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2.第462章 第一次暴粗口

    “乔乔。”阿墨抬手,颀长的手指落在她的眼角,顺着她的泪痕一直拂到脸颊处,直到她晰白的脖间,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你快哭成泪人了。”

    救护车开得很急,可乔乔还是朝着窗口朝前面喊了喊,“司机,能不能开快点?”

    “乔总,您别急。”车上的医院安慰着,“就算顾总是酒精中毒,也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可是顾续的脸怎么如此冰冷?”乔乔又蹲在了顾续的身边,拭了拭他的脸,摸了摸他的手,触手冰冷。

    直到她的手指落在顾续的鼻息出,感受到他的正常呼吸时,这才松了一口气。

    医生又说:“看情况,也许是酒精中毒,也有可能是急性胃穿孔,或者胃出血。”

    半个小时后,顾续被送进民胜医院。

    经过检查,昏迷结果出来了。

    医生站在乔乔和阿墨的手边,神情凝重。

    “乔总,云少,顾总是因为急性胃穿孔导致的昏迷,必须进行普外科手术。您们看,谁来签字?”

    顾续的父母一直不在身边,乔乔这么些年来从来没有见过顾爸顾妈。

    虽然知道顾云两家是世交,但听阿墨说过,顾家家道中落,对顾爸顾妈一直不了解。

    这会儿,顾续最亲最近的人,只有陈静姿了。

    可陈静姿的电话就一直没有打通过。

    乔乔担忧的咬了咬唇,“如果不手术,会怎样?”

    医生说:“已经因为腹膜炎导致了中毒性的休克了,如果再不争分夺秒的抢救,恐怕……”

    “赶紧手术。”阿墨一直阴沉着脸。

    手术一直进行着。

    顾续的手机在阿墨这里。

    阿墨一通又一通的打着陈静姿的电话,却一直是关机状态。

    “阿墨。”乔乔站在阿墨的身边,心情特别的低落,“顾续应该不知道陈静姿的事吧。”

    阿墨握紧手机,“现在最重要的是让陈静姿到医院来,顾续需要她。”

    “我给Adma打个电话。”

    一分钟后,乔乔挂了Adma的电话,望向神色凝重的阿墨,“陈静姿和姜涛在公安局的扫黄组办公室。”

    “他-妈-的,还有闲心去偷情。”乔乔见阿墨紧锁了眉头,额头处青筋浮现,这还是她第一次见阿墨暴粗口,想来也是被陈静姿这贱人给气极了。

    她沉沉的叹一口气,“阿墨,对不起,是我不好。”

    “乔乔。”阿墨赶紧松开了紧锁的眉头,两只宽厚的手掌落在她的肩头处,搂着她,又轻柔的抚了抚她脸颊上被风吹起的碎发,“我不该给你带来坏情绪的。你别担心了,顾续会没事的。”

    “可是医院说,胃穿孔修补手术有风险,很有可能进行胃切除。而且阿墨本来就喝了酒,麻醉会有风险,我怕……”

    “别担心,顾续上辈子积德多,不会有事的。”

    医院的走廊处,灌进来丝丝缕缕的冷风。

    阿墨把自己的风衣脱下来,披在她的肩上,包紧她娇小的身子,心疼地望着她,“让你别来,你非要跟来。我真怕你和孩子有事。”

    “我不会有事的。你出事的时候我都挺过来了,我没那么娇气。”她摇头,“我只想看着顾续平安无事。”

    “会的。”他重重点头,“一定会没事的。”

    顾续的手术,一直持续着。

    这大冬天的,医院的走廊处冷风肆意。

    阿墨真担心乔乔的身子,况且她还怀着身孕,而且是三胞胎。

    孕妇感冒,那可不好。

    他劝了她许多次,说要送她先回东方明珠。

    可她固执的摇头,非要等到顾续的手术做完。

    阿墨无奈,只好让她先到云家的预订病房里休息。

    这间病房曾经她生思思时住过,云老爷子中风时也住过。

    是一间套房,应有尽有。

    即使医院被刘院长接管后,这房病房也一直为云家人预留着。

    没有外人进来住过,倒像个温暖的小家。

    和她在美好时光的小房间一样,布置得很温馨。

    尽管躺在了床上,可乔乔依然放心不下顾续。

    “阿墨,要不要通知顾续的爸妈?”她倚在床头。

    阿墨拉着被褥盖在她的身上,掩了掩被褥一角,摇头说,“不必。顾续和他爸妈的关系并不好。”

    乔乔皱眉表示疑惑,这些年来从来不知道这些事。

    阿墨继续解释着,“因为顾续娶静姿时,顾伯父顾阿姨坚决不同意,还说要和顾续断绝关系。可顾续还是义无反顾的取了静姿。”

    “为什么?”乔乔的眉头皱得更紧,“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幸福吗?”

    “顾家家道中落,大部分原因也和姜家有关。而陈静姿是姜家不要的准儿媳,顾家自然不希望顾续把陈静姿娶回家门。”

    “原来还有这一段。”乔乔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手掌落在阿墨的手背上,紧张道,“你快去手术室外看一看顾续怎么样了。”

    手术一直从夜里十二点多,进行到早上八点。

    六点多的时间,乔乔从云家病房醒来,阿墨不在身边。

    她第一时间去了顾续的手术室外。

    阿墨紧张的跺步在手术室的门外,那焦急的身影让乔乔的心情顿时不好了。

    大步迎上去,焦急问,“是不是顾续发生什么突发情况了?”

    阿墨紧锁的眉头,在侧身见到她娇小的身影时,瞬间散了开来。

    大抵是怕她担心,所以骗她说,“没事,只是手术还没结束。”

    其实,顾续是中途进行手术时,突然大出血,需要输血,但血库不够。

    刚好阿墨和顾续的血型相同,他便输了八百毫升的血给顾续。

    乔乔握紧他的手,看他血色不太好,“阿墨,你的脸色不太好,要不你回去休息。”

    “不。”输这点血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曾经在原始森林里,他流过更多的血都活过来了,“我已经打电话给Adma了,他等会儿回来接你回去。”

    “我要在这里等顾续从手术室安全的出来。”她坚持。

    “乔乔,听话。”他抚着她的头顶,皱眉说,“我知道你担心顾续,可是你也要顾及咱们的宝贝。”

    “阿墨,没事的。你不在的这几年,我每天都和妈妈一起锻炼身体,我的身体素质向来很好的。”

    阿墨哄着,“那你回去看看孩子们,休息一下我再来接你来医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