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第460章 怎么了,跟老公说说

    “陈静姿?”叶佳佳也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还真是陈静姿,她身边的男人不就是那天和她开房的男人吗?”

    乔小安递到嘴角的卤鸡抓垂到身体右侧,左手默然握拳,指甲深深的掐进自己的掌心里,恨得咬牙切齿,“那个男人是她的前男友,叫姜涛。”

    “你知道?”

    “阿墨告诉我的。”

    “云少也知道顾续老婆出轨的事?”

    “嗯。”

    “那顾续知道吗?”

    “他不知道,我们也没忍心告诉他。”

    叶佳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顾续真是个可怜的男人。”

    是啊,这个时候,顾续还在忙着赚钱。

    可陈静姿,却打扮得像个学生似的,和野男人约会。

    来这里看电影,打扮得这么嫩是为什么?

    和野男人一起回忆大学时代的美好时代吗?

    乔乔真替顾续不值。

    把所有的痴心和柔情都付诸在这么一个贱女人的身上。

    她想,如果撞上陈静姿,索性就给她一巴掌。

    可是陈静姿和那个男人,买完爆米花后,就直接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她和叶佳佳站在商铺外的台阶处,迎着午后的冷风,突然觉得世界怎么如此灰暗。

    顾续啊,顾续。

    乔乔是真心心疼这个男人。

    叶佳佳的目光,从远处的一对贱人身上抽回来。

    落在她的身上,拉着她的衣袖安慰着,“好了,你是个孕妇,别为了不值得的人动怒。”

    她反而把拳头握得更紧,“贱人,贱人,气死我了。”

    叶佳佳握起她握紧拳头的那只手,将她的拳头扳开,不想她太过动怒。

    安慰着:

    “加上你家收养的那个男孩,还有你肚子里的三胞胎,你已经是五个孩子的妈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我气不过,你要是知道了顾续的故事,你也会气不过的。”

    “可你现在是孕妇啊,孕妇不能动怒。”

    “不行,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那你还想怎样?”

    乔乔就这么握着鸡抓思索着。

    叶佳佳想转移她的注意力,“电影快开始了,咱们进去吧。”

    “不想看了。”

    “可是。”

    乔乔把卤鸡抓塞回叶佳佳的袋子里,拉着她的手就往对面走,“我们去对面喝咖啡。”

    “孕妇不能虽咖啡吧。”

    “我喝白水,你喝咖啡,行了吧?”

    两人进了咖啡厅。

    乔乔简单的点了两杯饮品。

    拿着电话开始给Adma打电话。

    等她吩咐完Adam,仍旧是气呼呼的。

    杯里柠檬花茶,被她用吸管搅得七零八碎的。

    茶里的花瓣,一瓣一瓣的在水中旋转着。

    一如她混乱的心情。

    “乔乔,你到底是有多生气?又不是你的老公出轨。”

    “你不知道顾续对我们云家有多大的恩,况且顾续是个好男人,不比阿墨差。”

    叶佳佳捧着咖啡杯,用勺子优雅的搅了搅,端到唇边轻轻抿了一小口,“那你也不用打电话,让你的保镖跟踪顾续的老婆吧。”

    乔乔用力的松开杯里的吸管,“你信不信,今天晚上陈静姿这个贱人,肯定还会背着顾续,和姜涛这个大贱人去酒店开房。”

    “白天已经偷偷约了会,晚上应该没那么嚣张吧?”

    “你不信?”

    叶佳佳若有所思,“这女人应该不会这般放肆吧。”

    乔乔立马打通了顾续的电话,“顾续,静姿今天忙吗,我闲得无聊想找她陪陪我。”

    那边的顾续正和阿墨聊着,接到电话望了一眼阿墨,“她回娘家了,过两天才回D市。”

    “哦,那算了。你和阿墨在一起吗?”

    “怎么,查岗?”

    “那没事了,没事了。”

    挂了电话,乔乔将手机重重的摔在餐桌上。

    似乎把心里的气愤发泄在手机上,“瞧吧,陈静姿这贱人竟然骗顾续说,回娘家了。过两天才回来。”

    叶佳佳搅着咖啡杯的手,缓缓停下来,皱眉说,“还真是会骗人啊。”

    乔乔气呼呼的从鼻息里哼了哼声,身子靠到身后的沙发上,“我让Adam继续跟踪这个贱人,上次警告过她她不知道收敛,还变本加厉了。今天晚上,我让她好看。”

    叶佳佳问,“你打算怎么办?”

    “反正我已经想好了整她的办法。”

    乔乔气不过,拿起叶佳佳袋子里的鸡抓猪蹄就开啃。

    眼见一袋的鸡抓猪蹄啃完了,她又在咖啡厅点了两份甜品。

    吃着,吃着,也就解气了。

    可还是觉得特别不甘心,一边往嘴里送着蛋糕,一边说。

    “佳佳你不知道,顾续是个特别好的男人,要是我没遇上阿墨,我肯定会对他动心的。”

    “有这么好?”

    “他跟你的情况差不多,一直痴心的暗恋着陈静姿,被陈静姿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

    “就是这个姜涛,是她的前男友。后来他们吵架闹分手,她就赌气嫁给了顾续。”

    “……”

    “你不知道,顾续娶陈静姿的时候,她已经怀了姜涛的孩子。”

    “啊,顾续这么傻啊?”

    “不是傻,是痴情。太爱一个人,对方的所有缺陷他都会忽略不计的。”

    “后来呢?”

    “后来顾续让她生下这个孩子,说会视会己出,但是她自己不生,流掉了。”

    “……”

    “反正顾续比阿墨宠我,还要宠陈静姿。”

    叶佳佳听到这里,纤细的手指落在脸颊边,拂着碎发别到耳后,似若有所思,“那他比我还可怜。单恋一个人是很痛苦的。”

    乔乔伸手握住叶佳佳的手,“佳佳,对不起,勾起你的伤心事了。”

    叶佳佳摇了摇头,脸上的悲伤一闪而过,“没事,都过去了。我既然决定放下逸尘,就不会再想不开。”

    “你最近真的去相亲了?”

    “嗯。”

    “怎么样,有合适的吗?”

    “不怎么样。”

    面对叶佳佳的苦笑,乔乔心情极了。

    爱情里总是这样。

    不是人人都会像她一样,能够遇上自己的良人,疼自己,爱自己,忠于自己。

    否则,哪来的人生八苦。

    除去生老病死,其实最痛苦的应该是求不得,爱别离吧。

    晚上回到东方明珠。

    思思和西泽都睡了。

    乔乔看着身侧,靠坐床头,正看着孕期书籍的阿墨,悲伤的叹了一口气。

    她刚想开口,阿墨便察觉到她的异样,将手中的书插上书签,放到一边,揽着她的肩入了怀。

    “怎么了。”他的另一只手,落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心情不好?跟老公说说。”

    她又叹一口气。

    “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