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第449章 你真香

    灯影闪烁的远处,顾续迈着优雅大方的步伐走过来,驻步云乔二人身前。

    从服务生手里接过一杯红酒,夹在手指尖,优雅的荡了荡酒杯,杯中摇曳生辉。

    “乔姑娘,云少,阿姿她身体不舒服,只能中途离开,实在抱歉。”

    “……”乔乔心里嘀咕,什么叫身体不舒服,明明是出去偷男人了。

    “我替阿姿敬你们一杯,祝你们终得团聚,幸福绵长。”

    “顾续,你已经喝不少酒了,我们这里就不用敬了。”乔乔拦着。

    看着顾续这阵绅士风度,心里不忍,若是让他知道他的老婆出了轨,该是怎样的一种伤心和绝望。

    而她又听阿墨说起,顾续爱妻如命,顾续那些过往的种种,着实的让乔乔感动,可是如此好的男人,陈静姿怎么舍得伤害?

    她借口说要去洗手间,却在角落处拨通了Adam的电话,“顾续的老婆刚刚上了出租车,你还在酒店外面吗,有没有看见?”

    “BOSS,顾太太刚刚上了出租车,我看见了呢。”

    “帮我跟踪她,她去了哪个酒店,进了哪个房间,回头告诉我。”

    打完电话,她这才回到顾续和阿墨身边,两人聊着。

    她特意让厨师煎了一份雪鱼,端着雪鱼走到两个男人身旁。

    顾续看着她,耸了耸肩,“云少,乔姑娘怕你饿了,瞧,给你送吃的来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等等。”乔乔拉着准备转身的顾续,“我是给你拿的。刚才看你一直没吃东西,光喝酒了呢。”

    “给我?”顾续作惊讶状,看了看阿墨,又看了看她,笑道,“我没听错吧?”

    “真的是给你的,你不是喜欢吃雪鱼吗,刚让厨师现煎的。”

    “阿墨。”顾续有点受宠若惊,“那我就不客气喽。”

    阿墨眨眼笑了笑,没有任何的醋意,反倒是明白乔乔的心思。

    定是因为她心疼顾续,这才如此关心他。

    -

    宴会结束后,因为是阿德开的车,所以在车上她忍住没敢说,怕多一个人知道顾续的丑事。

    虽然阿德是自己人,但是顾续在集团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总不能让他当着外人的面,顶着这顶绿帽子。

    回到别墅,看着孩子们都睡下了,刚刚一走进楼上卧室,乔乔就憋不住了。

    “阿墨,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如此气愤吗?”

    云墨走进卧室深处,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还不是因为静姿之前出轨的事。”

    “不是之前,就是今天。”她也走进去,一屁-股坐在床尾处的沙发上,“陈静姿刚刚在厕所里和那个叫阿涛的男人打电话。”

    “姜涛?”

    “管他什么涛呢,反正就是陈静姿的野男人。”

    “……”既然是姜涛,那就是静姿的前男友了,阿墨肯定。

    “她竟然在厕所里,喊那个男人亲爱的,还说到了酒店……”

    后面的话,很是难以说出口来。

    乔乔顿了顿,看着安静等待的阿墨,愤愤不平又说。

    “她还说等她到了酒店,随便男人用什么姿势。”

    “……”阿墨皱眉,这似乎和印象中的静姿不太符合,但他相信乔乔所说的话,也许静姿确实是那种放-荡的女人。

    “阿墨,你说陈静姿是不是贱人,怎么比袁艺凡还贱。”

    袁艺凡已经死了,很久都没有人可以勾起她,如此的愤怒了。

    看着咬牙切齿,又紧紧的握着拳头捶在沙发深处的她,阿墨坐在了她的身边。

    宽厚的手掌落在她的肩头,揽着她入了怀。

    揉了揉她的脑袋说,“何必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气成这样。”

    “可我心疼顾续啊。”乔乔一拳捶在沙发上。

    沙发顿时陷了一个窝,窝有多深,她就有多讨厌这个陈静姿。

    但很快,陷下去的窝又弹回了原状,“顾续是多么的不值得,我真想告诉顾续。”

    “你要是真的告诉了顾续,他会更伤心。”

    “可是……”

    “顾续爱得太深,一时半会是经受不起如此的打击的。”

    “阿墨,我让Adam跟踪到了陈静姿去的酒店和房间。”

    “你不会真的让顾续去捉-奸吧?”

    “你也说了,顾续会伤心的,我不会那么做。”

    乔乔告诉他,接到Adam报告回来的消息后,他就让Adam找了一个男人,每隔两分钟按一次陈静姿和那男人的房铃,让他们想爽快,却不能。

    想着破坏了陈静姿的好事,乔乔就特别痛快,“让他们偷情。哼,不对,下次我应该让警察去查房,就说是扫黄。”

    阿墨的眉头,已经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他的老婆,鬼点子还真是多,以前他怎么没有发现,原来她也有如此腹黑的一面。

    “看着我干嘛?”

    乔乔眨着大眼睛,望着他。

    他缓缓的松开了眉头,“乔乔,你是有多恨这个陈静姿?”

    她从沙发上起身,走到衣橱处,拉开了衣橱门,找出了一件浅蓝色的睡袍。

    回头看着他说,“恨得咬牙切齿,这种女人就应该被浸猪笼。只是现在不允许,要不然我肯定会把她绑了。不过估计顾续会伤心的。”

    走回他的身边,她拉着他起身,“走吧,洗澡睡了。孩子们早就睡下了,我们也该休息了。”

    他跟着她一起走向浴室,站在门口处,他驻了步。

    一抬头,乔乔就看着他满目深情的望着自己,她回过头去,走到洗漱台前拿起发带将自己的头发绑起来。

    可镜中的他,依旧站在原地。

    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也依旧深情眷恋。

    她绑好了头发,将它扎成了一个丸子头。

    回头时十足的可爱迷人,“你看着我干嘛?”

    “我在想,今天晚上该用什么姿势。”他大步上前,长臂越过她的腰际,缠到她的腰后,将她揽进怀里,“今天依你,用你喜欢的姿势。”

    “讨厌啦,我今天要休假。”她的掌力,落在他的胸膛前,本想用力一推,可他却已经俯身吻了下来,满口暧昧,“可你还没有喂饱我。”

    “回来快两个月了,你天天都要,还没饱?”她含糊不清,依然推着他的胸膛,他笑着又道,“分开了五年,这一两个月,哪里够。我们是不是该把曾经的五年,全部都补回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