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第411章 阿墨是个有责任心的父亲

    佳佳,维维都来了,而且陆逸尘也在,还穿着昨天的衣服,似乎昨晚根本就没走,楚楠天也在,接着就是乔世文,云老爷子,邓佳茹。

    几个人围坐在组合沙发前,沙发特别的宽大,即使他们都坐在上面,依然很空。而沙发前的水晶石茶几上,摆着几杯不同的茶水,有碧螺春,有花茶,有柠檬茶,也有饮料,还有一盘水果,和一盘坚果小食,似乎是吴妈精心准备的。

    可他们一动也没动过。

    好像大家聚集在一起,都是因为担心她和思思一样。

    “你们是在等我和思思吗?”乔小安一眼望去,每个人的脸上都有沉重的神情。

    思思也说,“可是我和妈妈要去逛街唉。”

    俩母女已经合好了,他们还在一旁瞎担忧,简直是虚惊一场。

    思思牵着乔小安的大手,昂起脑袋来,突然问,“妈妈,家里这么多客人,要不我们就不去逛街了吧。”

    “思思真懂事。”乔小安垂了头,摸了摸小家伙的脸蛋,“去陪祖爷爷和奶奶外公,还有干爹干妈吧。”

    思思松开她的手,跑过去时最先站在陆逸尘和楚楠天的身边,分别喊了他们俩,又甜蜜的和每个人打招呼。

    邓佳茹:“思思,你和妈妈怎么都带着墨镜?”

    “眼睛肿了。”思思如实话。

    邓佳茹长长的叹一口气,这两母女不知道昨晚哭了多久呢。

    反正乔小安已经跟顾续打了招呼,索性就留他们都在家里吃午饭。

    还和陆逸尘说了对不起。

    午饭后,别墅外面是个火辣辣的大太阳。

    大家都躲在空调屋里。

    两母女的关系,还有干女儿和干爹们的关系缓和了,大家也都放心了。

    邓佳茹去帮吴妈切水果的时候,乔小安也走进了厨房,并撇开了吴妈。

    厨房里便只剩下婆媳两人。

    乔小安站在邓佳茹的身后,“妈妈,我来切吧。”

    邓佳茹将对切开的火龙果,又切成了对半,转过头来,落在乔小安身上的目光,依然是慈祥而温和的。

    “不累的。刀子太利了,怕切着你的嫩手。”

    “妈妈的手下很嫩啊。”

    “妈妈哪能跟你比,你可是年轻人。”

    “哪有,妈妈明明保养得很好,依然如十八一朵花呢。”

    “嘴甜。”

    “妈妈,昨天是我不好,我不该那么凶,对不起。”

    “……”

    “妈妈,真的对不起。”

    邓佳茹索性放下手中的水果刀,转过身子来看着她。

    “妈妈把你当亲闺女,又怎么可能生你的气呢。”

    “……”她垂了头,有些哽嗯,“妈妈!”

    “乔乔啊。”邓佳茹长长的叹一口气,“之前妈妈一直不敢正式跟你提。”

    她又抬起头来,拭了拭眼角的泪水说,“妈妈,你别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乔乔。”邓佳茹语重心长,“逸尘和楠天这两个孩子,对你是真心的。”

    “我都知道。”

    “逸尘昨晚上一晚上都没离开过,在你房门外站了很久。”

    “……”

    “楠天也是半夜赶过来,但都不敢打扰你。”

    “……”

    “你带着孩子,他们不但不嫌麻烦,还把思思当成亲闺女,这样的男人是提着灯笼也难找啊。”

    “妈妈,可阿墨这样的男人,更是提着灯笼也难找。”

    “……”

    “妈妈,如果你是阿墨,当你有一天费尽艰难的赶回来,却发现你的妻子已经嫁给了别人。你的孩子也叫着别的男人为爸爸,你会不会难过?”

    “乔乔,怎么到现在,你还觉着阿墨还活着。”

    “他本来就活着,一定活着。”

    “乔乔!”邓佳茹有些无可奈何。

    “妈妈,我去切水果了。”乔小安上几步,站在宽敞的厨台前,切着邓佳茹未切完的火笼果。

    又洗了一些草莓和圣女果,还切了半个西瓜,足足摆了两盘的水果。

    她端起一盘,转了身,看着身后一直默默注视她的邓佳茹。

    “妈妈,我也想通了。思思如此喜欢这三个干粑粑,尤其是楠天和逸尘哥。我以后也不会拦着,更不会再伤害思思了。她本就缺少父爱,在阿墨没有回来前,有他们陪着思思,思思也不至于自卑。”

    “乔乔……”

    “妈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始终相信,阿墨会回来。”

    “……”

    “他回来了,也会弥补思思,把欠她的所有时光,都会补回来的。他肯定是个耐心而有责任的好父亲。”

    语毕,乔小安端着一盘水果,迈开了碎步,与邓佳茹擦身而过的时候,很平静的说,“妈妈,帮我把另一盘水果一起端出来,辛苦你了。”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着水果。

    期间,乔小安单独把陆逸尘和楚楠天叫到了阿墨的书房。

    她没有掩门,只是站在书房的深处,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臂,也没有抬头看着两个男人。

    而是垂了头,很诚恳地说,“楠天,逸尘哥,谢谢你们这么久以来,这么疼爱思思,把她当亲闺女一样对待。”

    陆逸尘:“安安,你是不是不让我们给思思当干爸爸了?”

    楚楠天:“安安,如果我影响到了你,我发誓,我以后只是默默陪着思思,给思思一份爱,不会再和你提感情的事情。”

    乔小安这才抬起头来。

    由左向右的,打量着这两个男人。

    最后,把目光落向窗户外,那片娇阳似火的庭院风景。

    莞尔一笑:楠天,你当真以为我只顾自己,不顾你们吗。我只是怕你们这样耽误下去,白白浪费了青春。你们明明可以找个更好的。

    她只知道,他们俩曾说过,要公平竞争。

    今天若不是思思提起,她还不知道,他们私底下的竞争方式,原来这么和平。

    原来,他们都是这么默默的守着她。

    阿墨离开五年多了,她已经从二十四岁,长到了二十六岁,再由二十六岁,长到了三十一岁。

    这两个男人,都比她大,不担心自己的婚事,反倒是把所有的赌注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当真是不值得啊。

    “我想通了,思思喜欢你们,我阻止不了,谢谢你们给她这么多的爱。但我一辈子都不会接受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谢谢你们。昨天是我太冲动,逸尘哥,对不起。”

    “安安……”

    “安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