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2.第442章 终于等到你,还好没放弃

    这时,前面有一个十字路口。

    阿墨缓缓踩了杀车,车速减下来,从车窗外吹进来的风也轻柔了许多。

    吹在乔乔身上,撩起她扎在脑后的马尾,丝丝缕缕,随风飘扬。

    车子彻底停了下来,风依旧在吹,很轻,很轻。

    她脑后的马尾,却依旧在飘荡着。

    这个红灯的等待,足足有七十二秒。

    本是漫长无比的,可是对于阿墨来说,却十分的短暂。

    他就这样安静的看着他,清晨的秋阳照在她的头顶,掠起一阵浮光。

    她在这阵浮光中,欢喜洋溢的笑着,目光欢脱的望着车窗外面,笑容中依旧是那深深迷陷的酒窝。

    三十一岁的她,却依旧青春朝气,像个大姑娘似的。

    下一次,若是再遇上异性找他合照留恋的事,不管是不是熟人,不管她配不配合。

    他都会直接拒绝。

    谁让,他如此的迷恋她呢。

    舍不得自己身边,站着任何一个异性。

    舍不得她嘴上不说,心里却不高兴。

    就这么看着她,长长的七十二秒,一晃就过了。

    他并未察觉前面的指示灯已经变成了绿灯。

    连后面的车子向他鸣笛,示意他让道,他都没有察觉。

    还是乔乔从窗外抽回目光,侧头皱眉看着他。

    “阿墨,我脸上有什么稀奇吗,看得这么出神?”她的声音,抽回了他的神思。

    她笑了笑又说,“绿灯了。是不是精神状态不好,要不要换我来开车?”

    他这才松开杀车,缓缓的带了油门,车子向前离开,后面排除等候的车子这才平息了愤怒。

    “你什么时候学会开车的?”

    “出了月子我就去学开车了啊,不信你换我试试。”

    “以后出门,带上司机,你一个人开车我不放心。”不过,他回来了,集团又交给了顾续,应该是不会让她一个人出门的。

    -

    几天后,邓佳茹和云老爷子还有乔世文都搬走了。

    他们也给西泽找了一所学校,西泽本是应该上五年级的。

    但是他聪明伶俐,上了几天五年级,也没什么可学的,就直接升了初中。

    某一个凉爽的清晨,乔乔在一阵心满心足中翻了一个身,习惯性的摸了摸右边的位置。

    可是,那里空空荡荡的,被褥里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她猛然睁开了眼睛。

    看不见身边的阿墨。

    而窗外,天色尚早。

    天边才刚刚鱼肚白。

    她赤着脚在卧室里找了一圈,没有阿墨的身影。

    恐慌的以为,这些天来的所有温存和幸福,都只是一场梦。

    她以为,她这是梦醒了。

    赤着脚,发了疯似的在别墅里找着阿墨的身影。

    下楼时,由于她冲得太快,身后的一阵风竟然扫动了盆栽里,那又大又宽的散尾葵叶子。

    叶子摆动时,她已经闻声去了厨房。

    站在厨房的门口,看见阿墨围着围裙,捞起袖子,在做着早餐。

    锅里似乎是煮的粥,依稀还能闻着紫薯的香味。

    阿墨一边搅动着粥锅,一边开了另一边灶台的火。

    往平底锅里倒些许橄榄油,似乎是准备煎荷包蛋。

    她看着如此居家男人味的阿墨,眼里有了朦胧的泪水。

    原来,他真的回来了。

    刚才没看见他,还真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梦呢。

    她赤着脚走过去,没有丝毫的响动声。

    以至于她迷恋的靠在他的背后,双手缠在他的前腰时,他才发现她。

    微微回了头,笑着说,“今天吴妈不在,我给你们做早餐,怎么不多睡会儿?”

    她没有答,只是在他的背后蹭了蹭,更加迷恋的圈紧他。

    他的腰很瘦,但是圈在怀里,特别结实。

    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秋衣T恤,能清晰的透过这层布衣,感受到他结实的腹肌。

    也能闻着他身上那股越来越浓重的男人气息。

    好闻极了。

    锅里,嗤嗤炸响。

    他已经敲碎了鸡蛋,在锅里煎着。

    感受着如此真实的她,闻着身边香喷喷的荷包蛋香味,还有锅里浓浓的紫薯粥的香味,她才踏实了下来。

    原来,这些天来所有的温存和幸福,都是真的。

    她不是做梦。

    许是曾经的五年多里,她是真的害怕极了,那种一个人醒来时的孤单和悲凉。

    所以今天他没在身边,她才如此的恐慌。

    “乔乔。”他又微微回了头,“以前你就不喜欢吃西式早餐,不知道你的习惯变了没,还喜欢喝清粥吗?”

    她在他的后背点了点头。

    他准备回过头时,这才无意中发现原来她是赤着脚,站在他的身后。

    赶紧把荷包蛋翻到瓷盘里,转过身来,又责备,又心疼的望着她。

    “怎么连鞋子都不穿,天都冷了。”

    他迈开步子,似乎是要出去给她拧鞋子。

    可她拉着他的手腕,迫他停了下来,投去一抹迷恋的目光。

    轻柔的唤道,“阿墨,抱抱我。”

    “怎么了。”他上前半步,揽着她的背让她靠入怀里,理了理她清晨里垂在肩头的、却依旧柔顺的头发,“昨晚没睡好吗?”

    她摇摇头,扎进了他的怀抱深处,在他怀里蹭了蹭,“不是。”

    “那怎么了?”他让她靠在他的胸膛,宽厚温暖的手掌落在她的脑后,轻轻的抚着她,“心情不好吗?”

    “不是。”她又摇了摇头,“我就是想让你好好的抱抱我,紧紧的抱着我。”

    于是,他圈着她的双臂,更紧了些。

    与此同时,她落在他腰后的双手,也紧了一些。

    两人紧紧相拥,她闭着眼睛靠在他的胸膛里,深深的呼吸着,感受着他的真实存在。

    喃喃道,“阿墨,你终于回到我的身边了,还好我没有放弃。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期盼着,你能回到我的身边,朝也想,晚也想,梦里也想。你不在的这五年,好漫长,好漫长,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漫长的。”

    他安静而又心疼的听着。

    她又说,“阿墨,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我不想醒来后看不见你,那是一种比死还痛苦的折磨。我宁愿死,也不愿身边没有你。阿墨,你明不明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