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第414章 要把最好的一面留给她

    而且顾续不知道,X国现在是冬天。

    他来的时候太过兴奋和激动,并没有考虑周全,只一心一意的想着,要把阿墨从这里带回去,带到乔姑娘的身边,让茹姨,让云老爷子高兴高兴。

    哪知道,D市还是秋天,这里已经下了雪。

    雪花并不大,落掌既化,却冷得让人直哆嗦。

    这里的街道,很不成规矩,各家占一块地,乱搭着蓬,卖衣服的,卖水果的,卖吃的,卖用的,都在一条街上。

    本土人全是清一色的黑皮肤,看见有异乡人来这里,都朝顾续投来异样的目光。

    似乎是在打量外种物一样。

    稀奇极了。

    虽然有卖棉衣的,但顾续也顾不得给自己加衣添暖。

    让向导带着他,去了他要找的地方。

    可那里,没有他要找的阿墨。

    有一个本土人,听向导说了一番后,又带着他们走了约莫有十几分钟。

    才从另一条街上,看见一个身形高大的黄皮肤男人。

    顾续差点没认出来。

    饶是云墨穿着简陋,像个种地的乡下人,可依旧是压不住那种满眼的睿智和沉稳。

    只是,这真的是云墨吗?

    皮肤黑了些,但和这些黑种人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太白了。

    头发乱了些,长了些,人瘦了些,但好像更壮了些。

    对,壮了许多。

    好像是干过重活,做过粗活一样,特别的强壮。

    像东北那边老实巴交的庄家人,个个的身体都是棒棒的。

    而且,脸上有着风沙肆虐过的痕迹,左脸颊明显的有一道疤,很浅,不注意看不出来。

    这条疤并不规则,应该是意外受伤的。

    顾续能够想象,或许是他从飞机上跌落时,在某个地方受的伤,当时伤一定很深,到现在疤痕还在。

    顾续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他的手上,看见他正抬着一根粗重的钢管。

    旁边有黑人在吆喝着,似乎让他别停下来。

    可他已经直起腰来,与顾续四目相对。

    那一抹对望,是深深的兄弟情。

    两人眼里都泛着泪。

    尽管云墨这身打扮,像是土包子似的,可依旧压不住他的风华。

    他在这群黑人堆里一站,那简直就是一个,被埋没的人中龙凤。

    黑人还在吆喝着什么,顾续让向导去交涉了一番,便见黑人很识趣的离开了。

    顾续上前两步,和他同样的高度,可是站在他面前,显得很不像男人。

    因为顾续这模样,优雅绅士,风度翩翩,有种俊公子的风度。

    但云墨不同,他一身的男人味四射,五年多了,练就了他一身的肌肉,以至于这大冬天的,他竟然只穿了一件马夹。

    露着肌肉结实的臂膀,简直是男人味十足。

    很有男人气概。

    顾续刚刚停到他的面前,他便抬起手来,拍在顾续的肩上,“好兄弟。”

    以前,云墨这一拍,顾续足以承受。

    怎么现在这一拍,顾续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半步。

    重新站稳步伐后,笑着说,“阿墨,你练了武功吗?”

    云墨从顾续肩上抽手,顾续又说,“手这么重。”

    “重吗?”云墨看着自己的,被风肆虐过的粗糙手掌,“可能习惯了。”

    “你身体这么强壮,我就放心了。”顾续满面欢喜,却在一下瞬皱紧了眉头,“既然你没缺胳膊少腿的,你怎么不让乔姑娘来见你?”

    “你觉得我这个样子,能让乔乔见吗?”云墨望了望自己。

    曾经的他,是D市的风云人物。

    他敢称D市第一美男子,没人敢称第二。

    他怎么能让乔乔,看见自己如此邋遢,如此落魄,如此潦倒的一面。

    男人,终归是有自尊心的。

    他不愿破坏了自己,在乔乔心中的形象。

    两个兄弟,站在小雪中,你我对望。

    “确实不合适。”顾续耸耸肩笑了起来,“我应该给你拍张照,让乔姑娘好好瞧一瞧。”

    他虽这么说,但还是没有掏手机,而是搓了搓双臂,“冷死了,阿墨,你穿成这样,不冷吗?”

    云墨摇摇头。

    上前给了顾续一个兄弟的拥抱。

    这一来,顾续只觉得他全身都是热血沸腾的,暖呼呼的。

    “身体怎么这么好?”

    “已经习惯了。”

    “快别站在这里了,我带你去城里,买一套衣服,把你的形象重新改造一下,我们边走边说。”

    “等等。”云墨这才从两三米开外,拉过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这是顾云泽,和你同性。同样是MXXX航班上的乘客,全飞机,就只有我们俩个幸存者。”

    顾续望过去,很俊的一个小伙,“有十二三岁了吧?我们还同性呢,顾云泽小朋友,你好。”

    云墨:“他刚刚十岁。”

    顾云泽:“顾叔叔好。”

    顾续:“哇,个头这么高。”

    云墨:“走吧,边走边谈。”

    顾续领着阿墨,还有他的空难难友,先去吃了一顿热呼呼的饭,又去洗了个热乎乎的澡,换了衣服,这才坐上了车。

    去到机场,又辗转了十几小时。

    这十几个小时里,云墨和顾西泽小朋友,一直在睡觉休息。

    到了机场,云墨才和顾续聊起来。

    原来MXXX航班并没有掉在海里,而是在一片原始森林的上空掉落。

    当时飞机掉到丛林里,并没有立即爆炸,燃烧了好一阵子。

    等阿墨晕乎乎的醒来时,火势越来越大,飞机不成形状,被摔得支离破碎。

    他来不急去救别人,刚好身边有顾西泽小朋友,那个时候,他才五岁,他拖着顾西泽小朋友,刚刚死里逃生的走出飞机,就听见轰隆隆的爆炸声。

    他们两个人都被弹到了不同的地方,又过了好久,他才爬起来找到顾西泽。

    因为飞机爆炸的地方,是原始森林。

    引起了火灾,烧了好大一片。

    好在当天就下了一场大雨。

    他和顾西泽小朋友,都受了伤,好在全是皮外伤。

    这叫大难不死。

    两人相依为命,本想等伤势好些,慢慢的想办法走出这片原始森林。

    可就是雨停的第二天,他们遇见了森林里的原始部落,一群黑丫丫的部落种族将他们围了起来。

    云墨说,他从来没有怕过什么阵仗,但是看见那群原始部落种族时,看见他们那炯炯有神,似乎是要把人吃了的仇恨眼神时,心里怕极了。

    他们依依吖吖的叫唤着,说着,他听不懂。

    顾西泽小朋友,也紧紧的抱着他的腿。

    他唯一能懂的,只是他们眼里的愤怒和仇恨。

    他能明白,他们的突然出现,让森林被烧了一大片。

    他们在这群种族的眼里,应该是灾难的象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