是有事在忙。”

    “好吧。”

    她以为她和阿墨不在,思思会哭闹呢。

    没想到被阿泽照顾得很好。

    她走过去,摸了摸思思翘在脑后的糖果辫,满意的点了点头。

    “宝贝,谁给你扎的头发,好漂亮哦。”

    “妈妈回来啦?”思思包着嘴里的鸡蛋回过头,“阿泽哥哥给我扎的头发啊。”

    乔乔望向阿泽,“你会梳头发?”

    阿泽只是浅浅的笑了笑。

    乔乔心里一阵欣慰。

    想着等阿泽长大了,谁要是嫁给他,一定会很幸福的。

    阿泽也应该是个模范好丈夫吧。

    不过,那还是很久远的事情呢。

    陪孩子们吃完早餐,乔乔站在庭院前目送他们离开。

    Adma送孩子们去上学,看着阿泽和思思手牵着手,一大一小,一男一女,还真像是亲兄妹呢。

    直到车子远去,她才抽回目光。

    本想回别墅里,倚在沙发上等候阿墨的消息。

    可是等着,等着,她就睡着了。

    连吴妈帮她盖上毯子,她都毫不知觉。

    医院那边。

    十点多的时候,深绿色的手术室终于打开了。

    顾续的伯父和另一个外科医院一同走出来,两人面容疲倦,交谈着。

    见到阿墨时,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声云少。

    阿墨赶紧走上前,迎着两个前辈,担忧的朝里面望了望。

    “顾续呢,顾续什么时候出来?”

    “麻醉还没过,六个小时内会醒来的。”顾伯伯说。

    阿墨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手术成功吧?会不会有后遗症?”

    顾伯伯也叹了一口气,“就看顾续的造化了。胃穿孔修复手术,都会有后遗症的,而且康复的过程很痛苦。”

    阿墨目光一暗,垂了头。

    “云少。”顾伯伯的手掌落在他的肩头,“这段时间给顾续好好放个假吧。虽然我知道你刚刚大难而归,但顾续确实是需要好好的休养。”

    阿墨点头,“我知道。都这个时候了,我怎么可能还让他继续工作。顾伯伯放心吧,照顾顾续的事,我会安排的。”

    “嗯。”顾伯伯点了点头,又说,“中午我还有一场外科手术,我先去休息了。”

    “顾伯伯。”他在身后喊了一声,看顾伯伯回了头,才又问,“顾续的爸妈……”

    “他们早就不管顾续的死活了。十几年前他们给顾续添了一个小弟弟,重心都放在那小子身上。你还是不必通知他们,免得闹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